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六十七章 小定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后来还特地让丰儿去打听了一下,赵陌是否瞒过了所有人,成功隐藏了自己的行踪。

    赵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凤尾轩的,反正传言中,他就是去了承恩侯府拜访好友秦简,然后因为秦简要读书,没空陪他,便百无聊赖地在秦简心腹小厮陪伴下,去承恩侯府的花园里转了转,并且在相对比较凉快的春晚亭里打了个盹,方才回转折桂台,接着向秦简道别,自行离开了。

    他没有去见承恩侯府的几位当家人,也不曾跟旁人打过交道,只有几个下人亲眼瞧见他在小厮陪同下,走在前往花园的路上,又或是看到他从花园折返。而这当中,自然没人揭穿他曾经去过西府的花园。

    离开承恩侯府后,赵陌也不是就这样回辽王府了,而是从大门口转去了永嘉侯府,给秦柏、牛氏请了安,问了好。他如今好歹已是永嘉侯府的孙女婿了,过门而不入,可不合规矩。秦柏很高兴地与他聊了好一阵子,牛氏还请他吃了面茶,他又试探地问了问,能不能见秦表妹,得到否定的回答后,便满面失望地告辞了。看得牛氏十分不忍,事后还与丈夫秦柏私下讨论,说只要他们夫妻在场,让两个孩子见一面也没什么。还是秦柏说这样于理不合,怕宫里知道了会有话说,才劝得她打消了念头。

    秦含真对此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赵陌如今的画风真的跟从前不太一样。她可从来没发现过,原来他还是个戏精呢。

    秦含真与赵陌见了这一面,就有好些日子没能再有同样的机会了。

    也不知道赵陌是怎么催促的,象他这种明摆着婚期至少还有一年多的宗室子弟,宗人府与内务府根本不必着急着安排他的婚事。再加上秦含真的父亲秦平尚在广州,拖上几个月再进行文定仪式,也很合情合理。可宗人府那边定下的文定之日,偏偏相当地早,没几日就到了。而在那之前,辽王世子赵硕要先以男方家长的身份,与永嘉侯秦柏交换两个孩子的庚帖,合合八字什么的。当然,这个程序是不会出任何差错的,赵陌早已准备周全了。而赵硕也十分配合,态度亲切友好,脸上从头到尾都挂着笑,好象他这几年与永嘉侯府的疏远只是一场误会一般。

    合婚的仪式结束了,接下来便是文定,也就是小定了。

    依照习俗,在这个仪式上,男方会有一位女性长辈来为秦含真插戴。通常这项任务都是由男方的母亲担任的。但以赵陌与继母小王氏的恶劣关系,小王氏又是戴罪之身,还丢了诰命,任谁都不会希望看到她来履行这一职责。赵陌名义上的继祖母辽王继妃又还在辽东,尚未入京,这一角色便暂时空缺下来。

    秦家长房那边,则希望请休宁王妃来做这件事。一来休宁王妃是宗室里十分有名望的长辈,又一向对秦含真不错,由她来为秦含真插戴,更加体面;二来,也是因为秦家素来与休宁王妃亲厚的关系。秦柏对长房的提议不置可否,倒是进宫见了皇上一面,回来后便没再提起这件事了。长房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个什么章程,有些烦恼接下来的事该怎么办。许氏就曾经试探牛氏,是否该向休宁王妃开口提请求了?若是要请她老人家来为秦含真插戴,自然要事先与赵硕通通气,要由男方去下帖子请人才好。秦柏婉拒了她的提议,只说已经有了安排,却不提到时候来为秦含真插戴的到底是谁。许氏只能满心疑惑地回了东府,百思不得其解。

    没两日,就有人去休宁王妃面前探她口风了。休宁王妃只是笑着说:“我倒希望有那样的福气,这两个孩子我都极喜欢的。他俩能成就大好姻缘,我也替他们高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但事实上,她这就算是一种否认了。

    既然不是休宁王妃,那还会有谁?

    又有人去向赵硕打听,谁知赵硕也被蒙在鼓里呢。他虽然出面为儿子主持了合婚仪式,但其实只是有需要时露个脸,大部分的事情都不是他去做的。他拿不了主意,也做不了主,不过是在人前撑个脸面罢了。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赵陌的话劝住了他:“那些琐事交给底下人去办就好了,哪儿用得着劳烦父亲?王爷他们不知几时就要进京,父亲还是赶紧把该做的事做完了,别叫王妃与叔叔们又钻了空子才好。”赵硕十分以为然,心思全都用在处理整顿辽王府原有的下人上了,哪儿还理会得了什么插戴不插戴的事?反正宗人府会解决的,再怎么样,还有宫里呢。

    赵硕一问三不知的,但他的话却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赵陌的婚事,宫里插了手。

    也对,这桩婚事,男方是东宫太子殿下十分欣赏的侄儿,女方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孙女儿,双方对皇家而言都不是外人。皇帝亲自下旨为他们赐了婚,宫里的太后、太子、太子妃等人再替他们操办婚事,也没什么出奇的。有些人联系到某种小道消息,想到东宫对肃宁郡王的看重非同寻常,便以为自己猜到了答案。

    在文定当日,为永嘉侯的孙女儿插戴的人,应该就是太子妃唐氏了吧?

