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二百五十一章 出行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一进四月,京城就淅淅沥沥地开始下雨。

    季清菱本来只是打算小憩,结果一个午觉直接睡到了未时三刻,醒来之后靠着床榻坐了好一会儿,整个人都还是傻的。

    有人给她递茶,她正要接过来,才发现原来那人是顾延章。

    “五哥。”她不太好意思地叫了一声。

    顾延章托着茶盏喂她喝茶,一面又低声问道:“昨晚也没怎么折腾你,怎的今天这么困?”

    季清菱一口茶水就呛进了鼻子,不住地咳嗽。

    顾延章把茶杯放到了一旁小台子上,搂着她笑,一面笑,一面给她拍背,道:“这样容易害羞,以后怎的办?”

    季清菱简直不想跟他说话,嗔怪道:“五哥!”

    顾延章更是低低地笑。

    他脱掉鞋子上了床,道:“本来想同你一起睡一会,谁晓得回来就是这个时候了。”又道,“今日先生给我荐了一个幕僚。”

    季清菱忙往床里挪了挪,让了一半位置给他,又好奇地问道:“哪里人?”

    顾延章微微一笑,看着她道:“你过来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不说就算了,反正我迟早要知道。”季清菱从鼻子里轻轻地哼了一声,哼完之后,却是忍不住自己也笑了起来,凑到顾延章面前,啄了一下他的嘴角。

    亲完之后,她想要退开,顾延章却不肯放,而是拉着她的手,往自己怀里揽了揽。

    两人就挨在一处说起话来。

    “乃是泉州人士,本在国子监,下了四回场也没有出身,后来就四处游学,今年也下了场,依旧不第,索性就不打算科举了。”

    顾延章把从柳伯山那一处听到的内容一一讲给季清菱听,又道:“叫王庐,今年已经四十又二了,身边带着一妻一妾,还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季清菱想了想,问道:“先生只荐了一个,那是不是要从书院当中找个熟人?虽然只是通判,要留两个名头给上官,可自家的人至少也要两个,才不至于腾不开手罢?”

    琼林宴后,进士们陆陆续续衣锦还乡,一般来说,要等到六七月份才会回来领官凭,离得远的,八月份回来也是正常。

    夫妻二人延州已是没有亲人,视若至亲的柳伯山夫妇也已经暂时迁到了京城,是以无论是延州,还是蓟县,都并不需要回去,而顾延章也没有打算太早去赣州报道。

    毕竟旁人都是六七月,他若是四月就早早走马上任,并不太好。

    是以从四月到七月,顾延章有三个月的时间就空了下来。

    一听说他要通判赣州,许多往日的同窗、友人都毛遂自荐,想要跟着一起去赴任。

    大晋重游学,游学是为了采风,体察民情,如果能跟着有实职的官员做上一任,对民生、治政的了解定然会更深刻,比起简简单单地四处走一圈,要不知道好上多少倍。

    如果跟着的官员发达了,作为亲近的幕僚,得荐为官的,也不在少数,这也是一个极好的出身,便是没法以荐得官,在州县之中做过实事,将来重回科场,写出来的文章也会比寻常士子出挑许多,更容易得考官、天子青眼。

    顾延章在良山念了好几年的书,几乎所有的学子都认得他,其中泰半都认可他的人品、能力与性格,他要赴任,自然许许多多的人想要跟随。

    顾延章道:“先生还给我荐了一个,是他以前同年的儿子,他已是写信过去了,等那边回信,估计还要一两个月。”

    既是没有定下来,季清菱便不再细问。

    想到早间才收到的消息,她笑道:“五哥,我才听说,延州那边陈钤辖已是带兵打去了夏州,如今正在围城,不晓得这一回能不能大获全胜!”

    顾延章今日在外奔波了大半天,旁的还没有来得及顾得上,听得季清菱说,才知道这个事,他先问了一下具体安排,听得季清菱一一说了之后,不但没有高兴,反皱起了眉,道:“怕不是什么好事。”

    “夏州城坚粮足,若是不攻城还罢,执意攻城,怕是会被拖住手脚……”他见季清菱不明所以的模样,便同她解释道,“本来这一回就不好打,用的又是去分功劳的新人,怕是要糟。”

    延州打到现在,当真是拖了许久。

    杨奎一心想要建大功,要的兵越来越多,想要去阵前分一杯羹的人也越来越多,倒是显得尾大不掉,动作不便起来。

    顾延章叹了一口气,道:“北蛮是要打,可平章这打法……”他摇了摇头,道,“虽然范大参一味主和立意不对,可他有许多话,却也是没有说错……这一场,延州拖得太久了,杨平章立功心切,有些事情做得过火了,其实不需要代价这样大,也有其余办法的。”

    季清菱虽然帮着整理了许久的边陲资料,也看过几本兵书,可她对兵事,当真是十分不擅长,她听得顾延章这般说,只问道:“依五哥说,有什么办法?”

    顾延章便道:“先把人逼退了,也不需要总调兵过去,靠着灵州、荆南一两万兵马先在边境守着,再着人潜入其中,同野利氏说清楚,扶他做首部,本就是八大部落,打成这样,我们不轻松,他们更是撑不住,野利氏不理会,还有卫慕,卫慕不行,总有往利,这么多个氏族,一个一个找过去,就算没有一个理会,也能叫他们彼此猜忌,阵前必然就要各有心事。”

    “原听说杨平章也遣过人去,挨杀了,便不再继续。”他顿了顿,又道,“其实还是人挑得不对……”

    他说着说着,见季清菱满脸的担忧,忙搂着她道:“无事,不过是我一个小人物想当然地杞人忧天而已,杨平章多年征战,岂会想不到这些,自会有应对之法。”

    季清菱点了点头,心中却是若有所思。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史书上对顾延章如何毕其功于一役,一举击垮北蛮的内情写得甚少。难道是使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是以被人为地隐瞒了?

    可是反间计常见得很,也不算什么上不了台面的计谋吧?

    她还在想着,却听顾延章又道:“清菱,我打算八月回来取官凭赴任,如今还有几个月功夫,我同先生商议了,想要私下自己孤身去一趟赣州。”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