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一百七十二章 要脸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延州乃是大城,今年以来,自入了深冬,哪一日不冻死一两个人,河里捞起尸首,或因失足、或是自尽,各色缘故都有,本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平日里大家也不过议论两句而已。

    可这一回却不一样。

    死的可是顾平忠!

    自当日堂中审案过后,几乎是一夜之间,亭衣巷的顾家大老爷指使人纵火,害死了许多百姓,却又靠得阴私手段逃过了牢狱,把罪责都往弟弟身上推的事情,便传遍了街头巷尾。

    民间传话,半点不需要衙门判案那人证物证,只要有一张嘴,便能把事情给定论了。

    更何况顾平忠在堂中被季清菱用献产将了一军,又被一巴掌扇得连个屁都不敢放,外人看来,简直是是非自有公断,不需谁来引导,便人人心中有数了,早已是左一个“毒辣”、又一个“恶歹”,把他祖宗八代都问了数百回。

    这一回东涧河捞起一具男尸,立时有好事者报了衙门。

    死者身着奢贵衣衫,不需耗费太多功夫,便已是锁定了几户人家,等各处一问,果然亭衣巷的顾家老爷自昨日傍晚出门,便未再回家,家人正犹豫是否要报官,此时到得衙门一认,果然那泡的已是有些发胀,又乌青发黑的尸首,正是一夜未归的顾平忠。

    松节把打听来的话说了一回,又道:“仵作验了尸,说是投河自尽的。”

    季清菱不由自主地望了一眼顾延章。

    对方也正看向她,神色十分坦然。

    “不是自尽。”顾延章道。

    当然不是自尽。

    季清菱见过顾平忠两回,一回是初入延州城,以侄媳的身份拜见族中叔父,另一回便是前两日在堂中,两人唇枪舌剑,彼此都想把黑锅往对方头上盖,最好砸连人带锅,砸进泥里,再踩上两脚,才好永世不得超生。

    前一回还罢,后一回,顾平忠给她的印象极深,对方心思深沉,应变快速,又甚能忍,这样的人,便是遇上再大的变故,也绝不会轻易舍掉性命。

    本还打算后续要更为小心谨慎,免得对方缓过气来,再出什么恶招,谁晓得他竟死得这样干脆!

    季清菱有些错愕,她想了想,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五哥,那顾平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顾延章点了点头,道:“得罪了州衙里的一个押司。”

    他把自家在宗卷库中的发现与在州衙中的行事同季清菱说了。

    “今日我没有去州衙,就是给他时间收拾首尾,免得那人狗急跳墙。”顾延章道。

    屋中铺了地龙,烧得暖洋洋的,他本就不怕冷,此时更是只穿着薄薄的布衫,手中还持着一卷书,因是同季清菱在说话,语气十分温柔。

    他把手中书卷放下,往前倾了倾身,声音里带了一丝淡淡的紧张,问道:“清菱,你……怕不怕?”

    季清菱脑中还在想那押司的事情,此刻听得他如是说,有些奇怪,抬首问道:“怕什么?”

    “如果昨日我不说那一番话,做那一番事……今日他也不会死……”

    布局时没有怕,行事时没有慌,可此刻面对家中这一个小姑娘,顾延章却当真心中生出虚来。

    原还不觉得,如今从头到尾回想一遍,自家行事,同那等玩阴谋诡计的小人,也无甚区别了,鬼鬼祟祟,阴险狡诈的。

    清菱会不会害怕这样的自己……

    手上还沾着血……

    他屏住呼吸,看着对面那一个人,心中七上八下的。

    出乎他意料的是,季清菱面色变得十分诧异,反问道:“不叫他死,难道叫我们死吗?”

    顾延章一愣。

    季清菱抿了抿嘴,道:“五哥,当日如果不是你运气好,遇上周殿直,十有**,如今已是升了天,剩我一个人对付那七叔,我可应付不来!”

    她想了想,竟是有些愤慨地道:“死有余辜!便宜他了!!”顿了顿,又道,“五哥,他把那些百姓的房舍地产都吞了,可咱们又没有证据,他死了倒是一了百了,可那些无辜之人怎么办?被他吞走的那些个财物又该怎生处理?”

    不由自主的,顾延章心中松了口气,他不由自主地问道:“清菱,你不觉得我手段肮脏?”

    “对付宵小之辈,难道还要选手段?”季清菱睨了他一眼,满脸的“你是不是当我蠢”的表情,道,“自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来了!”

    “五哥,你怎的突然变得瞻前顾后的,一点都不大气!”

    季清菱道,口气中犹带着三分调侃。

    竟是被小姑娘嫌弃了……

    顾延章心中十分复杂,甜丝丝,又酸溜溜的,说不出是个什么味道。

    季清菱复又问道:“五哥,那顾家的产业?”

    “衙门自己会处理的。”顾延章道,“只是如今杨平章不在,我看那郑通判,实在是手腕有些乏力,怕是弹压不住这一众官员胥吏。”

    又道:“衙门收拾了亭衣巷的产业,也不晓得肥的是谁的肚子……只苦了遭火难的人……”

    季清菱想了一阵,实在是有些不爽快,道:“真叫人着恼,只是不在其位,不谋其事,却又拿他们没办法……”

    “不着急,再等等,总有垮台的那天。”

    说着这一句话,顾延章的面色变得有些冷峻。

    他看着季清菱微微蹙起的眉头,心中忍不住后怕。

    如果不是自家这一个小姑娘聪明机敏,如果不是自己回来得及时,安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想一想,就叫他不寒而栗。

    可惜自己不是官。

    可惜自己太弱。

    从前只安慰自己,不要急,不能急,慢慢来,总有起来的那一天。

    可这世事总是这般无常。

    世间生存何其艰难,没有人会等你慢慢起来。

    能遇着好人,会帮你扶你,可也有坏人,会害你践你。

    还是要起来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一面想着,他忍不住细细地看一回自家的心上人。

    这一日难得没有下雪,太阳已是挂在日中,照着满地的积雪,映得院中、屋中俱是亮堂堂的。

    小姑娘的脸带着淡淡的红晕,鼻梁秀挺,眼睛又灵动,又可爱,嘴唇像是春日里最粉嫩的两枚凤仙花瓣,用手指轻轻抚一抚,便要嫩得出甜甜的花汁来。

    她该是开心的,惬意的,不该为那等乱七八糟的事情烦心。

    只想看她笑……

    顾延章心念一动,登时便凑过头去,对着季清菱的脸颊轻轻亲了一口,亲过之后,也不退开,只是对着她的耳朵轻声道:“方才没留意,竟说我瞻前顾后……还是不是瞻前顾后了?”

    季清菱“啊”了一声,伸手捂着脸,双颊微生羞红,嘴角不由自主地勾了起来,笑着啐了他一口,道:“是不要脸!”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