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二百六十四章 忆起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李劲活到这把年纪,从前是读书人,如今将将算个茶铺老板,从来循规蹈矩,该缴的税赋,一文钱也不会少,只怕被户曹官派了衙役找上门来,丢了读书人的体面。

    他知道寻常商人都会躲避赋税,却半点猜不到有哪些法子,自然更不晓得居然还能通过这个方法,来倒推。

    足足花了将近四天功夫,他才把文稿给整理完。

    对比着顾延章给的示例,李劲心中惴惴不安。

    他甚是珍惜这一次机会,实在不想搞砸了,然则如今花的时间已是太长,实在不能再拖下去,免得被怀疑做事太慢。

    他战战兢兢地把自己的成果上交了。

    结果立马就被打发去休息。

    而在屋内,看完李劲做出来的成稿之后,顾延章忍不住叹了口气,又把另一份给出去做参考的赣县文稿拿了出来。

    赣县寻访的文稿是季清菱做的。

    两相对比之后,他将文稿都放在了桌上,有些发愁。

    季清菱自然留意到了他的动作,笑问道:“这是怎的了?”

    一面说,一面把两份东西拿了起来,也看了一回。

    “做得有些浅了。”

    她点评道。

    顾延章点了点头。

    单独看还没有这般明显,可两份放在一起,简直是一目了然,高下立判。

    “不过五哥,你本是打算请他做桑田赋税之事,李大哥做事认真,一板一眼,虽然见识有些浅,却也并不碍事罢?”季清菱看着顾延章面上的表情,不由得又问道。

    本是意料中事,为什么五哥却要做出这样一副可惜的样子。

    “不碍事。”

    顾延章答道。

    他看着季清菱,心中叹息。

    好的幕僚实在是难找,真正有才能的,并不拘泥于一处两处,无论进士科、术科等等,哪里寻不到一条好出路,实在不至于落到给他一个初入宦途的新进做幕僚。

    又不是宰辅,也不是权臣,有才干的人,凭什么跟着你?

    人家用自家的本事做敲门砖,哪怕不能为货与帝王家,也能随心所欲地在权贵之家进进出出,将来靠着主家的背景,自然更容易出头。

    李劲虽然能力不行,可他胜在稳重踏实,交办的事情,即使知道自己做不到,也不喊苦,不喊难,能硬着头皮做完了。也许质量上不能全然满足他的要求,可放在普通人当中,其实已经不算差了。

    顾延章一向对自己目前的状况有着清醒的认识,也从未对能有的幕僚班底有太高的奢望,哪怕是李劲这样,实际上没有什么太大的本事的人,他也一样要用起来。

    无他,实在没有人手。

    如果自己与清菱家人、族人、亲缘尚在,这一些就要简单太多。

    寻常士子在读书时说到任人唯亲,总是不屑,可当自己也做官的时候,才会真正体会到这一个词的意义。

    比起外头招徕过来、被人引荐过来的幕僚,自然是自家的亲戚更值得信赖,好歹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大家有着共同的利益,坐在一条船上,比起其余生人,要亲近太多倍毕竟血缘就是天然的联系纽带。

    越是想,顾延章越是可惜。

    如果清菱是个男子……

    以她之能,旁的不敢说,管辖一州,是绰绰有余的。

    如果能有这样的幕僚……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从桌上拿起季清菱整理到一半的文稿,粗略地看了看。

    如果能有这样的幕僚,当真是太舒服了……

    见微知著,逻辑清晰,说高瞻远瞩有些夸张,可说胸中有丘壑,绝不过分。

    若是叫自己来整理这样一份寻访,因为是他从头到尾跟下来的,对其中理解与把握,自然不是清菱能比得上,出来的成果定然会更深刻,也更贴近事实。

    可要论孰高孰低,却也实在难分。

    清菱做的文稿,另辟蹊径,别有一番见解,有时叫他看起来,都不禁想要叫绝。

    明明当年逃难的时候才八岁,岳丈、岳母大人,是怎的养出来这样一个妙人的!

    如果清菱是男子,想来如今……

    堪堪想到这里,顾延章立时就觉出不对来。

    怎么能是男子!

    若是清菱是男子,他怎的办?没了媳妇,可不是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他忙把脑中那莫名其妙的念头甩掉,将手中的成稿放回桌子上,问道:“清菱,这一处,你是怎的想到可以用来算钱谷赋税?”

    “我也不晓得,想到就想到……”季清菱老老实实地道。

    其实当真是想到就想到了。

    算起来,归根到底,这真的是一个眼界的问题。

    前世季父乃是三司使,为朝廷管财计,其中难度比起这小小的一处上州,不知道要高上多少倍。

    季清菱从小长于其手,又跟着兄长受着同样的教引,接触到的内容与手段,自然不是普通人能见识的。

    聪明厉害的不是季清菱本人,而是她自前世承袭的季父。

    “原是我爹……”季清菱话才说到一半,却突然停住了。

    她脑中闪过一幅幅零散的画面。

    前世兄长的书房里头,散乱的书册、摊开的画卷、蘸饱了墨汁的笔、磨得只剩下半截的徽墨,还有桌上那一封才回复到一半的书信

    当时自己在做什么来着?

    是了,自家嫌弃外头写的戏本子不好看,同爹爹抱怨了,爹爹特叫二哥给她写几本有新意的。

    好似是二哥着人去唤她,说戏本子写好了,请她过去瞧一瞧,若是有哪里不好的,才方便改。

    她当时恰好撞见三哥在向二哥问话。

    “这是什么虫子,光看描绘,还未见着,就觉得难看得紧!”

    “亏你都十八了,自诩博览群书,竟连白蜡虫都不懂!自家翻书去!幸好问的是我,若是叫爹爹知晓了,怕不要你明年去养一回虫子!”

    她好奇之下,特意伸过头去看了一眼。

    那是二哥在与远在川蜀的大哥通的信。

    她很快找到了三哥说的描绘“虫子”的语句。

    其虫大如虮虱……口器长而端圆,双翼若蛉,生眼越十,色橙……

    ……如今十中有九产自川蜀,每岁得蜡甚多,去岁共计四十余万担,色白、无烟,比之蜂蜡,耗钱不过五十之一,燃光稳而亮。

    ……正请旨推行,川蜀、广南、赣荆之地,均可蓄养,不耗田地,独孵于女贞、白蜡树……

    季清菱脑中的字句越发清晰。

    其虫大如虮虱,芒种后则延缘树枝,食汁吐涎,黏于嫩茎,口器长而端圆,双翼若蛉,生眼越十,色橙……

    是白蜡虫!

    如果此地在川蜀,她想必早该记起来了!

    偏生这是在赣州,历史上,这一处根本就不是白蜡虫多产的地方!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