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二百一十五章 胭脂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心慌意乱之中,张定崖木着一颗脑袋往前挤,他仗着自己好体魄,一路撞开那些个凑在榜下的书生,直直迈到了贴着黄色榜单的墙边。

    会聚集在此处看榜的,十有**都不是什么人物毕竟但凡有些才学的,在原地都不会籍籍无名。

    哪一州哪一府没出过几个京官?

    普通能中省试的士子,泰半不是出自州学之中,便是出自那等有些名气的书院,这些地方,最不缺的就是人脉与枝干。

    只要有才气,便会有名气,只要有名气,来得京城,便不会一摸黑。

    没有族内亲眷,总有做官的同门罢?没有做官的同门,州中知州、通判等等也不会吝啬与帮着引荐一番,赠一两份拜帖,叫人带着到京城拜访某某熟人。

    提携才子后进,等同于提携进士,又等同于提携新官。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又晓得自家今日提携的,不是将来哪一位大官呢?

    每一个进士都有无限的可能,而才子的可能性则是更大。能称之为才子,说明此人思维敏捷,博闻强识,往后的发展,正常情况下也会比起普通的进士更高。

    才子们一入了京,拜了人,自然便不再像寻常士子那般没头苍蝇乱撞。普通学子要等到贴了黄榜,再挤得帽歪衣乱来此看榜,可真正才子们早在前一夜或是当天一早,便知道了自家的名次。

    贡举的名单出得来,在礼部的时候自然是被密封得严严实实,可一送入宫,一转过头,有些品级的早都知晓了。这个时候,该择婿的择婿,该施恩的施恩,该示好的示好,根本不用等到次日黄榜贴出来。

    是以此时榜单之下,嘈杂一片,有哭声,有笑声,有骂声,有呼喝声,有吵架声,有不平声,都是些普通人,并不自矜身份,人生百态,足可见识。

    张定崖在这吵闹声中仰起头。

    六张黄榜平平整整地贴在墙上,上头纵横交错都是名讳与籍贯。

    排在第一的,是省元,也是会元

    延州、顾延章。

    是他!

    终于确认之后,张定崖的心却是揪得紧紧的。

    高兴自然是高兴,可伤心也当真是伤心。

    殿试不会黜落礼部试合格贡生,只会重新根据文章排名。

    省试得过了,意味着进士便到手了。而延章能有本事得省试头名,可想而知殿试的名次并不会低。

    榜下捉婿,指的从来都不是殿试之后的皇榜,而是省试的榜单。

    不晓得多少人盯上了他这块肥肉,又多少权贵盘算着招他为婿。等成了高官的女婿,他更是能接触到无数的青年才俊。

    跟那些个人比起来,自家这一个三班借职,当真是什么都不算了!

    延章虽不会看不上自己的出身,却未必再放心把妹妹交过来!

    有好的,干嘛要选差的呢!

    虽然自家自负人才人品要比那些个人高太多,可此刻显露不出来,将来又太远,又有什么用!

    张定崖失魂落魄,又重新挤出了人群,他冲着韩勉勉强笑了笑,道:“韩兄,我有些私事,便不同你逛了,我先回去。”

    韩勉有些愕然,可看他那样子,却也不好多问,只得点了点头,走了另一条道,果然自去逛了。

    打发走了韩勉,张定崖连马儿都再无心思牵,只把缰绳随手搭在它颈项处,苦着一张脸,唉声叹气地信步而行,在街上随意走着。

    走着走着,他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延章得了礼部试的头名,这说明他来了京城。

    延章来了京城,定然会把妹妹也带过来!

    没道理将小姑娘一个人留在延州!

    自家怎么这样蠢啊!

    旁的不要论,先见了人再说啊!!

    一想到“顾姑娘如今同自己一般在京城”,张定崖心中便是一阵心跳加快,他傻笑了两声,错眼一看,却见不远处一处牌子挂在外头,唤作“张古老胭脂铺”。

    这才恍然,自己居然走到了修义坊。

    看到那牌子,鬼使神差的,张定崖走到了门口。

    修义坊北张古老家的胭脂名气极大,往日他没少听人说起过。

    送心上人送什么好?

    自然是胭脂水粉!

    张定崖的两只脚像自家有意识一般,跨进了门去。

    里头尽是小娘子,香风馥郁,环珠戴翠。

    张定崖本想看一看胭脂,见此情景,连忙把目光收了,并不乱看。

    早有伙计迎了过来,见是一个英武俊朗的少年郎,笑道:“公子可是给家中姊妹买胭脂?”

    极难得的,张定崖羞涩一笑。

    他并不说话,只摇了摇头。

    京城的伙计都是人精,见了他这模样,哪里还有不懂,心中喊一句冤大头来了,忙把他往楼上引。

    比起楼下,二楼倒是空荡荡的,只有三两人在角落挑选东西。

    到了此地,张定崖倒是不再闭口了,而是积极地对那伙计道:“送给十四五岁小姑娘,不晓得什么样的胭脂最好?”

    看他那急切的模样,伙计心中一乐。

    敢情是个愣头青!

    他一整面容,认真道:“我们铺子里的胭脂,并无‘最好’的说法,要先看公子要送的小姑娘面上如何,是白是黄,肤面质地如何,面薄面厚,还要看那姑娘是甚时用早上用的,同下午用的,又是有不同!”

    张定崖如今哪里有暇去分辨那样多,他忙道:“脸面极白极嫩!”又道,“莫要管那样多,都拿来我瞧一瞧!”

    伙计心中简直要笑出声来。

    当真是最爱做这样的买卖了!

    他引着张定崖往角落走,一面走,一面煞有其事地道:“白面的姑娘最挑胭脂,用得不好,倒是衬不上她的脸,显得不好。”

    张定崖听得“衬不上”三个字,频频摇头,道:“要衬得好看的!”

    两人才走得近了角落,却听那一处原来的有人在说话。

    那边伙计道:“姑娘你面色极白,不若用这一盒,又匀又净,晕得浅。”

    “不是我自家用的。”一道女子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来,“买来送人的,你且给我挑几盒子颜色浅,香味淡的。”

    那声音又清又柔,叫人听了,仿佛被细软的绸子拂过一般,十分舒服。

    前方带路的伙计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想看一看那女子样貌。

    张定崖却是一呆。

    是她!

    这声音再忘不掉的!

    他把头急急一转,差点脖子都扭到了。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