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一百五十四章 碍眼(月票600+)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顾延章的额头上便渗出了薄薄一层汗,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后背已经全湿了。

    清菱外柔内刚,性子极好,并不会因为自家把产业都丢出去而生气,可这却不是能遇事不商量,提前抓主意的理由。

    一会自己如实说了,她面上肯定不会有什么不高兴,可心里又会怎么想?

    就算有不高兴,为了不叫自己为难,她也只会默默压着。

    就像是如果清菱私下把两人的东西全卖了,而自己一直被瞒着,事后才被告知。

    不对,如果清菱全卖了,肯定有她的理由……

    况且卖了就卖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顾延章想了半日,举来举去,举不出一个合适的例子,总觉得无论自家小姑娘做什么,都是对的,肯定都有道理。

    可她这样做是对的,自己这样做就不对了!

    怎么办?

    要怎么说?

    肯定是瞒不住的,也绝对不能瞒。酿下错本是不得已,可之后若是刻意隐瞒,那就更不能原谅了!

    可是现在说,还是回去说,是今日说,还是明日说?

    好容易才见上面,不如明天再说?

    但是隔了一日,是不是不太好?好似一见面就坦白,才显得自己认错的心思诚意十足?

    顾延章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只觉得自己活了十多年,此时最为忐忑紧张,平日的果断多智,都已是被风刮去了天边,跑断腿也追不回来了。

    怕她心里不高兴,却不叫他知道。

    他有些心虚地看了季清菱一眼,却见对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竟是出了神的样子。

    “清菱?”他轻轻叫了一声,道,“咱们先回去罢,就要宵禁了。”

    季清菱“啊”了一声,神色不安地看了顾延章一眼。

    她也有些心虚。

    如果是到蓟县之后,她同顾延章二人共同赚下的钱财,便是全数提前献了出去,也不打紧,回来再同对方解释一下就够了。

    可那是顾家长辈留下来的产业,先不说她本人如今只是一个未曾过门的妻子,便是六礼都过完了,名正言顺了,也不好随意支配先人的遗产。

    五哥心疼自己,也许并不会多放在心上,也不会怪罪,可这到底不合适。

    情不得已不是借口。

    要不要一会好好道个歉,回家之后,写个通福,给顾家长辈们捎个信,也求个心安?

    可那通福要怎么写?

    如今衙门之上名都未登,六礼都未过完,还有家谱也未上。

    未来媳妇把产业献了?

    这第一印象似乎有些太糟糕了罢……

    她按下心中的不安,对顾延章点了点头,道:“走罢。”

    顾延章看一看天色,突然起了个心思,他转头对季清菱道:“我带你回去,骑马走得快,也好早些到家。”又道,“不是总嫌弃说从前蓟县的马匹不得力吗?这是军中的西马,跑起来便同腾云驾雾一样。”

    季清菱怔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

    从前在蓟县的时候,自己确实说过类似此地的马匹脚软无力等等话语,不过是说笑,不想却叫这人记在心上。

    她心中一暖,却是摇头道:“你这一路过来,马儿也辛苦,背着两个人,十分吃力,不要叫它那样累罢?”

    顾延章笑道:“这是才换的新马。”又道,“我们一人三马换着往延州赶路,不然也不能到得这样快。”

    他拉着季清菱的手,道:“以后有机会,给你去寻一匹大宛宝马,驮上三四人都不吃力,到时候一起出去踏青。”

    既是他这样说了,季清菱也不再推辞,两人手牵着手一路走到了那马儿边上。

    从顾延章方才丢开缰绳到现在,足足过了有盏茶功夫,那马儿留在原地,半步都没有走开,一丝声音也未曾发出,只偶尔抖抖身上飘落的雪花,显得十分听话。

    然而走得近了,季清菱才发现,自己原本的预估还是跟实际出入有些大。

    这马好高!已经同她齐肩高了!

    季清菱扶着马鞍,正要坐上去,却被顾延章越过手去,把那马鞍给卸了。

    他柔声道:“马鞍太窄了,咱们两个人坐不下。”

    他一面说着,一面把马鞍扔到地上,将季清菱的裙子两侧“嘶啦两声,一一撕开,复又双手扶着她的腰,把她托了起来。

    季清菱“啊”了一声,连忙伸出手去,扶着马背,跨坐上去。

    待她坐稳了,顾延章俯身拾起那马鞍,也不见怎么使力,一个腾跳,翻身上马,在季清菱身后坐定下来。

    他左手抓着马鞍,右手贴着季清菱的腰,把马儿的缰绳拉住,还不忘轻轻在她耳边道:“怎的腰这样细?这一阵好生吃东西了没?”

    季清菱这才有功夫消化方才发生的事情,朝前头一看,秋月并松节两人都低着头,站在不远处一动不动,似乎根本没发现这一处刚刚发生了什么似的。

    季清菱回头嗔了他一眼,小声道:“下回不要这样了,大庭广众的!”顿了顿,到底还是补了一句,“糟蹋东西!裙子才穿两回,就被你弄坏了。”

    顾延章低低一笑,道:“回头我帮你缝起来。”又道,“哪里大庭广众了,这一处就我们二人。”

    那对面秋月松节两个是什么吗?妖怪吗?!

    季清菱哼了一声,却是拿他没办法。

    两人共乘一骑,顾延章心情实在是甚好,他脚跟轻轻碰了碰马腹,那马儿稳稳地往前走了几步,很快到了秋月、松节二人面前。

    顾延章把手上马鞍往松节手里一抛,吩咐道:“我同姑娘先行回去了。”

    一面说着,一面调转马头,只一个呼吸的功夫,便带着季清菱跑得远了。

    松节接着那一副马鞍,只觉得莫名其妙,他转头看了看秋月,道:“就这样走了?”

    小屁孩,啥都不懂呢!

    秋月嫌弃地看了他一眼,道:“谁叫咱们碍眼呢!”

    松节更莫名其妙了。

    他办差一贯得力,又聪明又醒目,少爷同姑娘只有夸的份,偶尔提点一两句,也是下一回就改好了,怎么可能会觉得自己碍眼?

    难道是秋月姐觉得自己碍眼?

    可自己长得挺清秀的啊,厨房的婶娘都说自己讨喜呢!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