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二百四十六章 看郎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宣德门外比肩继踵,向日宽敞的街道也被围得水泄不通。

    一列长长的仪仗队列自街尾而来。

    队列走得极慢,短短百余丈的距离,却足足过了一刻钟才行得近了。

    街道两边挤满了人,男女老少垫足而观,闹哄哄的。

    早有人抱着吃食马扎钻在人群中贩卖。

    “秀才公,买个马扎子好站得高,新科进士就要来了!”

    一个瘦小干巴的读书人摆了摆手,示意自家不要,却早有旁边的娘子妇人此起彼伏地叫道:“好多钱一张?”

    背在小贩后背的十几张小马扎子转眼售之一空。

    没等他把钱点清,御街之中鼓乐齐鸣之声已是越来越近,更有高高的喝道声响起。

    “状元郎至!”

    两对人开在道前引路,齐声喝道。

    街道上的人群顿时鼓噪起来,纷纷往前拥挤,更是有不少站在前列的小娘子、读书人,或是往街道之中扔帕子、巾子,或是对着来人叫嚷,只盼着传说中的状元郎能多望过来一眼。

    哪怕多沾一沾文曲星的宝气也好!

    万众瞩目中,先是七驺金吾卫士引路开道,韶乐鼓声奏鸣,接着,一人骑于马上,轩昂而至。

    几乎就在瞬间,场中如同水入沸油一般,观者角逐争先,抢着观瞻,欢声如雷动。

    虽然有禁军在两边拦道,依旧好几次差点叫人冲破了人、栏围成的屏障。

    这便是状元给驺。

    这便是进士跨马游街。

    街边的一处酒楼上,临街包房的窗都大开着,其中一间,里头三两名小娘子在嬉笑着在说话。

    “今次的状元郎当真俊俏!”一个妇人打扮的年轻女子道。

    “比你家夫君还俊俏?”旁边一个脸上长着雀斑的小姑娘便问道。

    “别提了,也就那一张脸长得好,都下两回场了,一个进士都没捞到,莫要说他!”

    “萍娘,你晓不晓得状元郎有无说亲的?若是没有说亲,不妨叫你爹爹掌掌眼,做个状元夫人,倒也不错!嘻嘻。”那雀斑姑娘把脸转到右边,又问着另一个友人。

    “算了,这状元性子实不中我的意,看着冷冰冰的,都不笑一笑。”被称作萍娘的女子回道,她话音中带着几分嗲意,甚是甜美。

    她顿了顿,又道:“况且那状元郎已是没甚好看的了,听说早有了妻室,不仅状元郎,此次好似一甲之中都没剩几个未说亲的!亏得这一榜人才济济,长得好的也多,偏都被别人抢了先!”

    “你真挑!我看着不觉得冷啊!只要长得好,我都是极喜欢的,在外头冷,在家里不冷就好嘛!况且就算冷些,有一张脸趁着,也够了。”

    小娘子们嘻嘻哈哈,一面看着进士游街,一面讨论起自己的婚事来。

    御街之中,顾延章骑在马上,听着周围一阵又一阵地喧闹声,鼓掌声,欢呼声,却是全然无心融入。

    他忍不住把目光投往寻左边的一排酒楼,好容易寻到自家要找的那一所,忙抬起头,望着上头那一排大开的窗。

    应该是第六间。

    他急切地数着窗户。

    点到第六,果然看到开着的窗中,一人正往外探出一点点身子,冲着自己轻轻挥了挥手。

    是清菱!

    她在对自己笑。

    顾延章仿若心中大石落了地,整颗心终于踏实下来,只定定地望着那一个人,嘴角也浮起淡淡的笑意。

    随着他那专注的目光,与温柔的笑容,方才那一间包房里,仿若爆炸一般,登时闹腾起来,女子的叫声,呼闹声响做一团。

    脸上长着雀斑的小姑娘叫道:“快看!快看!!那是不是状元郎看过来了!他在瞧谁?!萍娘,萍娘,他是不是在瞧你!!不!他好似在瞧我!!”

    萍娘却是再顾不得她,挡着那雀斑小姑娘的身子,只顾着自家把头探出窗台,直跺着脚道:“不,他是在瞧我,他在朝我笑!天啊!我快透不过气了!”

    状元游街,何等荣耀,只有天子才能享受的七驺金吾卫士侍从仪仗引路开道,身骑宝驹,身着绿袍,一马当先,千人艳羡,万人竟逐。

    这可是文之魁首!盛极一时!

    说瞧不中,只是为着面子而已。

    而这被万人争看的状元,原来还冷着一张脸,现下却突然朝着自己笑,便似春暖花开一般,这等反差,又如何叫这些十来岁的小姑娘自持。

    “你才说你不中意!”

    “说说而已!况且方才说不中意,现在就不能中意了?!”

    且不说包房之中,几个小姑娘就为着这一个笑,激动不已,街道之上,待得顾延章走过,进士们两两相排,双控马首,也跟在了后头,个个意气风发,昂首挺胸,绿衣怒马,一样引得无数人争看。

    跨马游街,目的就是叫天下人知道进士的荣耀,从而让新科士子们感受来自天子的优待,知晓何为“天子门生”,何为“深重君恩无以报,疾风劲草雪松坚”,何为“一节誓坚忠与孝,立身端不服乾坤”,叫他们知道感恩戴德,以命相偿,再引得天下英才尽皆入学科考。

    是以从宣德门到金明池,其实只有不到十里地,沿途以鼓乐开道,仪仗列队,足足走了半天才走完。

    时至正午,在差点错过吉时之后,以顾延章为首的进士游行队伍,终于到了金水池畔的琼林苑。

    琼林宴原称闻喜宴,每当新科放榜,天子便会宴请,因宴席多次设在琼林苑,是以又称琼林宴。

    参宴的除了新科进士,还有两制、三馆文臣,丞郎并大两省官员。

    顾延章领着众人行过席礼,待得一系列繁复规仪走完之后,各自落座,诸人也开始互相走动交流起来。

    作为状元,自然少不得要诸多应酬,喝过一杯又一杯的水酒,顾延章的脸上也染上了薄薄一层的红晕。

    他正要坐下吃几口菜,把酒意压一压,不想突然几名身着绿袍的进士走了过来。

    “延章!”带头一人笑道。

    是杨义府。

    后头几人也甚是面熟,都是蓟县清鸣书院之中的学子,此次皆中了进士。

    顾延章只得又由奉酒的小吏把酒杯斟满,同诸人喝了一道酒。

    酒水过后,诸人站在原地,说起话来。

    “琼林宴后,便要等授官差遣,延章可是有什么想法?”

    杨义府笑问道。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