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一百七十八章 利器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二十辆装着布帛、酒水的骡车,被极快地驱使到了一百余名顶在阵前的兵士后头。

    此处乃是山顶到下山之间的一小段,道路平缓,却是十分狭窄,只能由两辆骡车勉强并排而行。

    喝令着骡车按着自己的要求一一停列好了,顾延章拔出了腰间的匕首。

    他把头两辆骡子身上的绳索砍掉,对着众人喝道:“将绳索卸了,把骡子赶到后头!”

    一面说着,一面急促地对着十数名面如土色的民令道:“将这八辆车中辎重卸了!”

    民领命,手忙脚乱地爬上骡车,一坛一坛地将里头的酒水扛出来。

    顾延章不禁皱起了眉。

    太慢了!

    他打马到了那骡车门处,从里头取了一坛酒,直接在车中“啪”地一声,砸开了。

    酒液、碎坛片同里头隔开的布帛混在一处,一股酒气顿时四散开来。

    “这般卸!!”

    擅动辎重,这可是大罪!

    民们惊惶地看了他一眼。

    顾延章冷冷道:“要死还是要活,就看你们动作快不快了!”

    傻子才要死!

    只犹豫了一息的功夫,民们就你赶我赶地砸起酒坛子来,比起顾延章方才的动作,丝毫不慢,而后头的民见状,也连忙依样画葫芦,很快,两两相排,横在道路中间的八车布帛,便吸满了酒水。

    而趁着这段时间,顾延章又催着后头的民把另二十辆骡车拆了,将拆下来的木头扔到了前方的骡车内。

    人多好办事,上百人一齐动手,很快便把场面收拾妥当。

    眼见前方再撑不住,顾延章掏出怀中的火折子,迎风一招,凑到了其中一辆骡车中,火星遇着烈酒,几乎是立刻,火焰便燃了起来,烧得足有一丈高。

    “前军后退!!!”

    顾延章大声喝道。

    原本拦在前头的百余名兵士,本就已是几乎要抵御不住了,回头一看,火势熊熊,又听得他在此处指挥,几乎是逃命似的从几辆骡车的间隙中蹿了回来。

    掐着后头兵士刚刚回阵,前头蛮兵还冲在半途的空档,顾延章同他挑出来的几名民把剩下的几辆车子给点了。

    布帛吸饱了酒水,外头又是木制的骡车,里边更有许多后头骡车拆下来的木料,只花了片刻功夫,便烧得火光冲天。

    这样大的火,北蛮别说要冲过来,便是想要靠近一些,都十分艰难。

    此处乃是逆风,顾延章本来站得离最后一辆燃烧的骡车尚有一丈远,却是被火焰、黑烟熏得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丈。

    明明眉毛都要被火燎起来了,他却是松了口气,认真的看了一会面前灼热的火焰,又看了看天。

    此时乌云压顶,天尚未亮,只东方有半边灰白,这火连片而烧,火焰、黑烟冲天,又是在山顶,便是隔上二三十里,想必也能叫山下的营地看得清清楚楚。

    火烧得这样大,他便不相信,下头的人会不晓得这一处出了事!

    这一把大火一烧,其一是向营地示警,其二是阻敌,其三……

    顾延章转过头,对那扶着马**在喘气的兵士领头道:“把神臂弓取出来罢。”

    那领头面色一变,道:“那是军中绝密!”

    顾延章毫不退让:“此时取来用了,若是山下来了援兵,还能撑到援军抵达,若是不取,这火顶多能撑两刻钟,火势这般大,山下必然会知道此处有敌袭,这帮北蛮绝不会再往前行,十有**,会选原路返回,他们把这火一灭,援兵未至,别说我们的性命不保,这神臂弓也将落入敌手!”

    那领头还在犹豫,顾延章已经懒得再理会他,而是径直朝着那一百余名兵士喝道:“谁用过神臂弓,出列!”

    零零散散的,走了两三人出来。

    又有一个在队列里小声道:“俺给神臂弓上过弦……”

    “上过弦、摸过弓的,一并出列!”

    顾延章令道。

    又有两个人踏了出来。

    幸好……

    幸好不是全然没有人用过!

    顾延章转过头,点了四十名民,指着停在一侧的二十辆骡车,对他们道:“将这二十辆骡车里的东西卸了,手脚轻一点!”

    骡车上还贴着封条,被钉子钉得死死的,众人最后是用砍刀给砍开的。

    箱子一开,首先看到的是厚厚的七八层油纸,揭开油纸,一张张弓身长三尺三,弦长二尺五的神臂弓,泛着森森的冷光,便映入了眼帘的。

    很快,一百架神臂弓便从骡车中被一一取了出来,顾延章从一百一十二名兵士中选了一百人,又把民叫过来,一一给他们配对,一个民供应一个兵士,协助给神臂弓上弦。

    神臂弓用的乃是木羽箭,长数寸,头尖处磨得极为锐利。

    许多兵士都是头一回见到这军中利器,在几名用过的人的指点下,笨手笨脚地适应着。

    在一旁犹豫了半日的头领终于看不下去了,他抢过一名兵士手中的弓,站在前方,大声道:“看着我怎么使!”

    他取了一根木羽箭,上好弦,对着十丈远的地方的一颗大树,扣动了牙发扳机。

    “笃”地一声闷响,随着那根木羽箭飞也似的射出去,那棵直径足足有一尺半的大树,被从中射了一个对穿,而那箭只露出小半根木羽尾巴,正“嗡嗡”地颤动着。

    一箭之威,竟强劲至此!

    怨不得这被称为神兵利器!

    这一厢兵士、民们在努力学着如何使用神臂弓,而在对面的骡车却发出阵阵撞击声,而火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小了下来。

    虽然看不到,可顾延章也猜得到,这是北蛮在车的另一面灭火。

    这数百人都是身披暗甲的精锐,明知行迹暴露,下山便是死,绝不会再飞蛾扑火,果然选择了原路返回。

    顾延章上前,大声喝道:“诸人听我号令,排成三列!”

    兵士、役夫们整齐地排好了队列,紧张地调试着手中的神臂弓。

    顾延章看着前方骡车那逐渐变小的火焰,把手中的汗水擦掉,站到了队列的前头。

    他的心砰砰直跳,然而这一回,却是紧张中带着兴奋。

    这等蛮兵怕是死也想不到,奇袭途中遇到的一队再普通不过的押运辎重的队伍,其中居然会有这样多具神臂弓罢。

    随着“嘭”地一声响,最后两辆骡车被几根又长又大的树干捅扫到山坡下,对面数十名正在灭火的北蛮也终于露了头。

    顾延章张口喝道:“第一列,齐射!!”

    三十三根木羽箭一齐射出,汇成一条箭雨,一头扎向了对面。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