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九十三章 担心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张定崖咧嘴一笑,道:“哪里有什么麻烦,相逢即是有缘,难得有此机会搭得上手,也是我们两处的运道。”

    语毕,果然从袖中取出一个装着粉末的小瓷瓶来,他将那粉末倒在顾延章的伤口之上,片刻之后,还在慢慢冒着小血珠子的伤处就渐渐止住了血。

    一时松香也用重金并马车把那镇上坐馆的大夫给请了过来,那人须发皆白,脸面倒仍是红光满面的,生就一张良医脸,叫人一见之下,心都放下来一半。

    那老大夫进了门,问了病人,自上前去望一回面,看一回伤口,诊一回脉,等听了季清菱说完来龙去脉,又重新诊了一回脉,道:“不妨事,看着厉害,其实并未伤到骨头,病人体格好,我开两剂药吃下去,待烧退了,好生将养一阵,就又回了原样。”

    他一面说,自药箱里取了纸,就着桌上的笔墨,三下五除二,就写出一个方子来。

    季清菱忙接过了,低头看来,她从前久病,虽不至于成医,却也懂些药理,看完一遍,见那方子上下了香附又下了柴胡,不由得问道:“怎的有疏肝理气,调胸泄胀的药材?”

    那大夫道:“这一位心胸激荡,想是白日打了大虫,心中情绪大起大落,又不晓得有什么事情多日积着,这一回发了出来倒好,一并把邪气散了。”

    他看一眼季清菱,又看一眼张定崖,实在拿不准这一处谁做主,便也不再去分辨,索性一并说了,道:“叫病人好生养病,瞧着是心胸开阔的面相,怎的这一回脉象这样乱!”

    心胸激荡……

    脉象乱……

    季清菱的心不由得一紧。

    顾延章为什么会心胸激荡……

    还不是因为……

    她此时无暇他想,只把这一出寄在一边,问了那老大夫许多照料伤口的问题,又道:“若是待要行路,将病人放在马车中,可是使得?”

    那大夫道:“倒是不要紧,不要叫他乱动,破了伤口便好。”

    他又轻轻捻了捻顾延章腰间的药粉,放在鼻端嗅了嗅,道:“这药倒是不错,依旧用了罢,我就不给他开伤药了。”

    这回不待季清菱说话,旁边站着的张定崖便急急道:“我这里还有多的,十瓶八瓶都有,只管用!”

    季清菱并不拒绝,感激地道一回谢。

    一时药方开好,药也抓过来了,付过诊金,季清菱把那老大夫送出了门,交给松香带去给那几个镖师看伤,又安排秋月带着人去借客栈的灶台来煎药。

    等回了房,她对那张定崖郑重道:“张家公子,今日多谢您了,家兄身上有伤,此处又是旷野小镇,没甚东西好备,本想预一席酒菜请您吃,如今也做不得了,我已经叫家中厨娘烧了些菜,须臾便好,只没个陪席的,还请见谅。”

    张定崖略有些局促地道:“不消如此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他听到要去吃席,旁的没有想,倒是想到此刻出了门,再要进来不容易,难得这样好的一个机会,能叫这顾家兄长对自己另眼相看,若是放过,岂不是太可惜了。

    他脑子里打了一个转,道:“顾兄此时还未见好,顾姑娘你也未曾吃罢?不若我留在此处,同你家下人看顾一回,待会你吃过了,再来替我。今夜我便在此住我经得多,也晓得怎么照料人。”

    季清菱怎么可能答应,她连忙摇头道:“太麻烦您了,真的不要紧,这边尽皆打点得开来,您先去吃了席,便回屋歇息罢。白日那般辛苦,好容易落下脚来,还拖得在这一处帮了许久的忙。”

    张定崖终于得了这一回献殷勤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忙道:“你们这上下一行,瞧着人多,倒也不多,未必排布得开来,有我在此,多一个人也多一个用。”

    季清菱见他一心想要帮忙,也不好当面拒绝,便把秋月唤了过来,就在此处一一分派。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她叫秋月将人分作两拨轮番去吃饭,其余人等各做了安排,又把小二叫来,把下头几日的房钱都付了,还特意给多了点柴禾钱,请厨房夜间不要关门,预着顾延章要半夜用热水。除却这些,还吩咐了许多话下去,这一个做什么,那一个做什么,约莫什么时候启程,需要采买什么,填补什么,方方面面,有条不紊。

    等到事情吩咐完毕,她转头对张定崖道:“张家公子,我家厨娘做的一手好菜,您当真要去尝一尝,若是临时有事,我再唤人去请您,可好?”

    张定崖最见不得这样落落大方,又行事分明的姑娘,他站在一旁,看得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欢喜了又欢喜,被她这样又委婉又体贴地一撵,明明晓得方才这小姑娘一副做派全是给自己看的,也根本再没办法死皮赖脸下去,果然高高兴兴下去吃饭了。

    好容易把人赶走,季清菱忙走到顾延章床边,伸手去摸一摸他的额头,果然还是热,忍不住便转头叫秋爽去叫人找些凉井水上来。她见顾延章身上还穿着骑装,晓得这样肯定不舒服,又吩咐旁边侍立的松节给顾延章换一身宽松的衣衫,再用热水擦一回身。

    她交代完这个,又交代那个,算半日时间,觉得那药煎得怎的这样慢,若是来不及吃下去,烧得坏了可怎生是好,脑子里又想一回方才那老大夫吩咐的几桩事,说要多久换一次药,注意忌口云云,早把白日间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只一颗心上上下下,全担心床上躺着这一位哪里不舒服。

    顾延章睡了一会,半醒之间,只觉得全身都极为难过,这一个姿势更是不舒服,便要掉头翻身,吓得季清菱忙用手把他压住,低声叫了他一回。

    他睡了一阵,力气稍微回来了两分,此时睁开眼睛,只见季清菱坐在床榻边上。

    顾延章看一眼天色,又见屋中点了灯,不由自主地便拧着眉头道:“这样晚了,怎的还不睡?”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