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六十一章 探望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从那天开始,秦简就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复习备考中去,天天也象卢初明一般早起晚睡,废寝忘食,学堂那边的课已经停下来了,倒是经常去西府向秦柏求教。

    秦柏已经有好些年没有正式指点过一个需要考乡试的学生了。不过他早年间做了二十多年的教书先生,底子还在,指点一下秦简的文章,还是不成问题的。而且,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弄到往届乡试试题与优秀文章选集,更不是难事。这些参考资料着实给秦简帮了不小的忙。

    秦简如此勤奋,家里人也是喜闻乐见的,都十分配合地不去打扰他。

    许氏深知读书人备考的重要性,甚至免了嫡长孙的晨昏定省,只不过秦简不想被人非议,因此仍旧坚持每天一早一晚来向她请安的习惯,只是没再到她身边去陪她散步、谈天了。

    秦仲海在外头帮他来了不少往届进士的科考文章,还帮他寻了一位专门指点八股文字的进士老师,每五日上门一趟,给秦简做指点,顺道还捎上了一个卢初明。

    姚氏则停下了每日的哭哭啼啼,专心打理好家中中馈,每日为心爱的儿子送上消暑的汤水与美味的饭菜。

    秦锦华专门负责陪母亲,劝说父亲,让他们暂时休战。

    至于其他庶出的兄弟与堂兄弟姐妹们,也都不敢在这时候打搅秦简,连最是任性的秦锦容,也被卢悦娘劝住了,每日经过折桂台院墙外头时,都会把脚步放轻几分,生怕声音大了,扰着了院墙里头的人。

    秦叔涛两口子给侄儿送上了上好的笔墨纸砚与补身的药材,也算是尽了心意。秦叔涛劝说兄长暂时与嫂嫂和好,别让儿女忧心,闵氏则帮姚氏主持中馈,他们做的事虽然不显眼,但秦简也都看在眼中,暗暗记在心里。

    承恩侯府难得有这么团结的时候,仿佛前不久才发生过的风波只是一场梦幻。但是秦仲海尚未从外书房搬回来,证明了发生过的事,就绝不会没有留下痕迹。不过他如今为了儿子,也愿意与妻子姚氏说几句话了。姚氏心里产生了希冀,便劝他搬回盛意居,秦仲海不置可否,却没有提过是不是要搬回来。

    姚氏心里委屈,觉得为了儿子备考这样的大事,秦仲海竟然也不愿意与她和好,她难道就真的犯了这么大的错,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么?!

    姚氏不敢惊动儿子,只能暗暗在屋里哭。秦锦华发现了,也不去告诉别人,只自己上前安慰母亲,过后还去劝说父亲,别再生气了。可以想见,效果不怎么样,秦仲海不见妻子真正知错,是不会让步的。不过女儿一片孝心,他还是奖赏了她。秦锦华哭笑不得,心中烦恼无比。但经过这么一件事,姚氏对女儿是越发疼爱了。她发现在他们夫妻产生矛盾的时候,真正与她一条心的,还是亲闺女呀!儿子只顾着奔科举前程去了,竟没想到要来安慰安慰老娘,真是让人心酸……

    由于妹妹秦锦华的刻意隐瞒,秦简对于自家父母之间又起了小小地口角,是一无所知的。他牢记着三堂妹秦含真的提醒,竭尽全力地为乡试备考,一改先前松懈的状态,变得真正勤奋好学了。因此他不但减少了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连外头的交际活动都断绝了。从前他即使要为乡试备考,也没少与朋友出去玩耍,如今却是拒绝了所有的邀请,连原本有意结交的蔡世子的邀请,也不例外。

    蔡世子听说他是在专心备考,颇为惊讶,带着几个弟弟一块儿上门来围观。当然,他上门拜访的理由不可能是围观,而是声称要来探望秦简。秦简于百忙着抽得半个时辰的时间来招呼他们,拒绝了蔡家几个孩子出城打猎的邀约,也不想与他们到山里去避暑。这个夏天,他就专心为秋闱乡试做准备了,旁的什么事都不想。

    蔡世子比起几个弟弟,性情更稳重些。他见秦简是真心在为秋闱做准备,就拦住其他兄弟,对秦简说了不少鼓励的话。等到三日后他再到承恩侯府来时,身边就只剩下蔡十七这一个兄弟了。他还给秦简带来了几位当朝名儒的文集,以及几位阁老与多位翰林学士们的文章。顺天府乡试,主考官多半是要从这些人里头挑一个的,若秦简事先对他们的文风喜好有所了解,那考试的时候,就更有把握了。

    蔡世子这可帮了秦简大忙!秦简心中感激不尽。他知道蔡世子不缺钱不缺权,也没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要回报蔡世子的帮助,可不是件容易事。不过,他还是想到了投桃报李的方法。

    等到几日后蔡世子再次上门时,秦简提前以自己的书本与文稿太乱太杂,自己又太忙,没空去整理为由,把卢悦娘与秦锦华两位姐妹给到了折桂台空着的厢房里,请她们帮自己整理一些旧的书本与文稿。他顺便还把二房的秦锦春也寻个借口请了过来,一道做这项工作。那厢房向着院子的这一面墙,安了几扇大玻璃窗,光照足够,还能让人从正屋里看得清楚。当蔡世子站在秦简所住的正屋里时,他只需要抬起头,就能看见数米以外的玻璃窗后,他未婚妻那窈窕娴静的身影。

