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后方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顾延章今日是傍晚才回到延州城中的,他同徐达、张户曹讨过示下,便直直回了客栈。

    他满似以为一进家门便能见着家中小儿,一颗心滚烫得似烧红的炭,谁晓得到了客栈门口,却见满地焦土黑垣,登时惊得差点连心都不会跳了。

    幸好往后一看,西小院仍是隐隐约约露出半面黄墙来,这才赶忙绕到后门。

    几名镖师仍在此处尽职尽责地守着,除了镖师,竟还有两名衙差,另有松香在门口候着,见他来了,赶忙冲上前来,也不待他问话,便道:“姑娘去衙门了!”

    三言两语把事情简单说了。

    顾延章也顾不得细听,知道季清菱并未受伤,也未吃亏,只是去指认一回,哪里还有空听松香在此絮叨,将手中行囊并另两匹马一扔,立时重新翻身上马,直奔州衙而去。

    他着急见人,可脑子还在,去州衙大门外绕了一圈,见只有稀疏几个人,便拉一个问了,得知早案子早判了,算算时间,却不见季清菱到家,路上也不见到人,多少也猜到几分,必是季父的钤辖之身叫人挖了,十有**,是州衙留了人。

    果然,一转到后衙门口,就遇上了。

    他知道凭着季清菱的身份,在州衙之中,必然会多得照顾,却不想对方竟能帮着自己讨来免役书。

    别的同样出身的小姑娘,这个年龄谁不是风花雪月,诗酒歌茶,可自家这一个,被自己带累着,开始是连每日饭食都要烦忧,后来好容易日子好过些了,又要帮着他整书理目,到得如今,还要因着他族中的恶人,被迫费尽心力,给自己求一个脱身。

    可她千辛万苦谋来的东西,自己却是没办法用上。

    顾延章一时不晓得该如何说话。

    他反握住季清菱的手,望着她的眼睛,道:“清菱,我如今奉了陈钤辖之令,回延州城押运辎重去保安军。”

    季清菱有些不解,道:“可你是受延州征召,只要州衙给了免役书,便能不去服役啊!”

    确实,顾延章如今身上之职乃是役夫,所属延州州衙,后被陈灏抽调去保安军履职,又被委派了差事,可他的征召还是发自州衙之中,只要身上夫役之职得免,自然那差事也不再存在了。

    说一句不恰当的比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有了免役书,他便能顺理成章地将身上差事交卸出去。

    他不过一个役夫而已,州衙之中,还有无数官吏可以去接管辎重押运之事,不至于少了他一人,便运转不开了。

    “清菱,咱们回到延州已经旬月了,你瞧此处规矩如何?”顾延章问道。

    季清菱想了想,道:“面上尚可,规矩皮毛仍在,只州衙有些乱得过分了。”话一说完,她就愣住了,错愕地道,“不会转运司中连一个能把活干好的都找不出来了罢!”

    顾延章深深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是该夸她聪明,还是该叹她聪明。

    他摇了摇头,道:“找得出来,但是大都已调去保安军、镇戎军,更有去接应灵州、秦凤、永兴、荆湖各路驰援的。”他与其说是解释,不如说是附和道,“纵使那些人尚在,依着我在军中看到的各项封档文书,转运司中能把活干好的,当真也不多。”

    大军未动,粮草先行。

    谁不晓得把转运之事做好了,也是大功,可为何一旦遇上战事,旁的差事桩桩都有人抢,偏这粮秣军需,每每留到最后也无人去捡起。

    烫手山芋,剥开了是好吃,可却不是人人都有一手厚茧。

    前线兵士已是接近六万,马匹也快要八千了,正与北贼白刃相接,每日人马吃喝嚼用,堆起来都能如同一座高山,这样多的物资,需要耗费多少民之力去运送,人力的征召、粮秣辎重的筹集、路途的安排、抵达时间的交织,库房的准备,都不是普通的转运司中官吏能做到的。

    更可怕的是,大晋与北蛮两军相接,押运之途并非全然安全,随时可能会遇上零散敌军来袭。

    原本延州城中那些个老于事务的官吏,却是泰半死伤殆尽了,几乎没有剩下几个。匆忙从各地转运司中抽调而来的人手,能派上大用吗?

    不用顾延章说,季清菱就已经摇起头来,道:“如此一来,杨平章这一仗不好打……”

    杨奎在阵前,他将延州城内上下交托给判官郑霖。

    季清菱与郑霖没有过太多接触,可她回到延州城已经旬月,见微知著,叫她给郑霖下一个评价,说好听点,也只能用一个“眼高手低”的词来形容了。

    这一回客栈失火之后,前后连着七八间商铺、民居都受到牵连,或为了拦断火势,被拆屋卸瓦,或给火焰一撩,烧掉三屋两舍,而为了救火,也有十多人被踩踏碰撞受了轻伤,七八人被烧伤。

    州府衙门救火结束之后,只草草安抚了民众,便不再理会,将后续责任全数抛给了客栈并街上里正安置与救济,只将力气放在审案上,想要追出那背后纵火之人。

    季清菱是见过能臣处置类似灾情的,出了走水大案,待火势扑灭之后,首要便是安抚民众,安其心,扶其业,叫其得所而居,有粮而食。而在救火中受伤之人,不但要妥善安置,还要嘉奖其行,为灭火而损失钱物的,更要由州衙出面以银偿之,这样才能令善行得以维持。

    试问,若是同城之人,看见有人为了救火而负伤,官府不仅没有嘉奖,连医药一项都不闻不问,叫人出力而无所获,还要赔上自家的康健与其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劳力,下一回再有难情,谁还会积极出头?

    而延州州衙没有管。

    这半旬以来,大雪不止,延州城内贫民、乞儿已经冻死、饿死了上百个,而患病之人也越发多了,可州衙只是简单派了些粥,这便算是了结了。

    这是郑霖的责任。

    无论是他本人太忙,没有来得及过问,还是过问了,却被下头人敷衍了过去,都是他能力不到而导致的。

    城东便有从前杨奎特意划拨出来的救济之所,只要下头人萧规曹随,情况便会好看许多。

    可郑霖连依样画葫芦都做不到。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