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七十六章 点拨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两百多条事项,耐性差一点的人,都撑不住看完,顾延章究竟是多认真,多上心,又花了多少功夫去钻研,才能逐点逐项地写出来。

    这样一份文稿,说是章程也不为过,虽然许多地方仍旧显得想当然,也有不少外行人做内行事的内容,可是哪怕是想要在朝中找一份同样质量的,却也不容易。

    随军转运对于有才干的官员来说,一向只是借来晋升的差遣,有更好的出路,谁又会为了这个写什么章程;而对于那等尸位素餐的官员来说,哪怕日复一日同一桩事情做上十年,恐怕也不会动脑去深思,又哪里有能耐做这样一份章程。

    钱迈毫不怀疑,以顾延章如今的行事,若是持之以恒,将来入了仕,绝不会是那等碌碌无为,等着磨勘的官员,只要给他一个机会,很快就会一飞冲天。

    就像这一回,若是他有了机会随军转运,得一回经验,这一份章程增删之后,呈上朝中,也是一桩功劳。只要改好谬误,这已经完全可以发下去叫转运司的人吩咐民、厢军照着行事,只要寻一个识字的念出来,喊他们一一背了即可。

    世间哪里缺功劳,只缺醒目的人而已。

    可惜不是自家的儿子……

    钱迈再叹一回气,他小心收起顾延章的文稿,步伐缓慢地回了房,一路上思绪万千,几乎是凭着多年的良心,才把那想办法把顾延章收做女婿的念头给压了下去。

    次日,他花了整整一天功夫,给顾延章的稿子提了许多指点,誊写在一张白纸上,犹豫半日,还是叫人送了回去,没有把顾延章给唤来。

    实在是不想看到这一个人,对方对答越是出色,才华越是出彩,他越是觉得可惜。

    顾延章得了钱迈的斧正,果然又花了许多心思去修订,待得下一轮休沐回家,拿了那定稿去给季清菱,坐在一旁等她说话。

    季清菱得了定稿,认真看了一遍,她一面看,一面叹,最后抬起头,赞道:“好生细致!”

    顾延章脸面一红,解释道:“得了先生同厚斋先生的指点,几易文稿,初稿十分不堪入目,这一份虽然已经改得面目全非,仍旧有许多问题。”

    季清菱只摇头道:“你又没有当真随过军,能写成这样,足见用心!”

    她把稿子放在桌面,细细又看了其中几处,不由得感慨,顾延章果真就是顾延章。

    世上有一种人,别人看见的是表,他看见的是里。

    顾延章看见的就是里。

    这一份文稿虽然依旧显得稚嫩,但是已经可以初窥其心。

    历史上顾延章一样入过转运司,做过三司使。

    前世的季父照搬过许多从前顾延章拟定发行的章程,哪怕过了数百年,大晋的这一位能臣的智慧也依旧能在后世散发光芒。而他做的那一份关于军需转运的章程,季父每每提起,都称赞不已。

    在父亲的要求下,季清菱的几位兄长背诵过全文。

    总计三万四千八百五十一个字,八个大项,一百二十一个条目,哪怕是只有十岁的小孩,在背诵了自己负责的那一部分之后,也能按要求完成自己的工作。

    这条目枯燥到了极致,当时为了给几位兄长争取多一些时间,她特地插了进去,陪着一同研习,还向季父撒娇,要求第一个背诵。

    两个版本比起来,此时顾延章做的文稿,确实是简陋到了极致,许多地方还有谬误,可整体的思路已经同那一份流传下去的章程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季清菱微微一笑,道:“我没有随过军,也不晓得太多里头的情况,但是我从前听爹爹说,民、厢军也是人,如何在愈少的耗费下,愈多地将劳力用起来,便是转运应当做的事情。”

    “听说军需转运,在途中损耗往往十之二三,民死伤更是十之三四,不但劳民,而且伤财,但是若是在行路途中桩桩件件都能衔接上了,夏日酷暑,歇脚之时能有些清心饮子喝,每两日能得些淡盐水补力,晚上能有个通铺歇息,便能叫他们感恩戴德。”

    “其实这些消耗的钱财并不多,比起来,说不定还比不上损耗的百中一二,但是当真能提升士气,增添脚力。”季清菱认真道,“如何能叫他们落地之时有水喝,有清心饮子吃,晚上能有通铺睡,这不仅靠的是有心,最重要的,还是要看转运的手段。”

    她假托父亲之名,轻声细语地同顾延章说了几个细碎的小点。

    季清菱并不打算把原本那一份章程拿出来,虽然那是顾延章自己做的,并不存盗取之说。

    马上就要回延州了,路途之中,虽然只有一二十口人,但是“顾延章”从前写的转运之道,一样有许多可以得到应用。

    她希望能让顾延章自己慢慢发现其中的规律,将来有一天,写出一份同样的、或者也许可以是更好的章程,而不是这样一蹴而就,拔苗助长。

    是他的终究是他的,她毫不怀疑,只要给了足够的时间,这一个顾五哥,会比历史上那一个“顾延章”更优秀,更出色,也更叫人瞩目。

    顾延章坐直了身体,倾耳听着,眼神温柔,嘴角含笑。

    无论她说什么话,他都喜欢听。

    可他也有喜欢,跟更喜欢,与最喜欢。

    他最喜欢看着这一个小人儿在小事上为自己操心,这会让他有一种感觉。

    他是最重要的。

    她的心中,只有他是最重要的。

    顾延章的眼睛里只有季清菱,自然瞧不见一旁的秋月,更瞧不见她面上的表情。

    秋月侍立在一旁,是当真已经开始着慌。

    她年纪不小了,上一回季清菱还说,等回了延州,要帮她寻个好人家。她如今虽然还没有出嫁,但是已经知道些男女相处之事,从前也一样有弟妹,到了蓟县,也见过不少他人兄妹相处。她原还一直同自己说,许是兄妹二人相依为命,比旁人亲昵,这也是正常的,等两人分别说了亲,自便好了。

    可这一回,家中这两位主人之间的相处,自家少爷看自家姑娘的眼神,实在是叫她再也没法子装傻。

    她越往深想,越是觉得自己的手脚在发抖。

    ******分割线******

    谢谢冰冷清火亲的打赏=3=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