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口渴(给炼炼炼小桃子的加更)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睡到一半,季清菱的口有点渴,她动了动胳膊,只觉得重得很,开口小声叫道:“秋月,我想喝水……”

    话刚落音,身后贴着的地方便动了起来,吓得她一个激灵,忙的睁开眼,把头一转。

    后头顾延章已是撑起身来,穿鞋下床,见她睁了眼,安抚道:“你且睡,我去倒水。”

    她懵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把昨夜的事情想起来。

    透过撩起的半幅床帐,抬头一看,天边才是蒙蒙亮。

    她还迷迷糊糊的,顾延章已是从炉子上提了温水,倒了一茶盏。

    他试了试水温,凑到季清菱面前,喂她喝了,又问道:“还渴不渴?”

    季清菱喝了大半杯,只觉得渴意解了大半,便摇了摇头,翻过身又睡了过去。

    顾延章拿着那杯子,忽然也渴了起来,他把剩下的小半杯水喝了,这才脱鞋下帐,重新回床上睡了。

    季清菱又睡了一觉,

    这一回她是被热醒的。

    还没睁眼,她便觉出额头上、鼻尖上一层薄汗,颈项处也湿乎乎的,至于后背,更是汗湿得跟内衫贴在了一处。

    怎的会这样热!

    一早就知道客栈里铺了地龙,从早到晚都烧着,是以她平日的垫的盖的被褥都是薄薄的,可今日这一床,怎的感觉这样重……

    一面想着,她正要翻一个身去看时辰,可腹部搭着一只胳膊,热乎乎的,也不晓得贴了多久,叫她想动也不好动弹。

    她终于忆起半夜喝水的事情。

    身后靠着一个五哥,他手脚都是发着热气,胸膛跟她的后背贴在一处,贴得她汗流浃背。

    怪不得这样热!

    被褥好似也是昨日换的,软倒是软,却也是热得厉害!

    季清菱把手伸出被子,将袖子撩上去,露出两条白白细细的胳膊透气,她想要轻手轻脚坐起身来,谁知刚起一点身,便听后头人低声问道:“怎的了?”

    “睡不惯,还热。”她把被子掀开,整个人都松了口气,又把脚从被子里伸出来,又将裙子往上拉了拉,。

    被子一掀,热气顿时便散了。

    后头伸出一只手,拿着帕子给她擦了擦额头,又往颈项处擦去。

    季清菱忙把那帕子按住了,道:“五哥,我自己擦!”

    顾延章“嗯”了一声,也不勉强,却是伸出手去解她的腰带。

    季清菱热得发晕,顾得来上头,顾不来下头,哪里防备的了他那一双又快又准的手,等猛地发现不对,那内衫早被解开大半,里头小衣服都露了出来。

    她惊得就要坐起身来,把衣服拢回去,却被摊平了身子,一只手拿着绢布在她肚腹处擦了起来。

    季清菱吓得声音都变了,忙道:“五哥,你作甚!”

    顾延章只道:“你全身都是汗,还不快擦了,若是渥出病来,须不是耍!”又道,“这般黑,我什么都瞧不见,你打后翻个身,叫我帮你擦背。”

    他说话行事一本正经,季清菱想要找理由推辞,那手早把前面半边身子都擦了个遍。

    顾延章嘴上说看不见,其实他在外,季清菱在里,借着东边微亮的雪色与微光,说看不太清倒是可能,要说看不见,纯粹就是睁着眼睛讲瞎话了。

    他屏住呼吸,先将小姑娘肚腹处的薄汗给擦了,那一只腰又细又娇,正因看不清,更是显得白玉一般。

    好容易擦了腰,忙又往锁骨两侧探去,一面拿着绢布往下滑,一面觉得虽然隔了两层布,手下依旧微微隆起,弧度不大,却是已经有些感觉……

    真是……

    简直是自己折腾自己!

    这睡一处,实在是太磨人了!!

    甚时才能十八啊!

    顾延章脑子里头尽是各色旖念,手上动作只快不慢,眨眼功夫,便把前腰后背,都擦了个遍。

    他见怀里小姑娘已是有些懵了的样子,便道:“把裙子提起来,我帮你擦擦腿?”

    季清菱只是热得有些晕头,却是没有傻,她连忙摇头,忙把衣衫重新拢好,又把腰带系上了。

    顾延章叹了口气,只觉得有些可惜。

    等到两人重新睡下,季清菱立时缩到了里头,她将被子拦在中间,只拿一角盖了小半边肚子,道:“天快亮了,早些睡罢。”

    连抱都没得抱了……

    顾延章失望极了,他“嗯”了一声,也搭了一角被子在肚子上,脑子里回想起刚刚手中隔着布帛的触感,竟是慢慢全身都热了起来。

    季清菱热,是热头脸,热背腹,他热,却是先热全身,再热其余之处。

    顾延章本还想逼着自己再睡一刻,可一闭眼,脑子里尽是不干不净的东西,别说困意没有,倒是人、身都更精神了。

    他知道这样强睡也是无用,索性翻身起来,先看一回身边人的睡态,这才下床着衣,出去练拳练鞭。

    耗了一个多时辰,直把身上多余的力气都消掉了,顾延章才喘了口气,回房把季清菱叫醒,又盯着她一同习武练鞭。

    多日不练,季清菱果然生疏了许多,早间多花了许多功夫,才慢慢将从前的感觉捡了些回来。

    顾延章却是没有教训她,只柔声说了几句。

    他看着季清菱耍鞭子,其实当真已经无心去管招式了,偶尔无意间瞥到小姑娘的腰身、后背,脑子里便不由自主地浮现起昨夜的场景。

    活了十七八年,才晓得自己居然如此龌龊!

    如此这般,日后如何了得!

    他一面自责,一面自省,好容易收敛了心神,等转头见季清菱一张脸红扑扑地对自己笑,登时心中一荡,脑子里又成一团浆糊了。

    好在他到底神智尚在,知道此时好,不如时时好,想着将来,倒也慢慢定下神来,等练过一回武,见时辰差不多了,同季清菱回去梳洗一回,吃过早饭,便一同回书房温书习字去了。

    两人都是一看书便能静下心的人,一坐便坐到了接近午时,因早饭吃得晚,俱都不饿,等到外头来人唤了,才各自脱出神来。

    “少爷,姑娘,东涧河里捞出一个人来……”松节面色有些复杂,道,“衙门已是验过了,又叫人去认了尸,说是那顾大贼……”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