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二百九十三章 弹琴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季清菱有些不死心。

    她自家没养过什么东西,却听说秋露小时候村中有人养过蚕,便问她道:“不是说蚕要养在家里头才不容易死,你说咱们把这些养在屋里头,暖和点,会不会更容易生出来?”

    秋露也是个半吊子,想了想,道:“应该暖和点会容易生出来的罢?就像冬天蛇虫都少,可一到春夏之时,就俱都爬出来了。”

    秋月便道:“那我把西北角那个小破屋子收拾出来,剪些树干子、树叶子在角落堆着,收拾些虫卵摆进去?”

    秋爽插嘴道:“那间房干冷得很,要不要时时在枝干上洒点水?”

    秋露多少见过人养蚕,便道:“万一那虫子怕水怎的办?”

    围在一处的几个丫头都是半懂不懂的,季清菱带着几个傻兵,自家更是个傻子将军,比傻兵还要一窍不通的,干脆道:“不若养两堆?一堆洒水的,一堆不洒水的,看哪一堆爬出来得快?”

    几人正商量得起劲,忽见松香远远从院门处走了进来,待走得近了,先向季清菱行了个礼,方才道:“姑娘,上回您吩咐去寻的琴已是送过来了,要不要去瞧瞧?”

    季清菱便把那虫子的事情交给秋露去办,自家带着两个丫头回了房。

    果然屋中外间的桌上摆着一把漂亮的瑶琴。

    松香就站在旁边解释道:“说是极好的蚕丝做的琴弦,楠木做的面板,黑檀木做的底板,许先生花了老大的力气,才从外头淘回来了。”

    季清菱连忙着人备了礼,叫松香提着去谢许明。

    秋月立在一旁,看了半日,忍不住叹道:“往日从未晓得姑娘会弹琴。”

    季清菱老实道:“我当真不太会,这是给柳姐姐送去的,她极喜欢这个,只在京中总寻不到合适的,稍微好些的,价钱就上天了,倒是我沿途走来,见抚州那边的琴不错的样子,索性这边买了,给她送回去。”

    秋月这才恍然,道:“好似快到柳姑娘生辰了。”

    季清菱点点头,道:“她比我早一个月,等这琴送过去,就差不多了。”

    季清菱与顾延章夫妻二人同柳家往来一直极为密切,如今一南一北,书信又不方便,来到赣州已经三四个月了,只得了一封柳伯山去岁十月打京城送来的信。

    她虽是不晓得柳沐禾如今是何等情况,心中却是十分挂念,想着快到对方生辰了,便给四处寻了寿礼,打算这一回着人送过去。

    秋月听了,却是道:“这样一算,姑娘也快要过生辰了。”

    季清菱笑道:“哪里有那样快,还有三四个月呢。”

    一面说着,一面坐到桌边,随手弹了几下。

    这一把瑶琴确实不错,音色深沉,余音悠远,哪怕是季清菱这般不擅音律的,也看得出来是件好东西。

    秋月便道:“姑娘不若弹一曲试试?我去点块檀香。”

    季清菱摇了摇头,道:“我弹琴实在是难听得很,就不吵着别人了。”

    秋月只不肯信。

    季清菱正要说话,却听外头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人走了进来,笑道:“谁说你吵着别人了?”

    她抬头一看,竟是顾延章回来了。

    “今日怎的这样早!”她看了看时辰,又看了看天色,忍不住笑着站了起来,问道,“案子都审完了吗?”

    顾延章从来只要一见到她心情就极好,看着她笑,心情就更好了,他大步走了过来,含笑道:“这一阵子要好多了,赣州本身也不是什么多事的地方,判案不出错,百姓见惯了,自己也会斟酌,将来就更小心了,是以撑过前一段,此时堂上的事情已是少了。”

    一面挽着她的手同她一起坐下了。

    季清菱便点头道:“我也听说过,哪一处治政清明,哪一处反而官司就少,判案本只为公平,若是百姓知晓只要犯了罪,只要错了事,一闹上官衙便要引罪,今后也就会少犯事了。”

    两人说了几句话,顾延章自去里间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衫,这才走了出来,问道:“哪里来的琴?”

    季清菱把这瑶琴的来历说了,又把用途说了。

    顾延章伸手弹了几下,道:“这琴不错,明日叫许明给你也带一把罢?”

    季清菱连忙摇头,道:“这样多年,五哥可见过我弹琴?”

    顾延章仔细回忆了一下,只觉得好似当真没有。

    季清菱已是道:“我弹琴实在是难听得很,还是不要吵着人的好。”

    顾延章听得直发笑,问道:“当真这样难听?”

    季清菱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原是跟着哥哥们一起同我爹学过一阵子,他们都学得好,只我一个,跟着调子都弹不对,后来二哥笑我,说狗叫得都比我弹得好听,我一气之下,就不肯再学了,如今依旧还是不会。”

    虽是自己的小舅子,可顾延章听到说对方嫌季清菱弹琴弹得不好,还是有些不舒服,他道:“想是你二哥当时还小吧?小孩子不懂事,胡乱说话也是有的。”

    季清菱红着脸道:“是还小,不过他倒是没胡乱说话,后来我年纪大了些,虽然不会弹,已是会听了,听得旁的弹琴好的人,再自家试一试,也晓得是在什么水平倒不至于比不上狗叫,却也没有强多少……”

    她本来身体也不好,其实没有多少力气学琴,这东西又要花时间练,又要耗心思钻研,回头想想,总觉得二哥当时这般说,是不想她再学了,免得辛苦。

    只她当时不懂事,一心以为被嘲笑了,回到房中哭了鼻子,结果被爹爹知晓了,罚二哥抄了足足三本琴谱。

    只可怜了二哥,挨了骂不说,又要抄谱子,还要腆着脸过来逗她笑,学猫叫学狗叫的。

    季清菱想到前世,不禁有些出神,嘴角也轻轻翘了起来。

    顾延章却没有想那样多,他只以为季清菱说的是延州那一个殉国的兄长,不欲她想起来难过,便轻声叫道:“清菱。”

    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腿,对她示意道:“坐上来,我教你弹琴。”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