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二百四十二章 盘算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季清菱想了想上回去那“庚申会”的场景,实在没什么意思,名义上号称是学佛修道,陶冶身心,其实不过是各家带上些珠翠珍宝首饰,斗个富而已。

    她对斗富并无偏见,觉得万事随心,若是炫富能高兴,也是挺好,只她于此并不热衷,所以去了也只是无聊,并无半点意思。

    上回不知内情,毕竟初来乍到,总要出门交际,免得别人说状元郎家中的夫人好不晓事,从不露脸,然则既然已经去过一次,这等不感兴趣的事情,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

    她便对秋露道:“你替我拟个回信,就说我近日事多,就不去了,多谢她挂心。”

    秋露果然拟了个草信,誊抄了,封起来便要拿给小丫头送回去。

    她一往一返,不想半路中遇得一个约莫三十余岁的妇人,见得眼熟,连忙停下脚步,打了个招呼,道:“郑婶子。”

    被她称作郑婶子的妇人相貌寻常,身上长褙着裤,款式布料都是近来京城才时兴起来的,见得秋露同自家打招呼,便点了点头,从鼻子里淡淡地“哼”了一声,算是回应了。

    秋露心中有些不悦,却是不动声色。

    她晓得这是自家姑娘从中人处请来给家中上下丫头教习京城习俗礼仪,并习官话的,虽然进府才十天上下,可日日相处,多多少少也能看出对方的性子这人实在有些鼻孔朝天。

    她不预同这郑婶子多说,毕竟只是请来家中教习一个月,不多时就要送走,没必要闹得不愉快,是以站在原地,打算待对方走过去,再回屋中。

    秋露等了片刻,不想那郑婶子并不动弹,反而站定了,问道:“我方才路过外门,好似见得保康门著作佐郎家张家的小丫头过来,不晓得有什么事情?”

    秋露愣了愣,她自觉此事并不需要隐瞒,便道:“是张佐郎家的夫人给我们家……夫人下帖子,邀去‘庚申会’。”

    她差点一个错口,一个“姑娘”就喊了出来,好险收住了。

    那郑婶子点了点,道:“既如此,我明日便同你们说说这庚申会的讲究,你与她们几个说了,叫她们未时正,候夫人睡了,便过来寻我。”

    秋露忙道:“已是定了不去,也还要说吗?”

    郑婶子登时变了脸,声音都拔高了,似是听了多可怕的事情一般,急急问道:“那可是‘庚申会’!夫人竟果然说不去?!她晓不晓得请帖有多难得!?”

    秋露见她反应甚是不讨喜,心中有些不满,道:“主家说话,哪有我们置喙的!”

    郑婶子却是摇了摇头,道:“你们这些外乡子,甚都不知晓!”想了想,又道,“我自去寻夫人说话!”

    语毕,果然抬腿就朝季清菱房中走去。

    秋露跟在后头,本想拦着,谁想前面那妇人一溜烟走得飞快,撵都撵不上去,只得罢了。

    等她回到屋中,那郑婶子已是站在季清菱面前,将话说到了一半。

    “我一见外门厢房里头坐着的那一个,立时就认了出来,是保康门著作佐郎家张家夫人跟前得用的丫头,恰巧路上遇到秋露,便多问了一句,晓得果然是‘庚申会’的事情,因怕她们几个小丫头不经事,回头到得会上要露怯,便要给她们讲一讲,谁知竟从其口中得知夫人不欲去赴会,这可是使不得啊!”

    郑婶子一脸的苦口婆心,又道:“夫人初来乍到,家中又没有几个老人,想来是不知道的,这‘庚申会’乃是京中贵人官人家的妇人促成,到得如今,已是有好几年了,能去这会上的,家中都有几分地位,夫人在京中本无根基,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同那些个积年富贵人家的夫人交际来往,何等不容易,哪里能说推就推呢!”

    她一面说,一面偷偷觑一眼季清菱的表情,盼着从她面上瞧出一两分惊慌来。

    原接活的时候不晓得,来了才知道,居然这一户乃是状元府邸!

    郑婶子自恃自家也有几分本事,对京城上下诸事熟得不能再熟,偏没个运道,撞不到好的主家,平日里都是旁人想要长留她的,她不愿待,她愿意待的,那一户又早有许多人在旁边杵着,叫她做不得大头。

    如今虽然才到这一府堪堪十天,可她却甚是满意。

    跟着状元郎,以后主家出头的机会好歹也比其余进士、商户要强得多,大家贵族自己进不去,这等新进,自家总能混个头筹了罢?

    况且这一家更有一点好,除却给钱爽快,主家厚道,家里还没个长辈,只有一个连及笄都不曾的夫人管后宅,又是外乡人士,才来京城,身边一群贴身的都是小丫头,最大的也不到二十,左右看遍了,都找不着一个老成的,只厨房的看起来有计较些,偏又只是个厨娘。

    这般情况,可不正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等着她来大展身手的吗?

    只可惜那小夫人只让自家帮那些个小姑娘纠正官话口音,教习京城上下礼仪习俗,却并没有其他询用,也不像从前那些个后宅夫人一般,常常寻自己去说话解乏。

    明明状元郎日日白天都出门,她一个小妇人,在家中能有什么事情干?怎的就不叫自己呢?!

    眼见当初说好的一个月功夫已经去了三分之一,还是没个机会让她展现一下自家能干,郑婶子简直是急得尿都要黄了。

    时时同一堆子丫头杵在一处,这一个月时间,可是眨眼就过的!不表现表现,怎的能叫这一府想着把自己留下来!

    在外门见到那丫头,并不是偶然,而是她留意许久的事情,又借此机会同秋露搭了话,终于有了个由头,来到这小夫人面前显露一番,郑婶子甚是着紧,每一句说出来的话,都是心中琢磨了许久,自认为十分得意的。

    她先点出来自己连区区一个著作佐郎家的丫头都识得,又暗指自家十分机敏尽职,一见丫头,问得清楚之后,便要帮着一府上下做好赴会的准备,再说你出来京城,甚都不懂,没人指点总容易犯错。

    虽然只有短短几段话,可一环牵着一环,此时只等这小夫人着一回急,自家再上前帮着开解一同,等得这一趟赴会结束了,少不得就能在面前混出点分量来,一来二去,再多几回露脸,说不得就能叫这一府把自己留下来了!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