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六十六章 坏蛋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教养嬷嬷什么的,说秦含真不怵,那是假的。但她好歹也是国舅的嫡长孙女儿,家里亦有宫里赐下来的嬷嬷,每年进宫都没在礼仪举止上闹出笑话,太后如果还要赐什么教养嬷嬷,那就是打秦家的脸了,好象在说皇后的娘家人,礼仪教养上也有不足似的。

    如果赵陌是皇子,那太后还有可能以宫中规矩与宫外不同,早些派了教养嬷嬷来,能让新娘子早日习惯宫中规矩为由。可赵陌并不是皇子,也不是皇孙,就是一位宗室郡王,亲王嫡孙,连世孙之位都还没坐稳呢。太后如果这都要插手,那有多少宗室子弟也会享有同等待遇?宫里真有这么多的教养嬷嬷可派吗?

    秦含真起初还真是紧张了一下,但很快就想明白了,反过来嗔赵陌道:“就知道吓唬人!”

    赵陌嘴角含笑:“我可没吓唬你,我说的都是真的!只不过你在太后面前从不出错,太后暂时觉得没必要给你派教养嬷嬷,你才逃过一劫罢了。可如今有人在太后面前说你的闲话,兴许哪天太后就被说动了,觉得派两个教养嬷嬷给你,更稳妥些,你可就逃不过去了!这是太后赐下来的恩典,从来没有人会拒绝。”

    秦含真拿眼睛瞪着他,他只是微笑,看着她不说话。

    秦含真撇了撇嘴,想了想,道:“我们家也有宫里出来的嬷嬷。魏嬷嬷与卢嬷嬷都挺好的。她们教过祖母和我许多礼仪规矩,我们在宫里和外头都没有出过差错,还是多亏了她们教得好呢。如果我需要再加强礼仪规矩方面的学习,有魏嬷嬷与卢嬷嬷也就够了,用不着再派新的来。”天知道后头派来的人性情如何?要是遇上个脾气一板一眼非得整天盯着她的人,那日子还怎么过?

    赵陌则道:“卢嬷嬷与魏嬷嬷两位虽是皇上赐下来的,但她们从前只是在内务府做事,教导一位侯夫人与侯门千金的礼仪,足够了。但若说要教导一位王妃……”

    秦含真打断了他的话:“只是郡王妃而已!难道个个郡王妃都有这么一出?你别驴我。反正我知道,宁化王妃就没经过这么一出,还有别的不在京中成亲的郡王妃呢。”

    赵陌笑了:“可我的肃宁王妃,与别的郡王妃有些不大一样呀。”

    秦含真瞅着他,扯住他的袖子,低下头去低声问:“你给我交代清楚,你先前说的,不会过继给东宫,不是骗我的吧?”

    赵陌也压低了声音,微笑道:“我自然不是骗你的。可就算我是这么想的,也无法拦着宫里的贵人生出这等念头呀?况且我没有母亲,父亲又是那样,祖父更加靠不住,我一向与东宫亲厚,若是宫里觉得我可怜,打算接过长辈职责,为我婚事操持,又有谁能说不行呢?太后娘娘是位德高望重的长辈,如果她觉得我未来的妻子还需要教导,派出一两个亲信之人,也是好心。”

    秦含真明白了。说到底,她还是吃了丧妇长女这个身份的亏。

    她摔开赵陌的袖子,冷哼一声道:“说到底,还是被你连累了!罢了,我只能尽量争取每次进宫都不在太后面前出差错,要是有人在太后面前带节奏,我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了。如果这样都没拦住教养嬷嬷空降,我也只能认了。基本上,我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如果教养嬷嬷能教我些有用的东西,我也会用心去学的。但她要是逼得我太紧了,让我觉得不舒服,又或是想要辖制我,我可不会买她的账!说到底,我这御赐的亲事,难道还有谁能毁婚不成?我上头也没个名正言顺的婆婆来管我,太后和太子妃都隔着两层呢,谁能拿我怎么着?如果辽王继妃与你那继母昏了头,我也不是没法子治她们!”

    说完她又瞪赵陌:“所以呀,赵表哥,关键还是在你身上。只要你以后不落得象你父亲如今这样的下场,一直有权有势又低调不惹事,那就谁都欺负不了我。我不招惹别人,别人也休想拿捏我。如果遇上有私心的要跟我过不去,我可不会客气手软。你越有能耐,我的底气就越足。你要是真心要与我好,可要一直给我撑腰呀。”

    赵陌听得忍不住笑了,双手将她的两只手都抓住:“表妹这么硬气,我当然要给你撑腰的。其实,就算是教养嬷嬷那事儿,我也能替你解决了。你就不能向我撒个娇么?”

    秦含真双眼瞪得更大了:“这么说,你方才吓唬我,其实是想看我向你撒娇了?”

    赵陌含笑不语,似乎就是默认的意思了。秦含真忍不住又啐了他一口,随即便忍不住笑了:“坏蛋!”

    赵陌低头亲了她的手背一口,便又笑着扬起头看她:“只有你这么叫我。那我就只在你面前做坏蛋吧。”

    秦含真的耳根顿时又热了,忍不住再低声骂了一句:“你就是个坏蛋!混蛋!”心里有些怀念从前的赵陌了。那时候他可没这么油嘴滑舌。

    赵陌却仿佛很乐意听她这么骂似的,只笑着盯她看个没完,盯得她又再满脸涨红了,正要使力气甩开他的手,便听得丰儿在凤尾轩入口处报信:“姑娘,又有人来了!”

