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三百一十二章 后觉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养白蜡虫会一帆风顺吗?

    不会。

    季清菱就亲眼见到过两种会吃白蜡虫的虫子,一种长得像流萤,一种长得更大,有甲壳。

    而连续几天下雨之后,每棵女贞树下,都能见着许多白蜡虫的尸首躺在地上。

    按照如今的情况来看,白蜡虫是有天敌的,对气候也有一定的要求。

    在同一个院子里头,不同的女贞树上,放养同样多的白蜡虫,得产的白蜡能相差十倍有余。

    虽然只养了一年,可蓄养过程中,负责养虫的秋露已经发现了很多问题。

    而在蓄养之外,一样也有很多的麻烦,最要紧的一桩,便是一旦白蜡虫得以传开,赣州辖内田亩数必然会进一步减少。

    然而世上哪一件事情会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蓄养白蜡虫得蜡,一则此物能利民,二则此物能得厚利,只要有这两个好处在,其他的毛病,都可以暂时搁置在一边了。

    季清菱在折子上头,把如何发现白蜡虫,此物又是何状,如何蓄养,得蜡多少,若是推广开来,又能得利多少,都写得清清楚楚。

    可写完了好处,她笔锋一转,又把推广白蜡的坏处详详细细地列了一遍,把那一分的坏处,写得好似有十分一般。

    李妻送过来的白蜡里头,有蜡块,也有制好的蜡烛。

    季清菱便把这些个蜡烛一一放好,等着一并送去京城。

    她草拟好了折子,一心等着顾延章回来,待要好好同他商议此事,谁成想快到亥时,人还未归,只有松节匆匆忙忙走了进来。

    “少爷说今夜有事,便在城外住下了,过几日事情理清楚了再回衙。”他恭恭敬敬地禀道。

    季清菱忙让丫头把顾延章的换洗衣物找出来,让松节送了过去。

    且不说这一厢季清菱挂着心事入睡,赣州城外,顾延章却是住进了才建好的营房之中。

    虽然才是秋日,可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有零散的流民往赣州而来,顾延章专派了人在城外守着,将人引到营地之中。

    趁着此刻人还不多,他便起了个念头,把自己当做流民,在里头住上一阵子,无论饮食行住,都同旁人无甚区别,才好知道问题在哪里。

    等他把这一厢忙得七七八八了,算一算,竟是已是过了近十天。

    秋爽不敢在季清菱面前说,大半夜的,却跑去秋露跟前抱怨,道:“少爷忙得跟个陀螺似的,恁多天,才回来几次啊?回回打个转就走的,果真便要去学那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吗?瞧着也不是不回衙门,却只在前衙待着,刚没过几个时辰,又去城外头了,倒似那一处才是他的家一般。”

    秋露知道秋爽小孩子心性,便耐着性子同她讲道理,道:“你往另一处想,少爷忙着这样了,还要时时记得回来看一看姑娘,这才是着家的人。”

    秋爽从鼻子里头“哼”了一声,道:“叫我说,怪不得古人云‘悔教夫婿觅封侯’呢,要我,只愿意找个朝朝暮暮同我腻在一处的,少点银钱,少点产业,不是官身,也是不要紧,两个人好好过日子便罢。”

    秋露却是出了一会神,才道:“我倒是愿意找个肯吃苦,好生上进的,日日黏在一处有什么用?出去有车坐,有银子使,有好饭好菜吃,这才叫好日子呢。”

    两个小丫头站在门口,小声讨论着女儿家的心事,却不妨听得外头一阵人声,不多时,院门便被推开了。

    此时已是深夜,院门处高挂着的灯笼里头透着明黄的光,正正照在进来的人脸上。

    秋爽一惊,倒似说人坏话,被抓个现行一般,连忙站直了身子,向对方行礼道:“少爷!”

    顾延章只点了点头,问道:“姑娘睡下了没?”

    秋露忙答道:“已是睡下了。”

    顾延章便放轻了脚步,走进了里间。

    他挨近床边,撩开床幔,见季清菱睡得正香,便径自去隔间洗了个澡,等到一应收拾妥当了才回到屋中,轻手轻脚地爬上床去,贴着人,闭上眼睛睡了。

    季清菱半梦半醒之间,只觉得身边隐隐约约有动静,可她正是好觉的年龄,那念头在脑子里头一晃,便又被睡意压了下去。

    及至次日醒来,却发现自己已经整个被人圈了起来。

    她迷糊了一下,很快便清醒过来,抬头一看,却是顾延章正睁着眼睛,含笑看着自己。

    “五哥甚时回来的?”

    季清菱口中还在问着话,对面的人已经挨了过来,低下头,扶着她的后脑,跟她唇齿相缠起来。

    一大早的,被顾延章厮缠了半日,季清菱只觉得全身都燥热起来,她乖顺地任着对方亲热,只觉得今日的五哥,无论是亲吻还是**,都格外温柔。

    过了大半个时辰,季清菱才喘着气,枕在顾延章的胳膊上头,慢慢的养着力气。

    顾延章把季清菱抱在怀里,右手轻轻地抚着她的光滑的后背,一面抚着,一面又往前她的胸前滑,口中还柔声道:“我今日休沐,咱们晚些起来,下午再同你去练鞭。”

    季清菱正要答应,却渐渐觉得不对起来,她忙地把在自己胸前乱动的那只手给按住了,有些羞窘地嗔道:“五哥,说话就说话,手莫要乱动……”

    她见顾延章只看着自己笑,那笑里头含着说不清的味道,叫她莫名其妙地,脸便似火烧一般。

    两人在床上赖到中午才起来。

    梳洗之后,随意吃了些东西,季清菱便把自己前些日子拟的折子拿了出来,又把李劲那边的情况,并自己原来做的事情一一都说了。

    “看着秋露蓄养了一年,我觉得白蜡虫这东西只要好好看顾,不会有什么大麻烦,便想先试着推一推……”她瞄了顾延章一眼,偷偷地观察着对方的表情。

    这一阵子因为五哥甚忙,她的许多决定并行事,都来不及同对方商量,便径自拿了主意,当时并不觉得有什么,此刻掉转回头,才发觉自己有些擅作主张了。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