娇术 第三百四十三章 无盐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季清菱给顾延章压着练了几年的鞭子,初时还有些不情不愿,后来觉出好了,自己就认真坚持起来,如今体力比起普通的女子,自然是要强上不少。

    然而即便是这样,爬了半日的山,她也开始有些吃力。

    好容易到了一处转角,见这地方有两三丈见方的平地,还有三四块大石,都是平平整整的,朝阳的地方连青苔都没有想来是被来往的山人、善男女坐的。

    原还不觉得有什么,见了这能坐的石头,清菱顿时脚就软了,腰也酸了。

    她转头一看,原来自己同五哥光顾着说话,又一时不停地往上爬,不知道什么时候,松香、秋月他们几个小厮丫头,已是被甩得连瞧都瞧不见了。

    顾延章见她回头找人,又见她额上、鼻尖都渗出了薄薄细汗,便从袖子里掏出一方帕子给她擦脸,一面问道:“是不是渴了?还是爬不动了?咱们坐着等一等?”

    季清菱仰着头,站定了给他擦,口中道:“是有些渴,还有些热,面上黏糊糊的,咱们歇一歇罢?”

    说着先一步选了一块石头,双手往后扶,轻轻使力,跳着坐了上去,又笑盈盈地伸出手去,做一副要把对方拉过来样子。

    顾延章哪里要她拉,自己早早就跟了过来。

    两人挨着坐了。

    此时日当正中,这一处已经快到半山顶了,身边是山林,大大小小的树木围着,一眼望去,叶子苍翠欲滴,地上杂草、野菇丛生,全然一副野趣。

    林间鸟鸣声此起彼伏,偶尔还听得一两下早死早超生的蝉叫。

    季清菱抬头看,山顶上云雾缭绕,往下看,峰峦叠翠,风光旖旎,因周身都是树木草丛,水气滋润,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气,只觉得肺腑之间,仿若被洗过一般。

    “这一处真舒服。”她不由自主地感慨道。

    石头有些高,她坐在上头,脚尖都点不到地上,便用脚跟踢踢踏踏地蹭着,当做好玩,一面左顾右盼,瞧一瞧周边的风景。

    顾延章看着她这俏皮的模样,嘴角忍不住就翘了起来,正要贴过去亲一口那脸颊上近一阵子才将将多长出来的肉,不想对方忽的伸出一只右手,指着远远的地方,小声叫道:“五哥!五哥!快瞧那一处!!是不是兔子!?”

    又忙用左手拉着他,示意他往前看。

    果然远处草丛中动了一动,两只长长的耳朵竖着,好似是听到这边叫唤,倏地一下回过头,一双红红的大眼睛往这边瞄了一眼,撅着**飞快地蹿跳走了。

    一只白色的大兔子。

    “啊……我把它吓跑了……”季清菱未免有些可惜,转过头,无辜地看了一眼顾延章,讪讪道,“五哥,它这样胖,居然还跑得这样快……”

    顾延章只觉得好笑,道:“若是想看,我帮你捉回来?”

    季清菱听得他这一句话,眼睛都亮了,仿若整张脸都透着光,忙地把拉着顾延章的手放开,好不挡着他去捉兔子,也不说话,只连连点头,乐得见牙不见眼的。

    顾延章却是轻轻凑了过去,笑道:“你要我帮忙捉兔子,总要给点报酬罢?”

    季清菱只想要兔子,见对方这样着急的时候还要讨价还价,便什么都顾不得了,一面小声嘀咕着“脸皮厚”,一面却又笑吟吟地双手环上了顾延章的后颈,提起身子,蜻蜓点水地在他唇上啄了一下。

    啄完之后,她立时退了回来,笑道:“想要报酬,总得东西回来了才能付清罢?如今定金是给了,如果捉不回来,你要怎的还?”

    顾延章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眼神里头意味深长,不知怎的,就看得季清菱全然不知道要怎么说话了。

    “自然是肉偿。”他镇定自若地道。

    他一边站了起来,一边往兔子跑掉的方向去了,口中还小声地道:“若是让我肉偿,我此番兔子也不去捉了,回去就给你翻个十倍百倍还了,我这般疼你,自然舍不得你吃亏,便是还上千倍也不打紧,万倍也是乐意的……”

    季清菱咬着牙,等他走远了,也没想到这话要怎么回,才能把便宜给占回来。

    总觉得好像回了也被人得了便宜,不回也被人得了便宜……

    她越想越是不服气,脑子里头各色念头绕来绕去,总觉得自己要真正占一回上风,好让对方也刮目相看一回。

    正认真思索间,却蓦地听得远处一声叫唤,转头一看,原来是五哥远远站着,正面带微笑地冲着自己招手。

    她不知这是什么事,往下山的路看了一回,半点没见到几个丫头小厮的影子,也不晓得他们什么时候才上得来,索性随手拾了些小石子,在地面上用枯枝勉强写了几个字,又摆了一个朝着五哥那个方向的箭头,将手上一方帕子压了上去。

    待得摆好,她才半走半跑地朝着五哥那一处去了。

    两边相距约莫七八十丈,走得近了,便听得潺潺水声。

    顾延章见她一路小跑,便上前来迎,把人抱了个满怀,这才半揽着一面走,一面指着前头道:“那边好漂亮一汪泉眼,方才不是说热,咱们过来洗一洗脸。”

    果然走不到半刻钟,绕过一片巨石,一池活泉,一条小溪流便出现在眼前。

    此时正当正午,日光耀眼,透过顶上疏落的树林射下来,光影斑驳地倒映在荡漾清澈的溪水上。

    水至清,透明的一般,下头是大大小小的石块、石子已经被冲刷得半点棱角都没有,泰半都椭圆椭圆的,还带厚厚的青苔,正猫在河床里头,映衬着细细碎碎的阳光。

    波光粼粼,简直美得醉人。

    季清菱站在边上看了半日,才蹲下去,将手探了进去。

    溪水冰凉。

    她洗了洗手,登时玩心大起,双手撩了点溪水,想要冲着身旁的顾延章弹去。

    然而她水还没弹出,便见不远处一棵大树旁拴着两只东西。

    “五哥!”她忙地站起身来,又惊又喜地叫道。

    一只肥硕的野鸡,一只肥胖的兔子。

    “哪里来的?!”她乐得不行,连脸都不要洗了,拉着顾延章的手便往前走去。

    两只野物的脚被藤条缠着,此刻见人来了,一阵乱跳乱跑,却又无路可逃,简直是鸡飞兔跳。

    正当此时,听得人声、脚步声由远而近。

    很快,秋爽同松节便冒了头。

    见到两个主家身旁的那一只肥兔、一只胖鸡,秋爽有些吃惊,好一会儿,才喃喃地道:“怎么办,今次没有带盐上山……”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