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三十六章 说和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再说当日李婶一心拿捏季清菱,却不曾想倒害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没落得好处,反而失了一户慷慨和气的主家。

    她先前还端着,可做到月末,见顾宅上下竟然没个挽留的,等了又等,又拿话去试探季清菱,也只得些多谢、关照之类的场面话,只好灰溜溜卷了东西走人,临到最后一天,还不忘把厨房里一罐子荤油拢在袖子里。

    等回了家,她次日自去那家秀才屋中做饭,不想这一户实在小气,事情还多。往日在顾宅里头只要掌勺,秋月前前后后帮着打下手,每日大半个时辰都不要,就能把活干完了,搭上平日里她顺手牵羊的,一个月至少也能落下小一吊钱,几乎都要抵其他两家还多的报酬。

    可换了这秀才家,钱给的少不说,别说来帮衬的没有,连烧火洗碗都要她自己上,一家十几个人,个个是饭桶,光是提菜都要手酸,她耐着性子做了两日,找个机会想问对方拿那在清鸣院中读书的才子文章,却被敷衍一阵,没个下文。

    李婶越想越不对,回头找丈夫一说,两人俱是没有办法。

    她丈夫道:“原也没说一定把文章、书册给咱们家,只是俺们自己想着既然在他家干活,若是开口讨要了,他也不好拒绝,可如今这样,确实没法子。”

    李婶便恼道:“早知如此,我还去他家做甚,干得多,拿得少,还半点好处都捞不到,只差自己倒填钱了!原还想着能帮帮咱们家小三,现在看他们那模样,哪里有这码事!”

    她说着,把手中篮子一摔,给她丈夫指着那空篮子道:“你瞧瞧,我在那干了好几天了,连根菜叶子也拿不回来,还误了好几回下一家的时辰,被别人主家戳着鼻子教训说不守规矩!”

    她丈夫也恼了,道:“你叫什么叫,号丧啊?!”又骂道,“哪有那样轻而易举的事情,人家是读书人,自然端着架子,你只想着咱们小三明日读出来了,自有我们享受,现在摁着你的脾气好生在他家干活,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能求来几篇几书的!”

    他想了想,又道:“上回不是说那一家两个小孩的给钱给得痛快,平常也好说话?你不如去寻那廖家,央那边帮着好生说和说和,小孩子容易拿捏,矮着身子求个情,想要回去应当也不难。两边平一平,秀才家给的钱少,那一户赚得多,也当是做个冲抵。”

    李婶咬着牙,狠狠道:“那小孩鬼精鬼精的,这一回回去,怕要被拿住了,以后做什么都不好施手脚……”

    话虽这样说,想到顾宅给的钱,又想到他家那样少的活,李婶别扭了两天,实在忍不住,去街上屠户处切了一条长猪肉,又在路边买了两块糖糕,找了个天色半蒙黑的时候,忖度着那廖婶子应当在家中无事,这便吊着东西上了门。

    廖婶子见她手上拿了这些东西,忙后退两步,让进门来,笑着推拒道:“这是怎的,来便来了,还带这样多的东西。”又叫小女儿,“三妞,来给你李婶倒茶!”

    李婶把叶子包着的肉跟糖糕放在桌上,笑道:“许久没来了,过来坐坐……”

    廖婶子一时猜不透她来意,只好道:“这个时候,也不早点过来,好歹在我这里吃个饭。”又招呼道,“站着作甚,赶紧坐。”

    李婶得了她这个话茬子,把手在衣服上一擦,坐在椅子上,开始往下接道:“原也想常来坐坐,只是最近实在是腾不出手……你也晓得这一阵书院考,我家里头那个老三要下场,平日里白伺候他就要花许多时间,我又接了几家厨房来做,想给大丫头攒点钱好出嫁,这又忙,那又忙,好容易有点空子,这不就来找你了……”

    廖婶子听她口风,倒是品出了几分味道,她笑了笑,把女儿提过来的水壶倒一杯温水去桌上杯中,推到那李婶面前,先让一回茶,这才托着杯子,慢悠悠道:“你家老三是个有本事的,将来读书出了头,考个秀才,说不定有什么大出息在前头等着,你如今累也是累一时,有好日子等着!”

    她做惯了中人,脱口就是一连串的恭维话,句句搔在对方的痒处,按道理早该让人眉开眼笑,可这一回倒是奇怪,对面李婶虽然也笑了,可那笑容十分却并不十分走心,眉毛依旧收敛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廖婶子早知她来找自己有事,索性给一个台阶下,便道:“这是怎的?你今日来找我,可是有什么话说?”

    李婶忙接了话,道:“上回你不是给我荐了一户两个小孩的人家,说那一家找厨娘?”

    廖婶子诧道:“两个小孩?哪一户?”她平日里主顾甚多,想了一会,这才悟道,“莫不是姓顾的那一家?这都是春天里的事情了,怎的了?”

    李婶见她这反应,心说一声“有门”,乐颠颠地哎呦一声,把当日发生的事情掐头去尾说了,只把责任推到季清菱身上,又道:“也是我性子直,满似以为是为了他家好,竟没落个好,一时不忿便辞了工……”她瞄一眼廖婶子的脸色,接着又道,“如今想转过来,两个小孩子,我跟他们置什么气,索性我是做惯了,不如陪个脸又回去,省得他们再费事去找人。”

    她看廖婶子的样子,顾宅应当没有再请厨娘,若是这样,自己应当有六七分的把握能够回去。于是坐正了身子,认真等对方答话。

    廖婶子江湖历练多年,听对方这么一说,几乎是立时就猜到其中必是另有因缘。她做惯中人,见多了主人家欺负雇佣的,一样也见过雇佣拿乔欺负主人的,只是此一回李婶子拿了这些礼品上门,两家交情又深,倒不如就卖她这一回好。

    她想了想,便道:“那一家虽是好说话,我却未必能做他们的主,只能等人再上门来找我,我帮你从中说和说和,看能不能再回去。”

    得了她的承诺,李婶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奉承道:“有你在这一头出马,哪有什么事情办不下来!”又道,“前几日我在家里起了几个坛子腌咸菜,等过一阵,给你抱两个过来!”

    廖婶子笑道:“这可好,我惦记那东西久了!”

    两人坐了一回,又略聊几句,李婶径直回家,日日候着这一边回复不提。

    ******分割线******

    谢谢曲明初亲的打赏=3=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