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一百四十三章 献与(月票450+)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顾林领了命,几乎是飞奔而出。

    延州城本就严行宵禁,今夜因为有了走水之灾,管得更是厉害,顾林按着从前顾平礼给出的巡逻图,且行且停,等好不容易到了郑显府上,天光已是大亮。

    顾平忠与郑显来往频密,顾林这边火急火燎地求见,郑显也没有太过拿乔,很快抽出空来,接了他的书信。

    拆开外封,只看了一会,郑显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他把书信撕成几片,又点火烧了,这才抬头看着面前的顾林,冷声道:“顾老大好大的胆子!这种事情,还敢来求我?!”

    “掳人还罢了,纵火本就是遇赦不赦的重罪,这一回还撞到孙越那小子手里,十有**,已经捅到郑通判跟前,便是我也帮不上忙。”把桌面上的纸灰用书卷扫到地上,郑显淡淡地道,声音中尽是不关己事的味道。

    顾林在门房里喘息了片刻,已经有些平复下来,他听了郑显的话,虽然有些紧张,却并不慌乱,而是毕恭毕敬地道:“押司,我家主家说了,您心善,是见不得人蒙冤的!”

    他顿一顿,又道:“主家并不是想要给二老爷同牢里的几个人脱困,他也明白,沾上了纵火之事,过于苛求,只会叫押司为难,是以只是想与家中二老爷见上一面而已。”

    郑显冷冷哼了一声,道:“你当人人都是傻子吗?昨夜顾老二被抓,打今日起,整个延州城里头,上上下下都会盯着亭衣巷,他顾平忠就是一泡裹了糖的屎,虫蚁蚊蝇,个个都绕着他,还想去探监牢?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不用主家同他们见面!”顾林连忙又道,“若是方便,叫小的去一趟,若是不方便,请押司只叫信得过的人带一句话也成!”

    郑显皱了皱眉头,张口就要拒绝,却听顾林急急又道:“押司,主家说了,那顾五家中所有资财,等得了手,他分文不取,全部舍与押司!”

    郑显的嘴张到一半,忽然又慢慢闭上了。

    这可是顾清峦的身家!原来延州城内首屈一指的豪富奢遮!

    只帮他带一句话,就能得这样多的好处,虽然要顶那一丁点的风险,可也并不太严重,又何乐而不为呢?

    见郑显迟迟没有说话,顾林有些着急,他上前半步,又不敢催促,只好焦急站在一旁,等着回复。

    “要带的是什么话?”

    郑显想了想,慢悠悠地问道。

    顾林终于放下心来,凑到郑显桌前,躬身道:“请押司寻人帮着带一句话给二老爷,就说‘多多保重,家中上下,我尽会打点,四时香火供奉,绝无断绝。’”

    郑显听了此话,面色一惊,半晌才哈哈一笑,道:“好个顾平忠!好个兄弟情谊!好!好!这话,我帮他带了!”

    他一面说,一面心中暗叹。

    都说商人无情,果然如此。

    怪不得顾平忠生意能做得这样大,当真不是凭的运气。

    知道弟弟被抓了,也知道沾上了纵火案,又撞到了通判郑霖手里,此时无论如何都跑不脱,为了防止自己被拖下水,索性舍弃亲弟,那顾平忠也要保住自家的一条性命。

    断臂而逃,断尾求生。

    这样的人,倒是值得帮上一帮。

    郑显话刚落音,顾林立刻跪在地上,行了一个大礼,道:“主家说了,到手的顾家资财,他已是写好了契纸,过了这一阵风头,就把契纸送到您府上,等您选好受契的人,再上衙门去誊录。”

    郑显满意地点点头。

    不待他问话,郑林又道:“那未收到的顾五的家财,等州中公文下了,押司再看如何处置,我们主家只要得您一声示下,全凭吩咐!”

    都这样醒目知机了,郑显哪里还会有什么意见,果然点点头,道:“你且回去罢,莫要叫人瞧见了。”

    等顾林行过礼,告辞而去之后,郑显坐在椅子上想了一会,这才起身换了衣裳,匆匆出了门。

    且不说这一厢顾平忠为了保命,舍出了已经吞入口中的肥肉,而另一厢,在距离此处十多日路程的保安军中,顾延章与周青一同站在都钤辖陈灏的面前,汇报这一次行程的情况。

    以顾延章的身份,其实并没有资格进到此处听令,全是周青提携着,才把他带了进来。

    行军很顺利,不但援兵按时到了,押运的辎重同军械也完完整整,只损失了一点粮秣与酒水,比起往日来,已经是极低的损耗了。

    陈灏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又对周青道:“你安排一下延州粮秣的后续转运,不要叫转运司那一群颟顸再插手了。”语毕,转向顾延章道,“你跟着回延州,将下月的绢银、酒水押运过来。”

    顾延章点头应是。

    周青听了陈灏的吩咐,有些为难,道:“此时回延州,再回阵前,必是已经开战,运着绢银,又没有什么护送,若是遇上北蛮,岂不是麻烦?”

    陈灏道:“你自分派两百兵丁护送,等到了地头,再行安排。”便不再就此事说话。

    两百个兵丁,算上押运的夫役,已经快有三百来人,只要不正面遇上北蛮,便不会有什么大事。

    周青应了声是,领了命,取了文书,直接递与一旁的顾延章。

    诸事分派完毕,陈灏的脸色便和煦起来,他看了看顾延章,道:“你方才说有事寻我帮忙?”

    顾延章双手接过周青递过来的文书,好生收起来之后,才上前两步,作揖行礼,道:“钤辖,眼见战事在即,在下虽非兵士,也想为军中出一分力。”

    陈灏笑了笑,道:“不需上阵,你在后方运转,一样是为战事出力。”

    这是把顾延章当做了想要上阵抢功的少年郎。

    顾延章并不着急否认,而是继续道:“延章家中尚有延州城内商铺三百余处,田地七百余顷,银两五千余,愿尽皆献与州中,为战退北蛮出一份力。”

    他话一出口,方才还一脸轻松的陈灏登时将笑容僵在了脸上,而站在一旁的周青,更是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顾延章腰背笔挺,如青松一般站立在陈灏眼前,神色恬淡,声音不徐不疾,仿佛自家刚刚说要献出去的,只是几枚铜板。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