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三百二十八章 去向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赵芮早已交代过,一旦收到抚州、吉州灾民的消息,哪怕是半夜,都要立刻通报,此时听得赣州有了信回来,简直是喜出望外。

    他心急如焚,迫不及待地道:“让他进来!”

    仪门官领命而出,却正遇上两府重臣入殿,便站在一旁,等着众人依次而入。

    赵芮望着其人立在一旁,垂头等待的模样,直想把一旁的窗给踹开,将那仪门官给一脚蹬出去。

    等个屁啊!

    朕正急着呢!

    幸而两府也就一二十人入殿奏事,赵芮直盯着那仪门官出殿去了,才吊着一颗心,把目光收了回来。

    两府之臣已然在殿中站定。

    范尧臣立在右班第二个位置。

    挨骂了一早上,他的心情并不好,可更知道天子必然更为恼火,此时不发声,若是给赵芮心中留下“避事”的印象,那就麻烦了。

    范尧臣想了想,只得上前一步,道:“陛下,中书已是下了政令,着江南东西二路转运使、宣徽使回折,想来不多久,南边灾民之情便能水落石出了。”

    他顿了一顿,又道:“潭州、金陵已是备下三十万石纲粮,一旦有了流民之信,立时便可发粮赈济,陛下且再稍待几日。”

    又是这几句话!

    赵芮已经听得不愿意再听了。

    届时江南东路转运使说流民两万,江南西路转运使说乃是三千,他又该信哪一个?

    私心里,赵芮自然更愿意一切都是抚、吉二州州官谎报出来的灾情,然而他更知道这几乎没有可能。

    两州旱了大半年,又连着闹了几回的蝗,这些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如此情况下,若是没有个几万灾民,那才是怪事。

    赵芮还未说话,立在一旁的次相黄昭亮已是上前道:“陛下心系百姓,此乃大晋之福,却也不必太过焦虑,抚州还罢,吉州民风彪悍,若是当真灾情难过,致使饿殍遍野,哪里还会如此安静。”

    范尧臣听得牙根一紧,直想要骂人。

    好个黄昭亮!

    这是宰相该说的吗?!

    这话表面是在请天子宽心,可半点不能往深处想,只要一想,里头全在暗示若是吉州将来一旦出了民变,全是他范尧臣的责任!

    然而范尧臣却丝毫不能反驳,还要感谢这“黄相公”,帮他说话解难……

    “吉州民风好逞凶斗勇,古来便常有乱民,平日无事还要闹出事来……”范尧臣从牙缝里头蹦出几句话来。

    “可惜如此乱民,又有上万之巨,竟忽然之间失了音讯,不知其所踪,不可不令人深思……”黄昭亮不紧不慢地接道。

    赵芮坐了几十年的龙椅,自然不可能听不出两个重臣之间的暗中交锋,然而此时的他却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理会二人说的话。

    崇政殿的殿门处,一个头戴软脚幞头,身穿绯罗袍的宦官迈步走了进来,赵芮远远望去,那人好似十分眼熟,又好似有些陌生。

    那人才走了进来,似乎是见着里头这许多重臣,一时吃了一惊,脚步顿了一下。

    赵芮**都快坐不稳了,张口催道:“许继宗,进来禀话!”

    许继宗几乎是一路颠跑着入了殿,一下跪在了范尧臣身旁,距离赵芮不到十步的地方。

    “快说,两州流民何在?!”

    赵芮急急催道。

    许继宗抬起头,把自己饿了三四日,瘦得两颊都凹下去的脸给露了出来,特选了一个角度,好叫圣上把自己的脸看得清清楚楚的,口中大声回道:“启奏陛下,臣奉诏前往赣州宣诏,查问白蜡虫一事,见得赣州城外设营地,安抚灾民,延至臣离开当地,营中流民已是足有四万七千六百一十二人之巨!”

    他话刚出口,崇政殿中登时变得落针可闻。

    数十道目光,唰的一下齐齐聚集在了许继宗身上,几乎要把他看出一个洞来。

    赵芮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张开嘴巴,竟是卡了一下,才把声音捡回来,问道:“你说什么?”

    许继宗昂起头,用那又尖又细的嗓子高声叫道:“好叫陛下知晓,抚州、吉州四万七千六百一十二名流民,此刻俱是在那赣州城外的营地之中,朝廷饱其食、安其业、暖其身、置其居,使其老有所依,少有所学,流民安居饱食,并无半点饥馁之状!”

    赵芮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倾身追问道:“多少人?!”

    “四万七千六百一十二人!”

    “可有凭证?!”

    “就在殿外!”

    随着君臣之间一来一往的问话,这一个赣州安抚的流民数目,几乎被两府之臣都记在了脑中。

    许继宗脸上涨得通红,望着天子那仿佛松了一口大气的脸,只觉得心中吊了一路的大石终于落了地。

    妥了!

    紧赶慢赶,终于赶在了流民实情传入京中之前回到宫中!

    凭着自己这一桩功,凭着今日在圣上、在两府面前大大露的这一回脸,终于把郑莱、朱保石等人踩在了脚下!

    伺候了赵芮数十年,这一位天子的性子,许继宗不敢说清清楚楚,也至少能摸到七八分,只要你时时提醒他,你做了多少苦差,他心中便会把你记住。

    三五年内,无忧矣!

    许继宗好容易才把心中的得意压下。

    如果说这一趟,他学会了什么,那边是赣州城中顾通判那等朴实无华,却又撼动人心的说话方式。

    许继宗犹记得,当自己听到对方面上不动声色,口中却吐出“四万一千八百二十六人”这个数字时,内心是何等的惊骇。

    这一刻,当他仿着当时顾延章的口气,将内心熟记了许久的数字报出来时,终于如愿地瞧见了天子那满脸的震惊。

    幸而走得早、走得快,也可惜走得太早了!

    若是再等上两日,赣州流民破五万,实在是极有可能的事情,再等上半个月,便是六七万人,也不是不能见到。

    如果能报出一个十万流民的大数,恐怕这殿中,人人都会如遭雷劈罢。

    许继宗禀过话,连忙把头低下,余光瞄了一眼右边,正正见到范大参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暗暗好笑。

    满朝臣子找了这样久,居然人在赣州,想来个个都以为自己在做梦吧!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