    她吓了一跳,忙要把赵陌的手摔开,可赵陌却握紧了她的双手不放。她没法把书拿起来装样子,急得头上都要冒汗了,双眼紧张地盯着轩窗外头看,便瞧见先前那两名媳妇子各提了一篮子笋,从草亭方向的小径折返了,其中那个早先就想巴结上来献殷勤的,又再次转头往她这边望过来。

    秦含真摆脱不了赵陌,又不能叫那媳妇子看出破绽,只能强装镇定地端坐着,借着窗台遮掩住自己下半身的不自然姿势,扬声唤丰儿:“这天儿是越发热了,丰儿,给我打一会儿扇子。”

    丰儿早已瞧见轩中情形了,也是一阵无语,只能硬着头皮应了一声,把袖里那把折扇掏出来,走到轩中给秦含真打扇子,同时回头看向那两名媳妇子,毫不客气地瞪了一眼过去。

    那上进心极强的媳妇子被她这一眼瞪得再怂了回去,只得与自己毫无所觉的同伴一起走向了花园门口的方向,没敢往凤尾轩靠近一步。

    等她们的背影消失了,秦含真才松了口气,低头去瞪赵陌,小声再骂了一回:“坏蛋!”赵陌反倒笑得更开了。

    他心里淡定得很,就算有哪个不长眼的下人想要闯过来,只要秦含真有心要赶人,难道还有谁真敢得罪她不成?不过是两个粗使的媳妇子,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倒是看见秦含真这副紧张的模样,面红娇嗔,更显动人。他更想多看几眼。

    丰儿跑去外头瞧了一圈,确保没人接近凤尾轩,方才跑回来抱怨道:“郡王爷,你下回能不能别这样吓唬人?!要是真叫人瞧见了,你是爷们不在乎,我们姑娘的名声可怎么办?”

    赵陌笑道:“那是你们家的下人,难道你们还堵不住她们的嘴?大不了把人撵得远远地,怕她怎的?”

    他转头看向秦含真:“表妹放心,我心里有分寸,不会真叫你为难的。”

    秦含真白了他一眼:“你这真是王孙公子的作派,就没把下人放在眼里。算了,跟你沟通不了。现在可以放手了吧?你不放,我就踩你了!”说着还抬起脚来晃了晃,作威胁状。

    赵陌瞧了一眼她脚上那只小巧精致的青色薄绢绣鞋,心中微动,很想包在手里握上一握,但想到今日撩得秦含真差不多了,万一真把人惹急了,叫她踩上一脚,那就没意思了。他们难得相见一回,何苦还要把人给惹生气了呢?

    赵陌老老实实把手松开,秦含真总算把手给抽了回来,只觉得手心都出汗了,心跳得飞快。也不知道赵陌握着她的手时,是否察觉到了什么?秦含真忍不住偷偷看了赵陌一眼。

    赵陌则有些茫然若失,真想再次拉住秦含真的手,只是怕她真的生气,强忍住了,又不由得去偷看她。

    两人的目光对上了,都怔了一怔。秦含真红着脸把视线移开,赵陌却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然后便越笑越开了。

    秦含真看不得他这副得意模样,又瞪了他一眼,便拿着书起身道:“时候不早了,咱们以后再见吧。有事我会再写信给你。”脚下顿了顿,忍不住提醒他一句,“一会儿出去时,记得躲着点儿人!”

    赵陌笑着道:“放心,你们家园子里守侧门的婆子,早就与我混熟了,她绝不会胡乱与人说去。”

    秦含真冷笑:“是被你收买的吧?你下回最好别再惹我生气了,不然我一气之下,就把你收买的下人通通撤掉!等你以后再偷偷摸摸进来,我就叫人把你当贼打一顿!”

    赵陌挑挑眉:“那我不惹你生气,你就不会把那位妈妈撤了?那以后我还能象今天这样溜进来见你?”

    秦含真的脸顿时涨红了,啐了他一口:“你守点儿规矩吧!整天油嘴滑舌的,我都快认不出你来了。要是真叫人知道我们私下相会,太后那儿的教养嬷嬷就再也避不过去了!赐婚是你去求的,我明年才及笄,你也知道。如今说什么想见面呢?还不都是自找的吗?要是你真的连累得我在祖父祖母面前丢脸,你就等着瞧吧。我现在奈何不了你,难道以后还没机会治你了?!”

    秦含真气冲冲地拉着丰儿,提着篮子走了。走到赵陌看不见的地方,脸上的表情才缓和下来,又忍不住看向凤尾轩的方向,不知道他是否能顺利溜走。

    丰儿小声问她:“姑娘,你这是真的恼了郡王爷?”

    秦含真撇嘴道:“要是不冲他发一回脾气,天知道他下回又会想出什么新招来?他这是觉得我早晚要嫁给他,就无所顾忌了,我总得给他泼泼冷水。”说罢叹了口气,其实她也很想跟他常见面的。

    赵陌不知道秦含真这会子在想什么,他还在轩中反省,觉得自己今日可能……真的……也许……稍微嚣张了一点儿?以后是不是该改进一下?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