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术 第十五章 相异

作者:须弥普普 类别:玄幻小说
    书铺之中发生的事情,季清菱自然是不知道,她与顾延章并肩走出铺子,才踏出门槛,便察觉到一股子湿寒之气便扑面而来。

    她不禁打了个哆嗦。

    顾延章看在眼里,皱着眉问道:“刚刚在铺子里有热茶,你怎生不喝?多少也能暖暖胃。”

    季清菱面色一红,把头转到了一边,不做回答。

    她不敢喝那茶水,万一一时憋不住想要如厕,她此时打扮是男非女,却是无处可去。

    顾延章哪里猜得到这等女儿家心思,他见季清菱不说话,左右环顾一番,走到前方不远处,买了一个炊饼,复又走了回来。

    “拿着暖暖手。”他将叶子包着的炊饼递到季清菱手上,嘱咐道,“小心烫。”

    顾延章买的是白面炊饼,店家买卖实诚,一个炊饼做得贼大,季清菱刚接过,就有些为难起来,她迟疑地看了看顾延章,道:“要是吃不完怎么办?”

    顾延章不禁笑了笑,道:“给你暖手的,一会吃不完给我就是。”

    季清菱点点头。

    炊饼确实很烫,她拿在手里,不得不左右两边倒腾,呼吸之间,少不得闻到那面食特有的香气,才过几息功夫,她就忍不住咬了一口。

    “顾五哥,这炊饼好香!”她惊喜地抬起头,对着顾延章道。

    她眉宇间尽是快活的神色,声音里也透着极大的满足,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吃的是龙肝凤胆。

    顾延章不禁跟着她笑了起来,道:“一个炊饼就把你高兴成这样?下回给你买两个,岂不是得乐得跳上天?”

    这话刚说出口,他的笑容便慢慢的收敛起来,只静静地看着季清菱抱着炊饼小口小口地咬得欢快,一面吃,还一面将身子缩在角落,背对着大街。

    他心中像是被浇进了一瓢凉水,从内到外,把全身都浸出了难过。

    以清菱的才学品貌,本该好好养在闺中享福的。那一块玉佩换的银钱,她一个人吃住绰绰有余了,却被他拖累得被迫换了男装外出兜售东西,如今居然还沦落到当街饮食,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为了自己,她付出太多,代价太大了……

    顾延章咬了咬牙,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考上清鸣、良山两院,不仅如此,进院之后还要出类拔萃。比如那郑时修,仅仅是一个秀才,卖出去的文册就能养活家中上下十几口人。

    自己虽说要养的只有一个季清菱,可女子富养,多少钱都不嫌多的。

    顾延章脑中想了这么多,却不知季清菱跟他所想的全然不同。她从前身体不好,极少有机会外出,此时能出街闲逛,真是如同鱼儿入了水,鸟儿归了林。至于当街饮食,确实不雅,可对于季清菱来说,人生得意须尽欢,前世的她,都不晓得能活多久,哪里还有那么多规矩。自然是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家里从来把她捧在手心,只要对她的身体没有什么坏的影响,当真是要星星摘星星,要月亮摘月亮,别说什么规矩了,哪怕季清菱说听到家里养的猫汪汪叫,季父也要说,对,刚刚我还见了,那猫汪得真有力气。

    如今想来,她没长歪,简直是个奇迹。

    季清菱病痛甚多,几乎是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这些经历,也让她格外地珍惜起眼下健康的日子来。

    她这条命是捡回来的,虽然见不到父母家人,可他们的好,她都一一记在心中,得空时便拿出来想一想,便如同他们依旧陪在身边了。

    况且此时的自己,能跑能跳,能闹能笑,现在还能当街大口吃炊饼,怎一个爽字了得!

    等把顾延章送进了蓟县第一等书院,候他平步青云,功成名就,将来为将为相,自己就是高官唯一的妹妹,届时要钱有钱,要闲有闲,想出去玩就出去玩,想看书,还能让顾延章帮忙从观文殿中让人抄写出来,那日子,简直是妙不可言。

    想到这里,季清菱简直都要笑出声了。

    两人脑中所思简直是南辕北辙,却又彼此毫不知情。

    再说顾延章一面难过,季清菱却仍在一旁细细咀嚼,她腮帮子一动一动的,如同一只小兔子,顾延章看在眼里,心下一叹,上前柔声问道:“清菱,你饿不饿,难得一起出来,咱们去吃仙鹤楼吧?”

    已经临近晌午了,两人出来了半天,都没有进食,顾延章自己倒好,只是担心季清菱饿了肚子。

    季清菱看了看手中的炊饼,似乎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很快摇了摇头,道:“太远了,此时过去,估计连位子都难有,不如沿途尝尝这蓟县小食。”

    仙鹤楼是这蓟县出名的酒楼,以烧鹅著称,对于季清菱来说,她倒是对路边的小食比较感兴趣,毕竟曾经她经常能尝到各种佳肴,却因为身体原因,从未能吃到路边的小铺子。

    她这句话一说,顾延章心里却更难过了。在他看来,季清菱迟疑了这么久,是在考虑仙鹤楼的价格,提议吃路边小食,也是为了省钱。

    顾延章心下一软,将情绪按下,引着季清菱往前走,边走边道:“想吃什么,今日我陪你吃个尽!”

    季清菱珍而重之地把手头的炊饼重新包了起来,拿在手上,与顾延章逛起街来。

    也是巧,今日是蓟县七天一回的集市,刚出了书铺在的那条辅街,外头的大街上顿时开阔起来,人来人往,四处摊铺,十分热闹。

    顾延章见前方角落处的小摊上架着一口大锅,锅里冒着腾腾热气,又有几张矮桌,十来张小凳,肉汤混着葱花的香味远远就传了过来,而上头支着一张大大的布帘招牌“馄饨”。

    他转头对季清菱道:“那一处有卖馄饨的,咱们去吃一碗,你也暖一暖。”

    此时尚不是饭点,摊子上只零零散散坐着几个人,两人挑了张空桌坐下,不一会,铺主便把馄饨端了上来。

    装馄饨的碗很大,里头却只盛了五六个馄饨,汤色很清,白白胖胖的馄饨躺在里头,碗中正热腾腾地冒着白汽。

    季清菱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拿汤匙盛了一个。

    这一家的馄饨皮擀得尤其薄,肉剁得细碎极了,中间混杂着香菇碎,咬一口,鲜甜的肉汁顿时在口中溢开,跟汤中混的鲜香的虾皮、紫菜结合在一起,吃得她几乎把舌头都吞下去。
欢迎您阅读须弥普普所写的小说娇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