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二百零二章 可怜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季清菱先还努力适应,一面学着如何换气,等到感觉到顾延章好似想要把什么东西探进自家的唇齿间来,简直吓得连呼吸都不会了。

    那……那不是!

    她惊得全身都僵了。

    顾延章看着自家姑娘眼睛瞪得大大了,似是又惊又吓,却是撩得他忍不住低低一笑,堵着她的双唇不让她躲开,唇舌更是吮吻着她的下唇,吻得简直可以用认真二字来形容。

    无论是学哪一篇经注,他都从未这般小心翼翼又用心过。

    季清菱想要说话,却被堵得只能从鼻腔中发出一两声闷哼,想要往后退,可却被他箍得死紧,一时之间退不得,进不得,被他含着两瓣嘴唇,吻了个彻底。

    简直要被吻得懵了!

    从前的五哥的吻那样轻,仿佛蝴蝶扇翼,点在她的唇上,颊上,颈上,冠以柔情似水也不为过。

    可为什么才过了不到一个月的功夫,便似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一回的吻,又霸道又不讲理,却又同样的情浓,让人毫无反抗之力,还仿佛要把她烧起来一般,烧得她晕乎乎的,已是变成了一个傻姑娘。

    可惜还没有给傻姑娘反应的机会,顾延章的右手早已悄然之间由她的背部轻轻滑进了里衫下摆之内,往腰肢处探。

    顾延章的手热得发烫,没了那一层薄薄的里衫的阻隔,根本是肆无忌惮地贴在季清菱的腰间,烫得她全身一个激灵。

    季清菱再也忍不住,拼命地摇头想要躲闪,双手更是想要收回来将面前的胸膛给推开,她顾不得再多,张开嘴便要讨饶,可惜输在见识不足,双唇甫一张开,顾延章的舌尖便顺势而入,沿着探了进去。

    她本能地知道不好。

    几乎就在瞬间,两处舌尖相触。

    她发出了一声嘤咛。

    季清菱的声音是清扬悦耳的,如同泉水泠泠,干净又好听,她说话向来不徐不疾,可这一时,不知为何,这一声急促异常,并不嗲媚,倒似娇软中混着一丝半丝的可怜。

    顾延章贴她贴得这样近,把那声音听在耳中,只觉得自己脑中“轰”地一声,炸了开来。

    他再也把控不住,几乎是激烈地吮吸着季清菱的唇舌,像要将她吞掉一般,右手更是往小姑娘的腰腹处抚去。

    手下触到的肌肤那样柔腻细滑,跟自家的手比起来,好似是温的,又好似是凉的,可惜他脑子里如今只剩下一团浆糊,压根没有办法腾出力气来辨别。

    季清菱已是要急得哭了,那一只热乎乎的大掌在她的腰腹之处流连,叫她全身又酥又麻,这便算了,竟似要往上头抚去。

    眼见就要滑进亵衣了!

    两人本就都只穿了里衫,又亲热成这样,彼此衣带早就又松又散,季清菱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内裙仿佛有些滑落,前面半幅里衫更是被撩开了小半,小腹早露了出来。

    五哥的腿拦在自己腿间,隔着内裙,却依旧能感受到对方的腰腹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杵着自己。

    又硬又软。

    硬的是质地,软的是触感。

    季清菱当真要哭了。

    她从前身体不好,久病之下,自己也去钻研过医书,对男子身体少少也有些了解,又如何会不知道那是什么。

    而此时,那东西正贴着自己,微微地弹动着。

    她甚至能感觉到它的大小同形状。

    简直要疯了……

    她的头皮都要发麻了,全身更是紧张得痉挛,偏偏这身体已经十四,多少也长得大了些,此时下腹一阵发紧,有种莫名其妙地酸慰感划过。

    她被那陌生的感觉唬得连动都不敢动了,好容易缓了过来,连忙死命挣扎,却如同蚍蜉撼树一般,半点作用都没有,就在眼泪马上要掉下来的时候,顾延章却突然重重一吮,终于放开她的唇舌,喘着大气往后退。

    他将靠在床头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看过来的目光灼灼,面上的表情饥渴与餍足混杂。

    季清菱一滴眼泪挂在睫毛上,欲滴未滴。

    顾延章却是闭上眼睛,缓和了好一阵子,才把身上的**堪堪压住。

    他把手从季清菱的里衫中抽了出来,把她重新揽回怀里,俯下头去,将那一滴眼泪吻走,又吻了吻她的额头,轻声道:“不怕,清菱乖,是我……”

    季清菱的心还在砰砰乱跳,根本没有办法从刚刚那可怕的感觉中脱身出来。

    她不怕刚才的五哥,她怕刚才的自己。

    陌生的自己。

    顾延章已是又在她耳鬓间轻轻地吻了起来。

    这一回是安抚的,轻柔的,不带任何**的吻。

    “我们是夫妻。”

    顾延章柔声道。

    “只是亲一亲,抱一抱,我家清菱就要及笄了,是大姑娘了。”他哄道,“是五哥在抱着你,不怕。”

    他见季清菱惊魂未定的样子,只轻轻拍着她的背,又道:“不怕,只是抱一抱,不是圆房。”

    又温柔地亲了亲小姑娘的嘴唇。

    季清菱虽然还是有些怕,可抱她的人,当真是叫她从身到心都信赖着的,被哄着温存了半日,终于渐渐安定下来,在一副温暖的怀抱中,慢慢地睡着了。

    将小姑娘轻轻挪开,平放回床上,顾延章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翻身下床,罩了一件外衫,这才轻手轻脚出了门。

    用了好几大桶刚打上来的井水,在隔间重新冲过一个冷水澡,他一面擦干身上的水渍,一面叹了口气。

    怎么办。

    今年才要及笄。

    再快也要等三年。

    难道当真要分床睡……

    几乎是立刻,他便把这念头抛到了脑后。

    三年那么长,如果分床睡,他怎么熬得过去!

    可三年那么长,如果不分床睡,它又怎么熬得过去!

    横也不是,竖也不是,简直是自己折腾自己……

    想着想着,顾延章越发地纠结起来。

    可一走出隔间,见到踏踏实实睡在床榻上的季清菱,他便再无犹豫。

    分个屁的床!

    同床睡,至少是痛苦又甜蜜;分床睡,却是痛苦又可怜。

    他才不要做独守空床的可怜虫!!!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