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一百九十四章 无奈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见张璧这样,季清菱也渐渐心中有了底。

    想来是张家初到延州,正忙于州衙中正经差事交接,又因家中没有内眷,见得主家都在外头忙,家中下人便松散了些,张璧这样机灵的小子,便是你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都未必看管得住他,一松气,多半从哪一处溜走了。

    她想一想,如今延州当真不是很安定,郑霖手段软趴趴的,连州衙都管不住,又怎的管得住这上下的兵卒,还是要想办法把这小儿束在家里,才不容易生事。

    她便道:“你想出去玩,可你一个小子,什么都不会,此回出门还被歹人抓了,下一回谁敢带你出去?”

    张璧便叹一口气,小大人似的道:“我已经长得很大了,可大家都说我小……大哥要出门,从来没有人管他。”

    季清菱想起那张瑚乃是文武双全,可这张璧却是手脚皆软,不似习过武的样子,于是道:“你大哥会武艺,出门没有人能欺负他,你会不会?”

    张璧脸红红地低下了头,道:“前一阵长兄要我习武,只是学马儿一样扎步子好累,又痛,我同娘亲哭,又同爹爹哭,后来还特意去找大姐姐哭,大姐姐出面帮我说话了,说我就是什么都不会,有她在,也能让我一辈子过得舒舒服服的,又骂他,他就压不住我了。”

    不待季清菱说话,他便道:“姐姐,我知道了,今日我回家便好生习武,以后我学好了,带你出去逛夜市,不叫路边的人欺负你!”

    季清菱摸摸他的头,笑一笑,点了点头。

    张璧知道这是把他说的话不当回事,心中倒是激起了一股小小的志气,想着自家一定要当真练出个样子来,叫这姐姐对自己刮目相看。

    他出生的时候张待已经年近六十,几个姐姐生的外甥都又生了甥孙,名分上是姐姐,岁数上都差了有大四十,府里虽然有一个长兄只大了他十来岁,可从来都是严格教管多过温声细语。

    他娘老蚌含珠,宠他宠得飞起来,他年纪虽小,可在玩伴里从来都做霸王头子,成天撩猫逗狗,又仗着自己生得好看,嘴巴甜,便是闯下什么祸来,随口撒撒娇,做爹娘的包不住,宫中那一位也帮着包住了。

    这一回也是机缘凑巧,被歹人强抢了,叫他知道了天底下总有他说话撒娇、搬出天王老子也无用的时候,又在最怕最慌时得了季清菱的救,偏这一个姐姐相貌性情都还极对他的心意,让他不由自主便生出几分雏鸟之情来。

    等这一日回家后,张璧果然认真习武不算,还老老实实进学起来,待到张瑚问,他先还不肯说,后来才扭扭捏捏地道,那日睡在季清菱闺房,见里头摆着许多书,早间起来还见桌上摆着写了一半的文章,一问去接他的书童,原来是姐姐写的,他不想自家不用功,叫姐姐觉得他不学无术云云。

    一时让张瑚又是好气,又是高兴。

    气是气从前自己费了多少力气多少心思,这幺弟从不肯好好上进,偏又有爹娘同宫中那一位在后头顶着,他想管也不能狠管,如今路边随便一个小姑娘,虽说是救命恩人,却是只说两句话,这弟弟便如奉纶音一般,不用怎么盯着,竟自家晓得上进了。

    高兴是高兴总算小孩子懂了事,这般聪明,以后长得大了,也能帮着撑顶门户。

    张瑚虽然也是张待的老来子,可他毕竟是长子,又兼天生性格便知进取,从小在京师长大,来往的是权贵勋戚,见识的是家国天下,自然同寻常人不一样。

    大晋同往代不同,自前朝末年藩王之乱,门阀倾轧,从前的世家早已不复往日风光,所谓富贵不过三代,也是从近些年才真正让人领悟透的。

    到得如今,能得长久富贵的,只有地方豪绅,能保守家业的,只有书香传世,宗室显贵的子弟虽然能凭借荫庇得官,或考锁厅试,或偶有凭借文才得赐进士出身,可在皇权的有意打压下,无论是官阶的起点,还是其后的升迁,都难与所谓的寒门士子抗衡。

    而在武功一路,便是像张待这般太后的亲伯父,到得军前,也要被杨奎、陈灏这等宿将架空了,扔在延州城里。

    你不是要来分功吗?来吧,在后头待着,有了自然会切给你!不过切多切少,你就别插嘴了!

    至于想要到阵前抢功,都不需他们阻拦只要稍微有丁点的失利,御史台的鸦雀便会像见到了腐肉一般,嘎嘎地冲上来,群起而攻之。

    张待没本事,从前上得一回阵,领了一场小败,被那厚厚弹章压得整整六七年没敢冒头,只能顶了个闲差混日子,如今好容易缓过气来,到了延州,却再不敢多事了。

    看着从前的勋贵豪门或落魄或门第凋零,哪怕张家从前显赫,如今又有个堂姐在宫中做太后,似乎是花开正红的时刻,可张瑚依旧暗暗心惊。

    家世衰落之后,想要重振,何其艰难。

    这一代的张家枝脉本就少,本家更是只有他与幺弟二人,若是弟弟不得力,只他一个,想要扛起家业,着实不容易。

    何况弟弟如此资质,如果每日只晓得玩乐,实在是暴殄天物。

    正因有此想法,张瑚见了幺弟晓得奋发,更是感激,他知道自家父亲不行,便暗自把西小院记住了,不但此时常常着人送些仪礼,只待将来若是有了机会,要好生酬谢一番。

    他想一回院中女子人品,不由得更是惋惜,觉得嫁个白身的莽夫,简直是焚鹤煮琴。只是嫁也嫁了,却是再无办法,私下琢磨了,便让人去打听西小院主家的身世情况,打算给那女子不得力的丈夫安排个好出路,也算是替弟弟报恩了。

    且不说这一厢张瑚自以为自家做得周到,却不想西小院中,季清菱实在是十分无奈。

    她本意是不要同张家扯上太多关系,可那一个府邸为着表示谢意,回报救命之恩,源源不绝地送来许多礼赠,于情于理,自家却是不好不收。

    这种时候,坚辞等同于嫌弃与不给人脸面了。

    收便收了,却又不能不选些合适的既显得冷淡,又不显得难看的回礼。

    然则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那张家仿佛看不懂自己的示意一般,还是自顾自地同西小院来往起来,这便算了,那一个小儿张璧还时不时找这样那样的由头,由人带了跑来此处做耍,偏那一府竟无人拦着!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