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再见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这一位族叔,看来日子当真过得不错。

    顾平忠从前投在顾清峦手下,刚开始只是在铺子里做一个普通的货郎,慢慢才冒了尖,等到后来帮着走商线,已是许多年后的事情了。

    顾清峦对手下人一直很宽厚,给的银钱并不少,可若是说那顾平忠靠着从前的积蓄,能在才收复不久,劳力、物资奇缺的延州,于短短的大半年内建起这样一处精致的府邸,便不是从前那点银钱能做到的了。

    顾延章在心中把这位七叔又高看了一眼。

    按着昨日对方话语中的意思,这应当是他这几年在附近州县经商得来的,当然,定然也昧下了不少从前顾家的家资。

    毕竟他最后走那一回商线,所得的资财,远不止他说要交还给自己的十倍之多。

    顾平忠不知道是有恃无恐,还是觉得顾延章不通世事,只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少年郎来骗,并不知晓顾延章虽然少时十分捣蛋,却并非全不管事,又兼脑子好使,过耳的事情,全不会忘记,又跟着跑过几回商,对家中的资财、各种进项,都有个谱在。

    顾延章站在外边想了一回,不多时,就有人来应门,接了帖子,把他请进去客房。

    顾延章想了想,揣摩着路上镖局师傅的坐姿坐了。

    顾平忠很快就走了出来,他步伐匆匆,面上带着笑,见顾延章右腿搭在左边大腿上,一手靠在桌上,背靠着椅子,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那笑意更深了几分,忙上前道:“可算是来了,早间我一醒来,就想着你,已经叫下人把旁边西北处的院落收拾出来了,走,咱们去瞧一瞧,若是看得上眼,这几日便搬过来罢。”

    顾延章连忙摇头,道:“便不麻烦七叔了,若是我一人,搬过来也无妨,只是家中还有一位,却是不甚方便。”

    顾平忠皱着眉头道:“有甚不方便的?又不是住在一处,你且先随我去瞧一瞧,等看了地方,再来推拒也不迟。”

    说着一马当先,便在前头带起路来。

    顾延章见他这作态十分不对,有心想看看这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也不再多话,依言便跟在了后头。

    顾平忠一路走,一路吩咐旁边跟着的小厮道:“去把少爷叫过来,说他兄弟来了。”又转头对顾延章道,“你们二人年龄相仿,又是族亲,好生亲近亲近,互相带契一番,都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旁的人再好,也不如我们这些有个亲缘在的。”

    又道:“你年纪小,不似我这样的老人,不要嫌我絮叨,等你年纪大了,自然知道我这话中感情深意。”

    顾延章感激地笑了笑,好生谢了一番。

    两人并行走在路上,你来我往地聊了几句,多数是顾平忠问,顾延章答,偶尔顾延章问上几句,都是不相干的问题,越发显得这人没甚心机。

    顾平忠自昨日见了这一位侄儿,又见了那一位侄媳,心中一直甚美,今日再见之下,观察了几处细节,更是暗喜,他面上并不露声色,把自家想要知道的都塞在各色话里问了,等了解得七七八八了,再无忧虑,道:“我听下人说,你坐的马车过来?是那马腿脚不够得力,还是另有缘故?不如我给你配几匹,免得出入都是马车,叫旁人笑话!”

    大晋风俗,有钱人家男子出门多骑马,没钱人家男子出门不是行路,便是骑驴,少有坐马车的,怕被人说女子气重,不够勇武。顾平忠早叫人盯着顾延章一言一行,自然不会把这事给忘了。

    此刻说来,是觉得这侄儿从前甚是爱武,没道理如今人高高壮壮的,反倒去坐马车了,甚是奇怪。

    顾延章把途中的事情说了,他掐头去尾,只说是一行人路上遇到大虫,同十多个壮勇一起上前撵走,并不提救人之事,还把自己夸了又夸,全然一副少年人爱出风头的样子,最后才道:“可惜被那大虫抓了一大爪子,背上伤得甚重,大夫说,伤到骨头了,一两年内都不得大动作,骑马也是不行的。”

    顾平忠听了,心中只差笑出声来。

    伤得好啊!

    既有旧伤,打发起来,便更省力气了。

    他心中得意,面上却是着急道:“那大夫好不好的?别是胡乱说的!”又把眉头紧皱,“待你安顿下来,我再去请名医来看,不要叫那卖狗皮膏药的乱耽误了。”

    两人说一路话,不多时便到了一处地界,乃是与顾宅半接半连,另有小墙小门隔开,三进的房舍一处,虽然不大,但是五脏俱全,住上一二十个人,并不成问题。

    顾平忠笑着道:“我昨日去你那一处,就觉得甚是不爽,你家两个,都是小夫小妻的,又无长辈,跟的下人也个个都年纪不大,看起来没甚得用的。等搬了过来,我拨五六个人熟手的过来,到底也要几个年长的健妇在身边带着,一则帮做个粗活,二则也晓得些人事,免得有些什么,四处没个地方问。”

    他这一心一意要顾延章迁到家中,其实盘算多得很。

    按着州中行文,这几日役夫便要去衙门点卯报到了,早些把这侄儿全家搬进来,也算是将人放在眼皮子底下,不容易跑脱了,也不容易走漏了风声。

    等那顾五去应了役,还不知道死在哪一处,若是那侄媳不在自己家中,拿捏起来,到底没有那样方便。如果迁了进来,许多地方都便宜,自家好生打点照顾一番,在她面前有了个好面孔,将来同她说了丈夫亡故的事情,再说他嫁,也容易。

    还有一则,此时拨几个自家的健妇过去照看,到时候若是肯另嫁倒好,若是不肯,寻死觅活的,也有人拦着,要强娶进门来,也是方便。照着从前的说法,便是取一个“软禁”之意了。

    反正只有几个小厮小丫头,都不甚顶用的,又是在自家房舍里,关起门来,谁又管得着。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