    卢悦娘估计也猜到了。不过,只是隔着数米远见面,身边又有姐妹们相陪,她并没有拒绝,也不觉得生气。她只是面带微笑,微微羞红着脸,低下头来整理着书本文稿,却时刻记得要站在玻璃窗前最显眼的位置,一定要让对面正屋里的人看见她,并且一直保持着优雅的仪态,绝不会在人前有任何不当的举动。

    蔡世子这一日就在秦简房间里消磨了整整两个时辰的时间,一直坐在窗前没有挪动过。秦简自顾自地看自己的书,写自己的文,把表弟卢初亮叫来陪蔡十七,就什么都不用操心了。

    他省了心,斜对面屋里的秦锦华与秦锦春却有些不好受。她们也知道,自己只是来陪伴卢表姐的,可是该做的事都做完了,卢表姐可以随便选一本自己感兴趣的书出来,开始提笔抄写,她们却已经觉得很无聊了。难不成蔡世子一直坐下去,她们就得一直待在这屋里?

    秦锦春拉着秦锦华坐在玻璃窗外面轻易看不见的死角里,小声跟对方说:“我知道我们是来帮表姐与表姐夫相见的,可这要等到什么时候?我母亲嘱咐过,让我天黑前一定得回家去的……”

    秦锦华抿嘴笑着说:“没事儿。若是天黑前回不去,大不了在家里住一晚上就是了。你从前也不是没住过。”

    秦锦春想想也对,便也放松了些。她小声笑道:“父亲知道我要来陪卢表姐,可高兴了,让我好生与表姐相处,多多亲近。他一直在感叹,为何卢表姐不回正经外祖家里住,从正经外祖家里出嫁,反倒要留在长房的地方呢?私底下没少埋怨姑母呢。”当然是私底下,秦伯复如今是不会得罪妹妹妹夫的。

    秦锦华哂道:“姑母倒是想在京中置宅,让卢表姐在卢家的宅子里出嫁。可祖母不肯放他们一家搬出去,没办法。如今姑母已经打消念头了,成天在烦恼婚礼那天要怎么办?卢家到时候肯定要来人的,若让他们住进我们秦家,只怕我姑父就得被人说闲话了。”

    秦锦春道:“姑母想要置宅,也是应有之意。在别人家里办喜事,哪怕是至亲,心里也难免会有些膈应。我明白大伯祖母舍不得姑母和表姐、表哥、表弟他们,但人生在世,焉能事事都随心所欲呢?卢姑父那样一个人,出身世家,如今又升了从三品官,心里定然也有傲气呢。大伯祖母若非要他女儿在我们秦家出嫁,他心里定会不高兴的。到时候受气的,还不是姑母?”

    秦锦华叹道:“四妹妹竟是个明白人。我就没你想得清楚,十分舍不得卢表姐搬走。但后来三妹妹开解我,又给我说了道理,我才算是明白了。卢表姐本来就是要出嫁的,她在哪里出阁,对我来说都一样。她又不是嫁到我们家里来了,日后我肯定会与她见面少了许多。但我再喜欢她,与她再亲近,她也不姓秦,而姓卢。卢家也是有名望的人家,最是讲规矩守礼仪的,万万没有让卢家的女儿从秦家出嫁的道理。祖母是犯了糊涂,我们做小辈的却不能任由她惹得卢家生气。如今我们都在想办法劝祖母打消念头呢,只是祖母不肯松口罢了。”

    秦锦春便安慰她:“她老人家总有明白过来的一日,二姐姐且安心吧。”

    秦锦春不介意过来陪卢悦娘,虽然她觉得自己在场没什么用处。若只是想给蔡世子与卢悦娘的相见做个掩饰,有秦锦华也够了,若还想再添人,秦锦容与秦含珠都是现成的人选秦含真不行,她是定了亲事的人,身份也不合适按理说,秦简完全没必要把二房的堂妹也算上。秦锦春心里存了疑惑,但面上半点儿看不出来。能与卢悦娘拉近关系,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了。等卢悦娘嫁进了云阳侯府,她兴许还有需要仰仗这位表姐的地方呢。

    秦锦春完全没有察觉到秦简的真实用意,只当是高高兴兴来长房玩了半日。这一次会面结束,蔡世子虽然没说什么,但看他脸上的表情,也知道他的心情不错,估计对秦简的安排也十分满意吧?

    蔡世子心里有多满意?看他下一次上门时的情形就知道了。

    他这一回不但带上了蔡十七,还把寿山伯府的余公子也带来了。余公子亦有秀才功名,今科秋闱同样要下场。他笑着对秦简说:“世兄与我同为乡试备考,正该多多来往,互通有无才是。我听闻永嘉侯乃是当世名师,正有心向他多多请教,还请秦世兄为我引介。”

    秦简看着他,又看向蔡世子,一时间太过激动,竟说不出话来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