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一致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季清菱下意识地“哦”了一声.

    她算了算两地的距离,觉得一来一回,一二个月尽够了,剩余两个多月,在赣州可以做许多事情,想了想,问道:“那是带松节去,还是带松香去?”

    “都不带,我自己去。”顾延章摇了摇头,道,“这两天就出发,先骑马,快到赣州了就换骡子。”

    季清菱便在心中数着日子,盘算着该带些什么行李。

    “要不多带点银钱便罢?既是一个人出门,东西多了,也拖累行程。”她商量道。

    顾延章并没有回答她,却是轻声问道:“清菱,我去赣州了,你一个人在京城,想不想我的?”

    季清菱抿了抿嘴,呐呐道:“有一点想……”

    说不想是假的,可说很想,也有点夸张。

    可能因为人还没有走,所以并没有太大感觉。

    顾延章看着她,认真地道:“清菱,赣州虽然容易埋人,几乎没有立功的可能,可我至少是状元及第,比起从前被派过去的官吏,有一重好处,一年之后能回京面圣述职。”

    “一年时间太短,我又任的是通判,我已是查过了,如今赣州知州乃是宗室出身,不过去那一处养老的,虽还未见到人,但也不能奢望能帮上什么忙比起来,我虽不是他的副职,却比他职务低,要想越过他做出点事情,又不折腾百姓,其实并不容易,可若是没有拿得出手的政绩,将来回京述职,单凭一张嘴,不过沦为夸夸其谈之辈而已。”

    天子每旬都要见无数官员,他乃是当科状元,天然身上就带着光。

    顾延章毫不怀疑自己的口才,哪怕在任上连小功小绩都立不了实在按照赣州如今的情况,当真可能什么功劳都捞不到可凭借他一张嘴,一样能在天子面前留下极深的印象。

    可那毕竟是不同的。

    无论嘴巴说得如何,考功的纸簿上头能写多少,又有多少是实打实的内容,大家都看得到。

    一同任职,旁的人就能立下偌大功绩,他还是状元,无论官品、官职都比旁人高,偏只做出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天子又会如何看待?

    也许一样会看重他,可在心中却把他从治臣变成了言官。

    那是他太害怕看到的。

    “我想我提早去一趟,先把衢州辖下十五县从头到尾走一遍,等到了任上,也不至于叫下头胥吏蒙骗,更不至于一头雾水。”

    季清菱知道,按照五哥的性格,他说的“从头到尾走一遍”,必定不是普通地走一遍,不晓得要花上多少功夫。

    想要做官并不难,可想要做事,却也不容易,这种事情,她虽然做不得助力,也只能不拖后腿了。

    她点了点头,道:“五哥不用担心,从前在延州,还是战时,我都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如今在京城,四平八稳,还有师娘一处待着,更没有什么事情我只在家里等你回来。”

    “我是平平安安的,只五哥一人外出,路上也要小心。”郑重其事地保证过后,她又笑道,“正巧如今柳姐姐都在家中,我时不时去找她,五哥也不用担心我总在屋里窝着。”

    顾延章听得她这般说,却是半晌没有回话。

    向来都是她好,从来只会帮忙,从来不教他多操心。

    只他总害得她又劳心又劳力。

    两人挨得极近,季清菱微微仰着头,双眸之中倒映着他的影子,澄澈得如同一汪湖水。

    她看起来又乖又可爱。

    真想抱一抱,亲一亲。

    他停了一会,压住心中那股冲动,道:“清菱,我想同你商量一件事情。”

    季清菱“嗯”了一声,用的是疑问的口气,尾音微微上翘,头也跟着扬了扬。

    顾延章只觉得面前之人,一颦一笑,都牵动着自己的心,怎么看都不腻,怎么抱都不够。

    他忍不住把季清菱的手牵住了,轻声道:“我此去赣州,走的乃是官道,取道颍州、庐州、江州、潭州,再由衡州转进,路上有高山,有湖泊,虽然路途十分辛苦,可正当春夏之交,鲜花遍地,绿树成荫,也不十分热,更有许多美景……”

    顾延章有些紧张地舔了舔嘴唇,道:“去的时候慢慢去,回的时候骑马快快回,只要留两个月在赣州就够,路途其实并不紧张……我晓得当真会辛苦,可你从前说过,想要多多在四处走一走,不想只被桎在府上,我……我也是这个想法……我又舍不得,又想……你同我一起去……”

    季清菱愕然。

    可她立刻就反应过来。

    跟着五哥一起去赣州!

    她想去!

    因为身体的缘故,她前世几乎没有出过京城,转投此身,虽然从蓟县到延州,又从延州到京城,可几乎都是为着赶路,根本没有办法认认真真地看一看沿途风光。

    她如今健康得很,半点不惧吃苦,况且比起吃苦,路途之中遇到的趣事,已是足够抵消所有的不足了。

    况且还是同五哥一起。

    自认定了彼此,他们还从未单独出行过。

    季清菱再没办法靠着不动,连忙坐起身来。

    然而她想了想,却是又有些忐忑地问道:“带着我,会不会成负累?”

    见了她这番反应,顾延章哪里会不晓得小家伙想去。

    他简直是说不出来的愉悦。

    有什么比夫妻之间志趣全然相同,进退之间半点不需要勉强更叫人欢喜的呢?

    他想她去,她也想去,连心思都是一样的,力也往一处使。

    顾延章实在是再忍不住,他含笑看着季清菱,道:“不碍事,我们先走官道,等到了赣州,就换了骡子,扮作外出行商,去收货的夫妇。”又道,“我一个人,反倒不好取信于人,有你一道,更显得像。”

    季清菱听得整张脸都亮了。

    她本就刚睡醒,脸上满是睡饱了的餍足,此刻又得了一个再欢喜不过的消息,双颊红扑扑的。

    十五岁的少女,无论是哪一个,在什么时候,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是娇俏甜美,更何况在顾延章心中,这一个便是到了五十岁,也一样可人,没有一个能及得上。

    他再忍不住,俯下身子,噙住了她的嘴唇,从里到外,从唇到舌,细细致致地吻了一回。

    “我路上给你插簪。”过了半晌,他才放开了季清菱的唇,几乎是呵气一般轻声道。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