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五十四章 宅子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承恩侯府与永嘉侯府后头,其实是一条街,被习惯性地称呼为“侯府后街”,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的房舍,都在承恩侯府名下,平日里是侯府里有脸面的管事或家生子们住着,也有一部分是亲友或是旧部属的家眷子孙。比如教导秦含真姐妹等人的闺学老师曾先生,就住在街边的一间小宅中。

    但这条街毕竟并不是秦家的产业,它还有很大一片是归属他人所有的。由于是在内城,业主们既有小官宦世家,也有读书人,还有家里出过官儿或者士人的商户。总的来说,他们的宅子占地都不算大。

    后街上面积较大的宅子,其实有三四处,当中有两处是明确有主的,其中最兴盛的一家在街头,老太爷早年在兵部任职,妻子还曾经与叶氏太夫人关系不错。但随着老一辈的人逝去,两家来往已经很少了。目前那家的长子在禁卫做个六品武官,次子是个武举人,幼子经营家中的产业,日子倒也富足。一家几十口人住着四进的宅子,绰绰有余。

    另外还有一处三进的宅子,是在承恩侯府东北面,与仆役房只隔了一道墙,跟曾先生所住的小院就紧挨着。那家子的主人是个告老的京官,据说最高做到过正四品的太常侍少卿位上,如今已是老迈多病,不中用了。他家中子孙一大堆,却没个真正有出息的,没有出仕之人,身份最高那位只是个监生。由于人口众多,又没多少产出,这一家子过得稍嫌窘迫。

    从前承恩侯府是秦松当家时,那家的监生还曾经给他做过几年的清客,靠着拍他的马屁,换取丰厚的赏赐,日子一度过得挺滋润,传言差一点儿就捐了官。等到秦松失去圣眷,只能窝在内院醉生梦死之后,这位监生就失去了一大财源。因他不得秦仲海待见,也不敢再上门来。有人说他如今转去给别家做清客了,连家都迁到了那家人左近;也有人说他存够钱捐了官,带着家小上任去了;还有人说他家老爷子去世,合家回乡守孝。反正秦幼珍打听到他家的宅子如今空了下来,只留一个老仆守门。

    这两处宅子是有主,另外还有两处,就有些情况不明了。

    一处是与永嘉侯府只有一墙之隔,只有两进的宅子,但面积不小,共有左中右三路,差不多有永嘉侯东西向长度的四分之三那么宽。这处宅子,早年属于老侯爷一位得力副手。那副手官至从三品游击将军,宅子就是老侯爷送给他的。只是昔年老侯爷蒙难,这位游击将军也受到了牵连,丢官去职,还受了刑,叫儿孙们护送着回保定老家休养去了。秦家尚未平反,他便已去世。儿孙们兴许是被吓着了,哪怕后来皇帝登基,秦家平反,都没再上过京城,安心在老家做富家翁,只每年派个代表来参加春宴。那宅子里只留下一房家人看门,拿砖石砌了墙,把宅子简单分割开来,几十年里来来去去不知换过多少任租客。因有承恩侯府在,也没什么人敢去捣乱、霸占;因为一直有人住着,屋子的情况也还维持得过去。据秦幼珍打听到的情况,宅子的主人似乎终于打算把京城的房产处理掉了,只是尚有租客在,因此宅子暂时难以出手而已。

    剩下还有一处房产,是在对街,与永嘉侯府隔街相望,也是个三进的宅子,东西两路,还带个小花园。这宅子乃是一家京城老户的祖宅,上一代的家主生前官至一省布政使,在这整条街上,都是数得上号的高官。前些年对方去世了,一家子回乡守孝,留下两房家人在此看守房舍。邻居们只知道他家有个考取了举人功名的独生子,按理说孝满之后,应该会上京赴考的,不知为何一直不见人影。倒是去年那家人的大门口处,曾经挂过丧家的白灯笼,贴过守孝人家的蓝春联,而算算时间,那应该是老人去世三年之后了。难不成他家又死了人?只不知道是哪一位,守门的家人也不肯透露。今年春天,这宅子里搬进了一户人家,守门的下人没换。秦幼珍打听得新来的住户是布政使外嫁的妹妹一家,只不知道是借住,还是买下了宅子。

