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二百九十六章 隐患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此时天色已晚,两人下午都睡了一觉,是以并不觉得困顿,一起随意吃了些东西,便坐到桌边说话。

    季清菱把白日间去看白蜡虫的事情说了,又道:“也不晓得那虫子什么时候才能生出来。”

    顾延章却并不是很担心,只安慰她道:“不要紧,我把李劲放过去盯着了,山上如今十多个人在照管,许明还特从湖州安吉请了多年的老蚕农过来。”

    “虽不是同一类物种,可一通百通,想来用不了多久,也能摸索出来,就算今岁得不了多少蜡,却也不至于养出来太难看,毕竟往年在赣州城里,便是没有人看顾,这白蜡虫也是滥生得很。”

    “只要头一年做成了蜡,消息传出去,自然就会有人看在眼里,这东西野生都能活得好好的,有人蓄养,应是不太难,只看出蜡多少而已,这些都不太用担心。”说到这里,顾延章面色微凝,道,“只一桩事情,倒是要费些心思若是生得少,倒也罢了,若是其中得利甚多,怕是还会惹出许多麻烦。”

    他一句话才说完,季清菱立时便反应过来,问道:“是怕农人退田养虫?”

    古往今来,国朝一惯都是以农为本,州县之中的亲民官岁考之中,最重要的一项,便是劝课农桑。

    赣州多种水稻,乃是产粮大州,可自从赣橙越发出名之后,近些年来,赣州的农田亩数一直往下掉。

    季清菱也跟着一起翻看过赣州城中往年的宗卷,大晋田亩一年一度量,如今的农田数目与十年前相比,竟是少了三分之一还多。

    这其中除却没有被查出来的隐田,更多的,已是由水田成了旱地,种上了橙子。

    赣州出名的东西除却赣橙,还有香菇并白茶。白茶树最好要在云雾缭绕的山间才好长,生出的叶子才能制好茶。而想要学会砍花法,生香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是以这两样对农田影响并不大。

    可橙树就不一样了,虽然也不好打理,可种果树同种农田,对许多农户来说,差别并不大,都是下地干活而已,见得周围有人靠种这个赚了钱,自家也忍不住跟起风来。

    自从赣橙的价格一年高过一年,赣州附近县乡中的地主、农户,退田放水种橙树的,并不在少数。相比起种田,种橙子得利更多,虽然也有小年大年,也有血本无归的,可整体来说,能得的银钱还是多了不少。

    一个赣橙便是如此,那换成白蜡虫呢?

    按着州城中人的说法,这小虫子惯来生在女贞树、冬青树上,这两样树都是极好活的。

    如果白蜡虫生的蜡足够多,其中得利甚厚,季清菱毫不怀疑,曾经那些个的橙树,很快便会推平,改成种上女贞、冬青。

    而赣州所辖县乡的田亩之数,则是会进一步下降。

    她想了想,犹豫了一会,道:“其实农人退田种树,实在不好拦阻,一则得利更多,二则管得厉害了,闹出事情来,也不好。”

    一个一年能挣十贯,一个一年能挣百贯,便是傻子也知晓其中差利,当真出现了这种情形,只能顺势而为,不能逆势而阻。

    顾延章点了点头,道:“其实旁的倒是不要紧,田亩少了,总算不是抛荒而是种树,白蜡虫养了出来,只要得蜡,于赋税一道,还有好处。”

    “只抚州往北一带,已是旱了好几个月,这些年来一惯雨水不好,眼见去岁起了好几次蝗灾了,如果赣州再少田少粮,怕是粮价又要大涨。”

    “总归还是要保些田地。”季清菱斟酌了一会,道,“五哥,你还记不记得前几年你同我说的平江府的事情?”

    平江府的东山、西山,都在太湖中间,无舟楫难以抵达,那一处地方大概几百里,人口不多也不少,当地人多靠着种植柑橘桑麻来得利,换了粮米糊口。

    两年前的冬天,因为气候异常,突发了大寒,湖水成了薄冰,米船开不到山中,饿死了不少人。

    后来朝中有人弹劾平江府的州官、县官救济不力,一府之中,大半的官员都连带着延长了磨勘,还有好些背上了极难听的名声,一旦要升官转官,便有人把平江府的前事拿出来攻讦。

    这一桩前几年闹得很大的事情,当时在良山书院之中引得众人诸多议论。

    学子们之间争论,这类突发天灾引发的百姓死伤,究竟该不该算在当地的官员身上,毕竟官员的职责只在于“劝”,可劝了百姓听不听,又听多少,并不能由他们来决定。

    顾延章自然记得这事,季清菱一提,他便马上知道了对方的担心。

    “赣州自给自足,并无烦忧,便是田亩再少上一半,也没有什么大碍,只怕流民……”顾延章皱着眉头道,“况且若是百姓不愿意耕地,要种树,还能交上赋税,确实也不能强行制止。”

    “‘通都大邑,不耕而食者十居七八’,虽说没道理旁的人就能哪样挣得多就做哪样,偏这一处的,只能老老实实种地。”季清菱也道,“可当真遇上灾年,有钱没处买粮,便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都说富者有三年之积,贫者无隔夜之粮,可世上更多的人,都是在温饱上下徘徊。赣州地处中南,跟北方的农人有本质的不同,对于借贷一事,有着天然的热衷。

    都说未雨绸缪,虽然此时白蜡虫制蜡法都还未成型,也并没有在赣州传开,更别说形成气候了,可根据此地民风,季清菱已经能想象将来赣州寻常百姓倾尽家产来养虫的情境了。

    蜡烛此时乃是贵物,如果当真能养出样子来了,前几年的虫农,定能赚得盆满钵满。可白蜡虫跟赣橙不一样,并非赣州特产的才好,相反,季清菱清楚地记得,前世最大的白蜡出产地,乃是在川蜀之地,并且几乎整个南方,都能蓄养。

    再往后,一旦周围州县得知了这个法子,跟着养起来,蜡烛的价格必然会大跌,最后一批,也是最大的一批跟着养的,定然会吃一个大亏。

    如果没有遇上灾年还好,若是恰巧遇上了灾年,一则无粮,二则蜡烛价贱,虫农惨状,可想而知。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