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一百六十二章 双刃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那户曹长官前脚才踏出门,后脚这宗卷库房便来了一个小吏,说是通判郑霖有召,请顾延章去一趟。

    这一趟回延州,顾延章身上的正经差事有两件。

    其一,清点顾家资财,与州中确认之后,签转献书,并办转登事宜。

    其二,与徐达押运绢酒辎重至阵前。

    第二桩事暂时只用缴了文书,等州中安排便可,而第一件事,却是从头到尾都需要他的配合。

    商铺三百余处、田地七百余顷、纹银五千余,这钱财已是多至可以通天,不仅陈灏着急,就是杨奎也一样十分上心,此回特意把张户曹派回来,就是看中他多年在户曹司中任职,对田亩、籍账、产业都十分熟悉,也能在中间起个上传下达的作用。

    杨奎作风强硬,雷厉风行,他亲自交办的差事,张户曹只恨不得生出十二只手脚,从早到晚睡在衙门,早早办妥了,好赶紧回去交差,他不敢奢望得这一位平章夸赞,只求顺顺利利,不出篓子,是以一回延州,便立刻同通判郑霖汇报去了。

    按着杨奎的意思,等顾家资财清点完毕之后,需要州中大张旗鼓地做一回宣扬,鼓励延州上下齐心。

    这种事情,自然需要此时代管州城的通判郑霖出面。

    虽然郑霖事务繁多,可这是大事,即使是杨奎不交代,他也会好生处理,更何况还有张户曹在旁边看着,等着去回杨奎,是以他百忙之中,依旧是当天下午便抽出了一段的时间,特意召见了顾延章。

    换了一身衣衫,又用浓茶漱了口,重新整了整仪容,顾延章才跟着小吏走了。

    进到郑霖的公厅,他上前行礼道:“学生顾延章,见过通判。”

    顾延章一身衫,行为恭谨有礼,声音不徐不疾,满身都是士子特有的气质,此时又自称学生,叫郑霖吃了一惊。

    这难道不是商户之子吗?

    他狐疑地打量了顾延章两眼。

    通身的文气,哪有什么铜臭之味?

    “你是顾氏子弟,欲将家中资财全数献与州中?”不由自主的,郑霖的态度柔和了几分。

    对读书人,与对商人之子,自然是不一样的。

    顾延章恭身道:“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学生家人俱被北贼屠戮,钱财在手并无半点用,不若献与阵前,叫我大晋早日得胜。”

    郑霖满意地点了点头。

    忠义两全,还是个读书郎。

    “你且在户曹司中,待州衙清点完毕,办过手续,自会向朝中为你请功。”他态度温和地道。

    话刚说完,想起推官提醒的话,郑霖问道:“你是顾延章,那昨日在公衙之中,当堂献产的女子……”

    “是小人内子。”身上揣着热腾腾的,刚出炉的婚书,顾延章答得理直气壮,半点都不打含糊。

    郑霖皱眉:“那她昨日在堂中所献……”

    “也是学生家产。”

    这一句话刚落音,顾延章便见郑霖的脸色难看了些,他早知有此一着,也不以为怪,只上前半步,道:“内子已经言明,学生自不收回,只是要同杨平章好生解释一番。”他顿一顿,道,“学生家中尚有部分产业收息未有下落,更暂未确认数目,是以没有言说,此时回来已是探明,折换下来,约莫也有上百万贯,届时一并献与阵前,以代那几间商铺,想来平章不会怪罪。”

    “只是这一笔收息却在学生族中七叔手上,学生动之不能。”

    站在郑霖的桌前,顾延章的姿态从容不迫,却又有着足够的恭敬,此时更是面带歉意,拱手道:“还请通判派遣一二得力差官,同学生一并去一回亭衣巷,请出献银,也好叫早日了结此事,免得州中劳顿,也是给杨平章、陈钤辖一个交代。”

    此时此刻,听着顾延章在对面言之凿凿地说着“请出献银”,郑霖心中暗笑,那干巴巴的面皮都快要跟着绽开来。

    好个狡猾的后生!

    怎的原来未确认数目,现下便能确认数目了?

    不过顾延章的族中七叔,自然便是昨日那堂中的顾平忠,郑霖正愁找不到错处拿他开刀,这一回得人递了个把手过来,哪里还会推开。

    他满意地点点头。

    到底还要顾及自己通判的架子,也要顾及律法,他想了想,又问道:“既是产业收息,可有凭证?”

    “从前签过契纸,只是被火烧了一把,十有**已是化为灰烬了。”顾延章一副坦然的样子,直白道,“不过在下族叔亦是延州子民,向好之心同学生也是一般,想来只要好生说了,没有不认的道理。”

    郑霖几乎要笑出声来。

    好个“没有不认的道理”。

    若是对方肯老实认了,他还需要站在此处,将那一大笔家财献与州中,再向自己讨一二得力差官吗?

    不过这样醒目的少年郎,又是为州中效力,为阵前献银,便是偏帮一下,也无妨。

    多生出这一笔财,也省得州中要跟阵前打嘴皮子仗,大家各自花自己的,也免得废话。

    这样想着,郑霖道:“既如此,我且遣一人带着差役与你同去。”一面说,一面打了铃。

    顾延章站在下首,看着外头走进来一个小吏。

    坐在桌后的郑霖转过头。

    顾延章屏住了呼吸。

    一息之后,他要的结果终于出现了。

    郑霖对那小吏交代道:“去把郑显叫来。”

    后衙一处公厅之中,郑显正坐在桌后的椅子上,对着手下交代道:“既是一早便说清楚了,叫他就不要再来同我讨价还价,哪有捞人不用出钱的?同他说了,回去好生想清楚,如今正是寒冬,路边都有冻死饿死的,狱中哪一日没有一两个瘐死的犯人?若是银钱给得晚了,且不要怪到我头上,捞出一具尸首,我也嫌晦气!”

    下头那一名小吏弓腰道:“已是同他说了,只他说两百贯实在是有些多,便是现借也凑不够……”

    郑显冷笑一声,道:“叫他嫌多罢,反正关在里头的不是我儿子!惹毛了,我也不收他这点打发叫花子的钱,叫他那儿子自家上公堂去罢!反正斗殴死人,对家可是天天在街边哭,不是我派人拦着,这案子早就接了!”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