    倘若太子日后真的过继了肃宁郡王赵陌,这太子妃唐氏,便是赵陌的母亲,秦含真的婆婆了。她来为未来嗣子的未婚妻插戴,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人人都以为自己有了答案,可到了文定仪式当天,他们才发现自己被打了脸。

    亲手来为秦含真插上华丽的金镶宝石金凤钗的,乃是近日刚刚抵达京城的秦王妃。

    秦王是皇帝十分信任的兄弟。与皇帝同父的兄弟里头,至今还硕果仅存的,就数秦王爵位最高,也最有权势了。他长年驻守自己的封地秦地,忠实地履行着自己守疆卫土的藩王职责,偶尔会上京城见皇帝,但总体上是个十分低调的人。明明他也有满堂儿孙,嫡子嫡孙都有好几个,但在京中过继皇嗣的呼声最高时,他也从没有提过要插一脚进去。如果说休宁王府是宗室中悠闲风雅派的代表,那秦王绝对就是宗室圈子里实权实干派的佼佼者了。

    太后寿辰将至,秦王带着王妃与几个儿子、媳妇以及孙子们上京为太后贺寿,提前了好些日子到达。秦王妃也是京中名门出身,婚后却直接随丈夫就藩了,很少在京城露面,上一回出现在京城,已经是将近十年前的事儿。不过,太后与秦王妃是时常通信的,据说关系很不错,礼尚往来也十分频繁。因此,没什么人会因为秦王妃低调少冒头,就真的当她是小透明了。她忽然出现在秦含真与赵陌的文定仪式上,为秦含真插戴,所有人都吃了一惊,但很快就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安排。

    秦王妃是辽王的弟媳妇,也是赵陌的亲叔祖母,出身、身份、品德、威望,以及与赵陌的亲近程度,样样都无可挑剔。她与秦家也算是有些渊缘。秦柏隐居西北多年,就一直在秦王的封地里,秦柏的长子、秦含真的父亲秦平,曾经在秦王麾下做了许多年的小武官。而当初秦王遇到前晋王妃派来的刺客时,也是秦平勉力救下了秦王,并且护送秦王一路上京,方才让皇帝知道了秦柏的真正下落。

    秦王曾经十分遗憾,皇帝知道了秦平的身世后,就把人给要了过去,安排在禁卫中,否则他就把人带回秦地,好好提拔栽培一番了。在那之后,秦平每逢新年、中秋都会给秦王府去信请安问好,一直都没有断了联系。秦王妃会揽下为秦含真插戴的任务,有一多半是因为秦平给秦王写了信,请他一家多多关照自家即将嫁入宗室的女儿。还有一小半,是东宫太子相请的缘故。秦王妃进京后,得知太子欣赏的赵陌即将订亲,对象是秦平独女,却少个靠谱的女性长辈替他出面,立刻就揽下了这个任务。

    文定仪式举办得隆重而热闹。少在京城露面的秦王妃出现,更是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秦含真没能在仪式上见到赵陌。她这一天只是安安静静坐着,任由别人来摆布。等到新梳好的发髻上由秦王妃插进一支硕大的凤钗,她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事情一切顺利,只有那凤钗稍嫌过重了些。

    秦王妃还带来了戒指、镯子、耳环、项圈什么的,也都一一为秦含真戴上了。秦含真总觉得,这几样东西好象有些从此将她“套牢”的意味,让人有些不爽。但想到“套牢”她的是赵陌,又似乎没那么难以接受。

    她对赵陌还是信得过的,相信对方不会真的约束她,拘得她喘不过气来,一点儿自由都没有。

    完成了仪式的秦王妃,在牛氏的邀请下,往前头参加宴席去了。屋里便只剩下秦含真与丰儿、百巧两个丫头。其他人不是去了前头的宴席,就是各自玩耍看去了。原本热热闹闹的院子,很快就清静下来。

    但这样的清静,正是秦含真所求的。她见屋里没别人了,就立刻放松下来,催着丰儿:“赶紧的,把我头发再固定一下。这凤钗太沉了,我头发少,发髻都快被凤钗坠散了!”丰儿赶紧上前帮忙,百巧也有些着急了:“这可怎么办?姑娘还不能拿下这钗呢!”她转身就去找莲实。莲实的梳头手艺极好的,定有法子解决。

    百巧去找人了,丰儿正在设法给秦含真的发髻多插两根固定的小簪。这时,后窗上忽然传来了什么东西撞上窗棂的声音。秦含真下意识地往后窗瞥过去,只见窗页晃了一晃,便露出了赵陌的脸,钻进来冲着她笑。

    她顿时又惊又喜。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