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一百二十章 出发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正卯时分,延州城州府库房外的大街上,五十一名役夫正排成队列,站在骡车旁。

    稍远一些,一名衙前、一名衙门的差役则是拿着名册,在点人头。

    衙前服的是衙前役,同普通的夫役不同,乃是一等户充当,一样是破家灭门的差事,比起普通的夫役,并不好到哪里去。

    这一路,夫役只要负责运送辎重,到了地头,诸事都不沾他们身,卸下东西,登过名,转身去挖矿就算完了事。

    可衙前役却是要担待所有辎重的损耗,等到了定姚山,若是途中物资稍有闪失,所有折损,都要由衙前一力承担。

    而所谓的“闪失”多寡,全系于监理库账的管勾一身。

    定姚山与延州之间,快马加鞭,也要三四天功夫,押解这这样多的物资,没个**日,是到不得的。山长水远,车上又是酒水、银绢等物,有个破损,再是正常不过。而破损算定责多少,需要赔付多少,全由监理库账的管勾来决定。

    他说你要罚银五十两,哪怕你一车的东西,连十两都不值,你也得老老实实破财消灾,不然十几棍子打下去,钱财是保住了,性命却是保不住了。

    幸而衙前役平常都是由一等户充当,散尽家财,约莫还能保得住一条小命。

    此刻,这一回的衙前役陈顺愁眉苦脸地拿着名册,想要点人。

    他乃是延州城内一名农户的长子,祖上传下来些田地,每年靠着种地有些余钱,勉强充上了一等户,不想这一回征召衙前,便被分派到了他家头上。

    陈父已经年近六十,自然不可能再去应役,只能陈顺自家上了。

    他家虽然是一等户,可有着五弟三妹,却没太多余钱,自然不可能叫他去私塾进学。

    陈顺拿着几张花名单子,翻来覆去,只识得几个大字,要点人,半分能耐也无,只得讪笑着,把单子递给了在旁边站着监督的衙门差役,又从袖中拢出一把铜钱来。

    差役收了他的钱,倒也厚道,对着名字一一念了,叫下头夫役一个个喊到,读到最后一个,连着叫了两遍,依旧没有人应答。

    他皱着眉头,就要生怒,叫道:“顾延章何在?!”

    话刚落音,队尾一人出列两步,拱一拱手,朗声道:“在此。”

    陈顺循声望去,其人身形高大,只身着一身单薄的袄子,虽是数九寒天,却不见丝毫瑟缩之态,双目迥然有神,肩张背挺,叫人一看便心生好感。

    除此之外,他拱手行礼的姿态,也十分好看,周身更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在。

    陈顺只是个农夫,延州又一贯文气淡薄,不曾让他见过几个读书人,自然分辨不出来,那人周身的气质叫做“文墨之气”,又有一个说法,叫做“腹有诗书气自华”。

    但他长着眼睛,也分得出好歹,只觉得这人怎样看,都不像是个普通的役夫。

    而旁边点名的衙役见了顾延章,也愣了一下,似是没想到在役夫之中,也有这等人才,他点了点头,面上怒气散去,露出一个和气的笑,挥了挥手,示意顾延章可以退回去,这便转身对陈顺道:“人齐了,出发吧。”

    陈顺连连道谢,转头同役夫们招呼了一声,带头前行,五十多车辎重跟在后头,蜿蜒成一条长蛇,奔着城门而去。

    站在队伍最后,待旁人都走得差不多了,顾延章才转过头。

    此时不过辰时一刻,又是在偏僻的州府库房处,道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北风呼啸,卷起地面上的落叶与尘土,越发显得冷冷清清。

    顾延章仔仔细细地扫了一遍后头空空如也的道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本还想顾念一两分亲戚情面,既如此,只能以直报怨了。

    他回过头,大步追上前面的骡车,开始计算起这一路的行程来。

    而在他的视线之外,州府库房一旁的角落处,顾平忠与顾平礼站在里头,两人的神色都有些难看。

    站了一早上,顾平忠毕竟年纪大了,脚有些僵冷,他扶着旁边的墙,咬牙道:“竟是我看走了眼不成……”

    本以为这一回那顾五不会来,已是准备好待那衙役多发几次问,便叫弟弟顾平礼上前诬他逃役,不想,这人竟突然来了!

    天气甚寒,有什么话,顾平礼也不想在这里同兄长说,他朝后头招了招手,自有仆役牵了马上来,两人各自上马回府。

    才进了中堂,便有小厮上前道:“老爷,前日那一位顾家少爷叫人送了封书信过来,说要着急交给您。”

    顾平忠连忙接过,两下拆开了,等看完里头的内容,不由也有些狐疑起来,把那书信传给顾平礼,道:“他这又是什么意思?”

    原来那信是顾延章写来,开头就是一通答谢,后来又说回家同内子谈过之后,决定还是自己去服夫役,以身报国,别无推脱云云,又说因为是前一天半夜才决定,来不及再亲自上门解释,便叫人送信过来,自己先去地方报到了。

    他这一番解释合情合理,却又处处透着古怪。

    顾平礼看完了信,不由得道:“好似,并没有瞧出来?”

    顾平忠二人方才隔得有点远,没有看清前头情况,自然也瞧不见顾延章那一番应对与形容,若是叫他们瞧见了,说不得,至少不会那样将他看轻,只做一个头脑简单的武人看待。

    不过,无论实情如何,那顾五又到底有没有将自己的心思看穿,顾平忠都不甚放在心上,他道:“别管他什么意思,定姚山那边,你可是都知会清楚了?”

    “已是办妥了。”顾平礼点头,复又有些心疼地道,“现去定姚山,一来一回已是来不及,我同孙家老二说了,他代他哥哥开了大价钱,说什么死了人,在管勾面前须不好做,没个一千贯,再不肯答应。”

    顾平忠咬了咬牙,道:“给他!也不怕被噎死!就当给他拿去买坟地用了!”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