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三百四十二章 放手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交接起来其实也快。

    顾延章不仅自律到了严苛的程度,御下也并无半点松懈。在他手底下干活,诚然收获丰厚,可付出也往往要比旁人多上数倍。

    赣州城内的沟渠从准备筹建开始,所有的图纸、宗卷在他的严命下,都按时间顺序分批保存着,而勘探过程中的各项发现,也事无巨细地做了详实的记录。

    在沟渠修建的时候,无论是人力的安排、班次的轮替、工时的计算、进度的控制等等,他都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措施。

    甚至为了激励流民卖力修渠,他还亲自设计过好几种方案,由州衙拨银,给每日进度排在前三的班次给予奖励,也会对不能完成进度的班次一定的扣罚。

    沟渠自然是大头,白蜡虫一边,虽然州中还未大力推行,只是在盛县、会昌两县之中尝试教授农人少量蓄养,可无论是赣州城内,还是附近的乡县之中,才开春,已是“莫名其妙”的多了许多民间自发、规模并不小的自行蓄养。

    朝中派下来的农官早已到了,碍于时间还短,并不能起到多少作用,如今最有价值的,反而是季清菱让秋露从头到尾观察与记下的相关材料,并李劲那两个山头的蓄养经验。

    顾延章并没有半点藏私,在把相关档案留下存底之后,不到三天,就将手头所有的东西,或是原稿,或是副本,悉数转交了出去。

    他这一厢毫不拖延,极为配合,可张待手下的人,却是一点也不领情。

    张待来赣州的时候,因为行程仓促,只带了长子张瑚、次子张璧与少量门客,而其余幕僚仆从并大部分的行李,都要过一阵子才能抵达。

    一般来说,做官的都爱用自己人,张待自然也不例外。

    胥吏不好管,一时半会,也看不出好歹,平常事务交代下去也就罢了,可赣州暗渠之事,张待是半点不放心给他们去打理的,是以派去接手监管的,是他惯用的幕僚。

    及至此时,城外营地之中的流民,已是破了八万,而赣州城内修渠的壮丁,也几近万人。

    壮丁近万,在张待看来,虽然是多了些,却也未必有多难,既然顾延章原本能够管好,那接手起来,自然也没有什么问题。

    不仅他是这样想的,他手下的幕僚也是这样想的。

    大晋宗室皇亲可以做官,可多是清要的武职,一个不小心,就要被御史台逮着弹劾。像张待这般,一面被弹劾得狗血淋头,一面还不断有各色差遣在身的,却是独一个,更别提还能外放做州官了要知道,县官都能叫做百里侯,州官这般要紧的亲民官,正常来说不是科举出身,是绝不可能来做的。

    跟着这样一个主家几十年,他身边的幕僚,自然也养出了气性。

    顾延章原本是让孙霖先行带着对方来接手的人过渡一段时间,再做其他安排,可没多久,孙霖便黑着脸跑去同王庐抱怨。

    “……向日的成规改得乱七八糟,说等熟悉了,再过上半旬,就要试行新规,又说每日州衙拨出的赏银太过了,不应耗此资费,免了奖银,却又没有免却罚银……要州衙的巡铺每日来看着人行事,定的规矩简直吓死人……”

    不管从前再瞧不上,三个幕僚在一处待了一年有余,多少也熟悉了几分。

    许明头一个得了好,剩下的孙霖同王庐便有些同病相怜,私下里头来往也多了,不敢在顾延章面前说的话,两人之间偶尔也互相聊两句。

    王庐则是满肚子的火,跟着道:“别以为只你那边,州学中也插进来两个学官,日日拿着我原来定的规矩来改,再这般改下去,我这事也不用做了!”

    两个人关在书房里头互相诉了半日苦,两个茶盏里头茶叶都被泡得一点味道没有了,才各自住了嘴,却是一个都不敢去同顾延章说。

    到底也做了这样久的事,早不是刚到延州什么不懂的时候了,如今州衙里头两头大,也许自家通判并没有那个意思,可对方那一边,明白着是要来打擂台的,当真被人激了,跑去拱火,才是中了人的下怀。

    同样的事情,自然不只发生在孙霖、王庐两个幕僚身上。

    州衙里头的胥吏、赣州州县之中的官员,也很快就发现州中的气氛开始不对,也各自开始打起了小算盘,虽然碍于顾延章这个通判往日积威甚隆,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可人心浮动却是少不得的。

    顾延章不是瞎子,自然不可能看不出州衙里头的变化,他并没有管外头的风言风语,只把孙霖叫了回来,着他去看着城外的营地,又嘱咐王庐安心干活。

    原本将几块事务分派出去之后,顾延章手里只剩下流民营一桩大事,其余琐事,只需要极少的时间,便能处理完毕。

    他本就无心跟张待抢风头,听得家里头那一位说了之后,更放得开了自家这一年多以来,出的风头已经够多了,既然有人肯帮着做事,只要不出什么岔子,他也不介意,左右前一阵得了大柳先生来信,说朝中已经开始考功事宜,按着正常的进度,要不了多久,京城应当便会宣召自己诣阙述职了。

    就当是回京之前,放一阵子假好了。

    左右抚吉两州灾情已经缓和下来,用不了多久,流民便要慢慢返乡。只要流民人数降了下来,张待也不能闹出什么大乱子。

    心中有了主意,他一时便清闲下来,总算有功夫整理一下这一年多以来的任上治政所得,还能偶尔与季清菱外出踏青散心。

    这一日,难得清明得了假,正好又连着旬休,合计能连休两日,顾延章便早早同季清菱商量了,两人换了春衫,带着几个小厮丫头,携手去爬那东平山。

    阳春三月,正是乍暖还寒之时。

    东平山算得上是赣州辖下的第一高峰,普通人早早出发,也要过了晌午才能到得山顶。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