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一百三十五章 联手(月票350+)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松节得了季清菱的吩咐,重新出去推拒了一回,这一次他态度强硬,只说家中夫人哭得死去活来,一个外人也不肯见,还要来人去把那送信的人找来,说夫人有令,叫他们“把车辇拿去抬了那送信的过来!”。

    他才把话说完,在场众人都变了脸色。

    马车停在客栈的西门口,正对着季清菱住的小院门,一个中年妇人见松节在说话,便径直朝门里走去,边走还边道:“怎么能让主子哭得死去活来!这种事情,定是要好生劝劝,你们年轻人不晓得,还要我们上了年纪的才知道怎生言语!”

    一面说,脚步将将就要跨到门里。

    她一只脚才抬起来,还没来得及落地,就见眼前一股残影,接着抬着的那只脚一痛,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一时众人都往这边望了过来。

    那妇人差点把门牙给磕破,手心被地擦掉了一层皮肉,嘴边也破了,抬头一看,门里头左右两边各站着两个壮汉,比起寻常人要高了一个头还有余,生得十分魁梧,此刻都冷冷地盯着自己,眼神凶恶。

    松节已是急忙走了过来,道:“这位婶子,你这是作甚,非请勿入,这道理难道竟是不懂吗?!擅闯民宅,按律令,若是被屋主错手杀了,杀人者都不用坐大牢的!”

    又对几个壮汉拱了拱手,道:“劳烦几位了!”

    说着把那妇人拉了出去。

    有了这一个岔子,虽是费了许多口舌,到底还是把人给打发走了。

    松节回到院子里,径直去了季清菱房中。

    季清菱正在听松香禀话。

    “的确每个房间都有摆放木桶,说是为了防走水用的,只是不如我们这边大,别人房里的,都是寻常木桶,一间放两个。”

    “也有其余防走水的物什,如今都堆在后院之中,我去看的时候,还有许多客人在旁边围着,指指点点,都在谈论前阵子东大街走水的事情。”

    他把客栈里头其余的防走水布置简单说了说。

    季清菱见松节来了,叫他站到松香旁边去,想了想,对着松香嘱咐道:“一会你去隔壁街上,有一间叫‘顾家杂铺’的,你换身装扮,路边找两个小孩,一个叫买二两灯油,一个叫买两个火折子。”

    松香一愣,道:“那不是亭衣巷的产业吗?”

    上回季清菱叫他去查顾平忠的家底,他把明面上的都打听了出来,其中有一间就是‘顾家杂铺’,里头卖些柴米油盐、蜡烛灯油、针头线脑的,看起来并不是特别起眼。

    季清菱点了点头,道:“对。”

    她看了看天色,道:“早点去,不要叫那铺子里的人瞧见你。”

    松香有些狐疑,但他在顾延章身边待久了,早养成了办事的时候不多问的习惯,很快领命走了。

    季清菱转向松节,道:“你会不会喊话?”

    松节有些莫名其妙,道:“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季清菱道:“如果有人纵火,你把人逮住了,带到别人面前,你要怎么喊,才叫人信你?”

    松节道:“那人都纵火了,还用怎么喊,直接带出去……”他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呆呆地看着季清菱,口中喃喃道,“姑娘……”

    季清菱点了点头,道:“你想想怎么说。”又指着一旁的秋爽道,“你把她当纵火的,就在此演练一回罢。”

    余下的三人俱都有些惊愕,一齐看着季清菱。

    季清菱并无意瞒着她们,把前几回顾平忠的算计都列了一遍,又道:“为着钱财,如今已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亭衣巷那一处应当不会善罢甘休。”

    她把今日来了两个妇人的事情说了,又把对方的破绽之处说了,才道:“暂且还不晓得她们是要作甚,但这样鬼祟,除却亭衣巷出来的,再不做它处作想,特意安排过来,定然是别有所图。”

    “那边府邸不会放过五哥,不会放过我,如果当真出了什么事情,你们是顾家的下人,怕你们出去乱说,还不晓得会怎么处理,远远卖掉已经是最好的出路,更有其他的法子,叫你们说不出话来。”

    “这一回你们不单是在帮我干活,也是在自救。”

    季清菱郑重其事地道。

    有时候,藏着掖着,不如开诚布公。

    她确实是要做坏事,可这全是为了自保。

    季清菱忍着亭衣巷那一个七叔同一个八叔很久了。

    如今顾延章不在家,顾平忠与顾平礼把她当软柿子捏来捏去,但她也是有脾气的!

    这十来二十天,自家已经频频示弱,可不但没有叫他们放慢手,反而小动作还越来越多了。

    既如此,倒不如踢一脚回去,不管能不能起作用,至少叫他们知道,就算是兔子,惹急了,那一口小平牙,也是能咬人的!即便咬不出血,也能把人磕疼了!

    况且她并没有骗人。

    为了钱,顾平忠又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多年的恩主之子,还是族内的侄儿都能下黑手,杀几个仆役而已,眼睛都不用眨一下。

    出乎季清菱意料的是,本以为听了自己这一番话,在场几人应当会惶惶不安一阵,最后才能慢慢接受,谁知松节只过了一息功夫,便把袖子口一撩,与其说是紧张,不如说是兴奋地道:“姑娘,我们要怎么做?!”

    十四五岁的小子,有些地方的毛都没怎么长齐,心中却一样有着或深或浅的侠义之梦。他遇到这样的事情,因并未临到头上,其实当真不怎么害怕,只觉得刺激。

    有了他带头,秋月与秋爽也很快反应过来,插嘴道:“那我们要做什么?”

    季清菱将自己的计划细细说了。

    三个人听了,围着讨论起来,你问一句,我说一句的,越说越是激烈,倒把季清菱晾在了一旁,聊到后头,竟当真凑出了一整套法子,不要别人插嘴,各自都已经分派好自己的角色、话术、动作,摩拳擦掌的,好似有种联手去对付大坏蛋,为天下开太平的豪情。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