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三百二十四章 所有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季清菱这一句夸乃是发自肺腑。

    无论是旱灾,还是蝗灾,在历朝历代都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但凡是在稍大州城中任过官的,几乎都曾经有过安置遭灾百姓的经历。

    安抚流民,并不是什么稀罕事。

    历史上,有不少能臣都留下过善抚流民的事迹。

    远的不说,单论近的,范尧臣并黄、孙两位相公,都是靠着治灾抚民的功绩出一头地的。

    前世,季清菱的父亲也安置过十万流民,一般地游刃有余,妥妥帖帖。

    可像顾延章这般,事事周密,处处周到,几乎考虑到了流民生活起居的方方面面的,却是少之又少。

    季清菱跟着去看营地的时候,已经是满心的感慨,折服于自家五哥的用心,而等到她回到家中,开始一笔一画勾勒流民日常起居时,则是更深刻的体会到家中这一位究竟做了多少事。

    这样一个人,是她的夫君。

    想到这一点,季清菱实在是有些小小的窃喜。

    她心中满足混杂着些微的得意,面上羞涩中又有着欢喜,偏开头,实在不好意思让对方看到自家的表情。

    而顾延章得了心上人的赞许,却是有着另一番想法。

    他只靠得近了,俯下身子,挨着季清菱的脸,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地印了一个浅吻,认真道:“实是没有我家清菱厉害,我便没有想到可以进呈一张营地图。”

    季清菱嘴角不禁勾起一个浅笑,道:“五哥太忙了,哪里有心事想这样多,只可惜我画得不好,本来是想着去寻个画师的,只是仓促之间,合适的人选也不好找。”

    她一向有自知之明,自家的字写得是很好,可作画的水平却非常一般。

    这一幅营地图,只要随意找一个熟练的画工过来,都会比她的画得出彩,可仓促间若要觅一个比她熟悉赣州流民营,又有余力作画的,却是很难。

    索性这画作并不看重作画水准,要紧的是清晰、明了,只要能把实情给描绘清楚便够了。

    “已经画得很好了。”顾延章握着她的手,柔声道,“当真是帮了我的大忙。”

    季清菱并不以为意,她只笑了笑,道:“这毕竟只是锦上添花,便是没有这一幅画,也一样谁都抹不掉这一处营地的好。”

    她只是照着画而已,若是没有流民营在此,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又哪里能凭空生出这样一副画来。

    想到这里,她不禁抬起头,却正正对上那一个人定定看着自己的眼睛。

    面前的人专注而珍重地望着自己,眼神里头饱含着浓得化不开的情意,仿佛是在看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季清菱脸上不由得微微一红,忙把头转开了,道:“五哥,你莫要这样看着我。”

    看得她心中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全身都发着燥热,却是连外衫都有些穿不住了。

    顾延章并不理她这话,盯着人不放不说,还特地走得更近了一步,叫两人靠得并无一丝缝隙,这才俯下身,低下头,寻着她的嘴唇,轻轻地亲吻。

    这一个吻尤其缠绵。

    开始是又轻又浅,唇贴着唇,一点一点地亲,亲到后来,变成了温柔又甜蜜的吮吻。

    等到两人分开,顾延章却是一路亲向了怀中人的耳朵,对着心上人的耳蜗,用极轻的气音道:“我当真是喜欢你,喜欢极了。”

    季清菱只觉得全身都暖洋洋的,心中却是甜丝丝的,她挨在顾延章的怀里,抬起头,回道:“我也极喜欢五哥。”

    她自己并不觉得,可看在顾延章眼中,却是怀里的人眼底有星河,倒映着自己,仿佛一处旋涡,将他整个都要吸进去了。

    他的心跳动得厉害,把人搂在怀里死死的,抱了好一会儿,才顺着小家伙的额头吻到了眼帘,从眼帘滑到了嘴唇,又亲吻脸颊,含吻耳垂,直至舔吻颈项锁骨,最后,他拉下了季清菱的衣衫,在她的胸脯上吮出了一个又一个小小的红痕。

    他的动作又温存又热切,季清菱被他亲着亲着,只晓得回搂着人不放,闭着眼睛由他亲。

    两人贴着厮缠了好一会。

    “我是你的。”

    季清菱听得对方在自家耳边轻声道。

    她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她的手被拉到了五哥的胸前。

    “全身上下,从外头到里头,都是你的,都是你。”

    顾延章凑近了季清菱的耳朵,压低了声音,温柔又郑重地道。

    季清菱望着他的眼睛。

    里头是毫不设防的情绪。

    有情,有爱,有渴望,有焦虑,好似急着付出一切一般。

    鬼使神差的,她伸出手去,揽着对方的后颈,仰起头,给他回了一个深深的吻。

    两人亲了好半晌,才互相分开。

    顾延章抱着她不肯放,正要凑着好生说一会情话,却忽然听得外头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松香在外头干巴巴地道:“少爷,许先生问您此刻方不方便,说有事情想要问您。”

    顾延章直起身,脸登时就跌了下来,面色难看得可怕。

    季清菱却是忍不住笑,她踮起脚啄了啄对方的脸,道:“他过两日便要入京了,定是着急得很,许多事情想问,五哥且先去忙正事,我在屋里头等你回来。”

    顾延章的脸还是难看,他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抱着季清菱黏糊了片刻,才叹一口气,转身出了门去。

    值夜的两个丫头才敢进屋,两人一个站到桌前给季清菱重新滴水磨墨,一个却是立在一旁帮看画稿。

    “那个许先生,好生没眼力见!”

    秋爽一面磨着墨,一面同季清菱抱怨道:“咱们家少爷忙了两日,好容易才回来,眼见就是安睡的时候了,他还要来问这问那,有什么话,不晓得明天再说吗?就差这一会功夫了?”

    季清菱笑着瞄了她一眼,还没说话,便听秋露道:“所以他就要入京得官了,你只做个丫头,多嘴,磨你的墨吧!”

    秋爽不服气道:“他只是去回个话,说不准有没有官呢!”

    秋露嗤之以鼻,道:“为甚是他,不是旁人?少爷既是选了他,便是今次得不了官,将来迟早也是第一个有的!”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