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八十三章 救人(五更)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有现成吃的在一旁那老虎都不顾,看来不是为了吃食而来的了。

    车厢内尖叫、惨叫声不绝,那大虫碍于扑不进去,只把头从车窗处钻了,扒着个爪子在里头胡乱撕咬,看这样子,是再拖不了多久了。

    两名镖师握着重棍往前行,也不敢多接近,就怕引火烧身,而另两名则是拔箭去射那两只大虫,谁晓得这虎虽大,却是机灵得很,一歪一躲,借着皮毛的滑顺,便把箭矢闪开去了,一心一意只往车厢里扑。

    此处人太少,虽有些壮丁,看他们那怯怯懦懦的样子,别说一同上前打虎,不帮倒忙就不错了,全是不得用的。

    最好的办法,便是回头去叫人来救。

    只是此地距离方才民聚集之处,一往一返,等叫了人来,少说也要一个多时辰,到时候别说救人,估计连尸体都被吃干净了。

    顾延章眯了眯眼睛,转头对季清菱道:“我去帮忙。”

    见死不救,不是君子所为。

    季清菱心中担忧,却不能拦他,只得嘱咐道:“千万小心!”

    顾延章点了点头,拉了马儿过来,正待要翻身上去,那马忽然前蹄一跪,瘫在地上,把头一耷,装着死,再不肯动弹。

    动物都有本能,见了这万兽之王,哪有不怕的,不敢上前,只能装死了。

    顾延章无法,晓得哪怕硬逼着驱使起来,半路跪了也是白搭,便径自上前,待走得近了,反手拔箭,张起弓来。

    他站得比那两名镖师更近一些,拉了弓弦,也不随意射出,只等机会。

    果然不一会,从车厢里砸出一个香炉,把右边大虫的头逼了出来,它张大了口,吼叫了一声,躲过那香炉,就要再凑进去。

    顾延章看准时机,对准了地方,“笃”的一声,箭矢破空而出,正中那只大虫的左眼!

    他离那马车较近,可也有十丈左右距离,大虫方才躲闪箭矢的场景犹在眼前,如今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立时被人中了眼睛,这箭法,当真叫人惊叹。

    箭矢一出,场中立时一阵抽气声,站在后头几步的两名镖师则是互相对视一眼,面上露出吃惊之色。

    他们早知这是良山书院的顾延章,也知晓他箭法高明,可未曾想到实战也这样厉害。

    须知射赛与上阵全然不一样,便是军中,也一样分为专习表演的赛箭队,若是让这等人才上了战场,不经训练,八成是十箭九空。

    他们只是普通镖师,不过是仗着身强体壮,比常人多点子气力,又有往年行路的经验,这才混口饭吃,若是武艺出众,也不会落到吃这一门饭了。此时见了顾延章这一手箭法,只觉比起从前在射赛中看来更为厉害,不由自主地便屏住了呼吸,跟着他往前走去。

    那大虫被这一箭射中,痛得地上打了一个滚,摇头晃脑地胡乱吼叫了几声,右眼鲜血长流,一根箭矢插在上头,箭头整个没入,眼见是被射瞎了。

    它怒吼了两声,张着一只眼睛回头看了半日,直奔着顾延章而来。

    好容易将其中一只引开,两名镖师跟着顾延章忙把它从旁边带,三人一鞭一棍双拳,就此搏斗起来。

    这一只走了,马车处还有另一只,一样是围着马车不肯离开,它没了同伴,也不见半点犹豫,反而更为凶恶,把车厢里一人的肩膀咬住,直直拖了出来。

    剩下两名镖师见状,再不敢耽搁,只得冲身向前,不断用棍棒、箭矢去招引它,想要把这一只给调开。

    季清菱看得一颗心高高悬起,又见那几个壮丁呆站在原地,一副不愿后退,只怕向前的怂样,恨不得上去赏他们几脚。

    此时有人打头,不过去壮个胆,打个下手,竟这样孬,倒不如回娘胎再做个小女娃,都要比他们利落!

    那一厢顾延章并两个镖师同一只大虫缠战,并不落下风,可另一边两个镖师却叫起苦来。

    他们本只是身强体壮,又只有两人,不似那一处有一个从小习武的顾延章做生力军,看东打西,指点另二人如何行事,把那大虫支使得团团转。二人自袭击了这一只,它先前只做不理,被缠得狠了,果然掉转过头,专心对付起这一头来,倒是叫他们压力极重,一人甚至被虎爪给从肩头到手臂地抓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季清菱看得心慌,忽听后头一阵马蹄声,转头一看,一人一骑自拐角处转了过来。

    马是大马,上头坐了一个男子,约莫十**岁,身形高大,生得一副好相貌。他身上穿的是骑装,腰间悬了一个箭筒,背后背了一张大弓,手上还提着一把长缨枪,整一个行走江湖的侠士模样。

    季清菱见他来了,也不再等,只大声唤道:“壮士救人!”一面说,一面用手指着那两名镖师处。

    这人面上原十分轻松,等听了季清菱叫喊,打前看了看,见了此处情况,也是一惊,他并不多做问话,打马便向前冲去。

    如果说方才顾延章那一匹马是个孬货,这一匹便当得上神骏了。那人骑着骏马,一个唿哨功夫就到了马车前,他并不下马,提枪跟着上阵,与那大虫搏斗起来。

    这青年打扮并不只是装相,果然有些功夫,得他加入,顿时翻转局面,三人与那大虫斗得难解难分。

    季清菱看了这场中景况半日,知道干等着不是办法,她扫一眼左右,前面脚都发抖的许多壮丁俱是怂货,看戏也许能帮着喝两声彩,叫做事,估计一点都顶不上用,掉头一看,车夫陈叔是厨娘的丈夫,老实憨厚,叫做些活也许不会出错,只是少了几分灵活,怕是不得用。

    她咬了咬牙,爬上马车,取了自己的那一条鞭子,对几个丫头道:“我去帮一趟忙,你们见势头不对,就叫陈叔上前搭救。”

    秋月只差没把她大腿给拖住,慌道:“姑娘莫要乱来,那是大虫,岂是好相与的,不若等一等罢!”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