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一百三十一章 水桶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一朝离了定姚山,顾延章果然片刻不歇,日夜疾行,等同行伍会合之后,全力协助打点兵士后勤行军,只盼早日到那永安军中,同都钤辖陈灏呈情请命,凭着互利互惠,把延州城内魑魅魍魉结果了,以免自家日日夜夜思挂不停,只害怕家中小儿那一处会出个什么岔子。

    他只行其事,不得其职,名目上只是一个调来协助运转的役夫,同其余押送辎重粮秣的贱役并无甚区别,实际上却干着转运司官吏的差事。

    这样职不匹事,刚开始时难免惹得许多人不忿,亦不少想要使绊子的,幸而有周青在后头站台,而原本负责这一摊子的几个人早已犯了众怒,不敢太过明目张胆。

    顾延章从前做那一份转运章程,本就花了大力气去拟写,将方方面面都想过了,后来从蓟县到延州一路,更是得了许多经验,还有季清菱在旁点问各种问题,且修且补,比起从前,又是更添进益。

    这一回从延州到定姚山,虽然只是打点五六十人的行宿,却叫他试了一回手,此时面对着五六千人的队伍,不但不心慌,反而升起一股子志气。

    他本就是越遇大事越沉着的性子,见原本的官吏没有怎的交接,也不干活,只在旁边看笑话,便直接将那几人踢开,自家直接分派役夫干活。开始两日撑了过去,后头便有条不紊,游刃有余起来。

    后勤之事说大不大,好的时候不会得人夸,只当做理所当然,坏的时候却叫人立时就能被人注意到。他赶巧遇上了这一回,兵士被折腾了许多日,乍得由俭入奢,短短几天之内,食宿改善如此之大,少不得被拿来议论一番。

    此番乃是急行军,负责后勤打点的就是那几人,多了一个,少了一个,明眼人人一眼便能瞧出来,又哪有什么秘密。自此永安军这一拨兵士中,上上下下,泰半都知晓了有一个被借来协办后勤之事的役夫,手段行事,十分了得。此事提过不表。

    且不说顾延章日夜不停,忙着协理后勤之事,他面上沉着从容,内里却是心急如焚,只恨不得早日去到永安军驻地,再立时回那延州城,而另一头,季清菱也是一样的担心着急。

    寅时刚过,她简单吃过早食,便在面前摊开一张两尺见方的舆图,又拿一张白纸,一支笔,在桌上空余的地方写写画画。

    秋月在一旁帮着磨墨,看了半日,似乎是看懂了,问道:“姑娘这是在算少爷此刻到了哪一处?”

    季清菱摇了摇头,道:“走了这样久,虽然一路都是冒雪,也早该到了。夫役服两旬,若是安安稳稳,再过上四十余日,便能回来了。”

    然则当真能安安稳稳吗?

    随口同秋月应和了两句,季清菱在心中却是忍不住苦笑。

    这话也只能嘴上说,心中是半点也不敢相信的。

    她忧心忡忡地看着眼前的舆图,把其中几个山谷、狭道的名字都抄了下来,一时之间,竟有种冲动雇几个镖师过去看一回。

    当日顾延章匆忙去应役,吩咐松香掐着点去顾府送信,等到信那样晚送去了,那一处依旧并没有半个人去代役。

    这是想要做成逃役的事实了。

    既然一心想要置人于死地,哪里会只有一招。

    季清菱换了一支朱砂笔,单独圈出三四个山头的名字这几处路险山陡,人迹罕至,若是谁要在半途之中行加害之事,最是方便不过了。

    想要五哥的家财,首先得要把人给弄死了。

    应役之时死不了,还有路途之中,还有矿山之中,乃至服完役,回来的路上都能叫人下黑手。

    虽然知道自己这个举动并没有半点作用,季清菱还是忍不住对着那纸圈圈画画,涂来涂去,算着从这里到那一处要多长时间。

    秋月多少也猜得到几分自家姑娘的担心,她道:“不若叫松香去一趟定姚山,看看少爷如今情况如何?”

    季清菱摇了摇头,把笔重新放回了笔架上,将那纸揉成一团,扔到了一旁的竹筐中,道:“算了,并不顶用。”

    无论是镖师,还是松香松节,都不顶半点用。这一回乃是押解军需辎重,途中闲人不得窥探,等到了定姚山,更是军需重地,等闲不得轻易进出。

    况且就算进去了,能时时守在五哥身边,看顾他不被算计吗?

    季清菱转头看那一幅延州城辖下舆图,盯着定姚山一点米粒大的地方不放。

    按着原来的事迹,应当是不会出任何问题,也不会有任何闪失的,可是自自家来了,凡事都未曾按过原来的轨迹,那这一回,又会不会有什么变数呢?

    一瞬间,季清菱竟然有些后悔起来。

    如果当初自己没有提议回延州,而是让顾延章老老实实在蓟县应考,说不定也能得一个状元,又哪里有此时这些事情!

    她有些心烦,虽然知道顾延章身怀武艺,又能随机应变,以他之能,便是绝境,也许也能寻出一两丝生机来,可却怎么也放不下心来。

    一点忙也帮不上,只能在此处干等,好生烦躁!

    正要转头叫秋月,突然听得外头一阵轻轻的扣门声,抬头一看,原是秋爽站在门口,道:“姑娘,店家派了两个婶子过来,说要在屋里放几桶水。”

    季清菱一愣,道:“放水?”

    秋月忙道:“是我昨夜忘了说,店家才来找,说是因着这一阵城内接连走水,好几处街巷都烧得甚是厉害,为着预备,衙门要各处商家放几个大桶进各个屋子,当真有了不好,也能做个用场。”

    既是衙门要求,季清菱“哦”了一声,点了点头,道:“你跟门口的几位大哥说一声,若是没什么问题,便叫她们拿进来罢。”

    秋爽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没过多久,便见两个妇人抬着一个水桶进了房中,季清菱打眼一看,不由得有些惊讶,道:“这样大?”

    那水桶足有大半人高,快要两人才能环抱,拿来做浴桶都行了。

    听她说话,其中一个妇人笑道:“姑娘莫要笑话,这桶小了,水装得就少,当真有了什么事,只有嫌小,没有嫌大的。”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