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三十三章 消息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有人感慨道:“说起来那姓李的早年不过是个富商,四处卖高买低的,后来不知走通了什么门路,似是拿了几条延州的商线,凭着这个巴上了济王,眯个眼的功夫就抖了起来。这才多少年,竟有了现今的架势,此番连县主也能说了。果然人比人,气死人!”

    “小儿子娶了县主,就能得官了吧?家里立时免了税,这可是要比捐官来得划算,好歹也算个宗室。”

    有人问道:“今次我们送的人里头,是不是也有他家的?”

    另有人道:“坐后头那个肥头大耳的便是他家的,说是去清点产业,想是在延州也有不少东西,如今倒好,一把火烧个干净,也省了他们清点的力气了。”

    季清菱先还只当闲话听,等到“彩霞楼”三个字一入耳,越想越觉得熟悉,她皱着眉头回忆了许久,终于从记忆当中挖出来,这似乎是京城李程韦,亦是原身本要去投靠的那一户人家的产业。

    不仅她想到了,顾延章也侧过身子,对着她做了个疑问的表情。

    季清菱点了点头,小声道:“原先说好,要与我结亲的是幼子。”

    顾延章的脸色顿时越发难看起来。

    虽他早下了决心,要好生念书,将来这妹妹的荣华富贵,都要由自己一力担当,可却总想着也许京城那一户人家仍然念着旧日救命之恩,季清菱也有个退路。此时这几个镖师闲言一般的几句话,全然打破了他最后一点念想。

    无风不起浪,没个传言,不至于连走镖的都知道了。

    他看了季清菱一眼,对方面上并没有什么不对劲,似乎这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闲话而已。可顾延章以身设之,总觉得普通的小姑娘,遇上这种事情,心中总会难过,季清菱面上虽然不显,心中应当已经是难受极了,只是不想让自己担心,这才压了下去。

    顾延章胸口微微一疼,一股子难过在胸腔处团来团去也找不到出泄的地方,只得反握住季清菱的手,轻声安慰她道:“这些都是江湖闲言,做不得数,也许说的并不是那一个。况且咱们也看不上那一个!将来五哥帮你找一个比他好上千倍万倍的,没有状元之才,没有文韬武略,休想与你相配!”

    季清菱倒是从未在这个自己传说中的说亲对象身上有过任何想法,她从前娇养长大,人人都当做掌心宝,虽是因为生来重疾,一直没有说亲,但若是有心要说,李家这种人品,配坊中的歌伎,她都觉得是弄脏了别人,又怎么会放在心上。

    她只担心顾延章听了那延州的信息,心中难过,便道:“我真没什么,只是你这边……这些毕竟是江湖闲言,做不得数,顾五哥,你也莫要想太多,咱们总有回去的时候,将来的事情,留待将来再说,不要把自己吊在当中,于事不济,又耽误了其余事情。”

    顾延章得了她这话,心中想:她果然难受,仍对那姓李的心怀希冀。姓李的有什么好,人都没见过!

    他这般想,脸上不悦之色也带了出来。

    季清菱见了他的样子,心中想:糟糕,顾五哥难道把那群人说的话当了真?可这明显是些喝醉上了头的汉子在说酒话,还是他本就一直念着延州事宜,这一回挑起了他的心事?

    她这般想,脸上忐忑之色不免露出几分。

    两人心中南辕北辙,鸡同鸭讲,偏生都认为自己领会了对方的想法,为了体贴心事,你握着我的手,我握着你的手,只当兄妹间互相打气,都要给对方鼓劲。

    坐了这一时,只听对面考场几声锣响,大门一开,里头的学子排着队一个个走了出来。

    却原来是今日的试考完了。

    外头等候的亲眷仆从们围了上去,或有叫卖的小贩,或有租马租车的人在招徕生意,顿时这一片都热闹起来。

    茶铺与考场离得甚近,很快有三两人走了进来,占了桌子,吩咐小二上茶水,坐下来开始互对答案。他们坐得颇在里边,声音也不大,季清菱只偶尔听到一两声,她正要走过去问上一问,却不想迎面进来两人,见了她,如同看到鬼一般,脸都僵了。

    那两人一个看上去有几分文弱,一个右边脸上有两颗大痣正是当日与季清菱互怼那人的同伴。

    见了他们的表情,季清菱也猜到了几分,她笑了笑,问道:“两位大哥哥,不知今日考的什么策问?”

    右边一颗大痣的勉强一笑,先对坐在一旁不说话的顾延章行了个礼,这才道:“这位小兄弟好厉害的眼光,今日确是考的流民治理……”他见顾延章只笑了笑,并不怎么搭话,忙转头对季清菱道,“令兄才学甚佳,今日定是考得甚好!先行恭喜!”

    另一个文弱书生则是搭话道:“相识不如偶遇,难得在此处又碰上,咱们不若坐在一桌,也聊上一回?”

    两人一吹一捧,净说些讨好夸奖之语,季清菱又不是傻子,哪里会看不出对方的想法。只是当日出口骂人的乃是那瘦高个子,这两人倒是没有帮着搭腔,还在一旁劝说了几句,倒是让她不好当面给人难堪了。

    季清菱今日出门,本就是打算来帮顾延章报那一骂之仇,谁知遇上这群镖师,又听了接连几个不好的消息,早失了原先的兴致。此刻知道了上一回对赌结果,她也没了那份心思,于是转头问顾延章道:“顾五哥,咱们回去罢。”

    顾延章本就是陪她出门,从前被那人讥笑,压根就没放在心上,更不觉得受辱,得了她这话,顿时一笑,道:“都依你。”

    季清菱便站起身来,对两人道:“这张桌子便让与你们罢。”又道,“今日我与哥哥出门,本是过来吃纸的……你们莫要这副表情,若是我家哥哥没猜对,那口没遮拦的竖子,说不定要拿些什么出来让我吃。不过我哥哥宅心仁厚,总劝我不要人奸我也奸,所以今日我也不为难他……”

    她低头,恰好桌上有些剥开的花生壳,当中果仁已被自己吃掉,便随手抓了两个空壳,翻了个杯子出来,把那空壳扔掷进杯子中,道:“等他来了,让把这几个花生壳泡杯茶喝,同他说,以后说话长长脑子!”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