    秦幼珍为女儿准备陪嫁的房产,是着实费了心思的。她找了两三个有名的经纪,满城寻找合适的房产。位于侯府后街的三个空宅,她原本曾经寄予过厚望,想着一来离她心目中真正的娘家承恩侯府近,他们一家搬进去后,为女儿备嫁,就好象从没离开过秦家一样;二来,女儿卢悦娘长年随他们夫妻在任上,与秦家长房、三房还是太生疏了些,等女儿出嫁,她去了丈夫任上,很难说秦家是否能继续看顾女儿,有一处离两家侯府近的房产,女儿日后就有理由与秦家常来常往了,可以多得些关爱与庇护,对女儿日后在云阳侯府的生活,多少有些助益。

    可惜,这三处空宅,价钱都不低,毕竟是位于内城达官贵人聚居的地段,面积又都不小,房舍维护得也不差,原主人都不是寻常人家。秦幼珍哪怕是一心要给女儿备份丰厚的嫁妆,也不可能花太多钱在陪嫁的房产上,忽略了真正重要的浮财与可以持续提供收入的产业。她已经调整了自己的要求,打算在内城买一处两进的小宅子就够了,那些三进以上、东西两路甚至是三路,还附带花园的大宅子,还是留到日后她丈夫卢普在京城做了高官,他们夫妻真正需要在京城拥有一处体面的房产时再说吧。

    她又另行看中了几处在附近不远处的产业,还有两处在云阳侯府附近的,目前还在对比考虑着,没有选定最称心如意的一处。她找姚氏帮忙,就是想让常兴继续打听那几处宅子的情况,从中挑出性价比最高的一间。

    秦幼珍在这几处宅子上花费了大量的心思,情况也了解得很仔细,因此秦含真向她打听情况,她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她如今心里正乱着呢,也没多少心思去应付小辈们,秦含真提出的话题既安全又可以打发时间,她就顺着口风,有问必答了。

    但秦含真问得这么仔细,好象有心要置产的样子,秦幼珍还是起了好奇心:“你问这些做什么?莫非是永嘉侯府地方不够了,你祖父祖母打算再把侯府扩大一些,因此要把后街上的房产也买下来?”

    这话秦幼珍自己说了都不相信。永嘉侯府只比承恩侯府小一点儿罢了,但三房人口这么少,秦平还在外任上,又不曾续弦,哪里就不够住了?只怕等秦平再娶,多生几个孩子,永嘉侯府要装出这些人口,也是绰绰有余的。瞧承恩侯府的宅子里曾经装过多少秦家人,就知道了。连承恩侯府都住得很宽松,就更别说永嘉侯府了。

    秦含真只是笑笑说:“没什么,我就是听姑母提起几个邻居的宅子,心里一时好奇,想知道那都是什么人家罢了。”

    秦幼珍半信半疑,但也不会在这时候发问,只笑说:“原来如此。这也是应该的。远亲不如近邻,若是左邻右舍都是清正厚道的人家,咱们在此住着也能安心。”

    接着她又谈起了那几处不在后街的宅子,问女儿更中意哪一处,听得卢悦娘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秦锦华是自幼长在京城的,对皇城街道颇为熟悉,十分热心地给她们娘儿俩提供着意见,把每个宅子所在地点的优劣都分析了一番,还提供了最近的消息,比如某处多了商铺,生活越发便利,也相当热闹;某处近年萧条了许多,还有闹鬼的传说,等等,倒是更新了秦幼珍的消息库,令她对于女儿陪嫁房产的选择,有了更准确的把握。

    秦含真就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心里却有着自己的盘算。

    那日赵陌托秦简给她写信来,除了说些甜言蜜语外,就提到他又看中了两处房产,想让秦含真也过去瞧瞧,好选择一处喜欢的宅子,作为两人未来的新家。其实早前他就邀请秦柏、牛氏与秦含真一块儿去看过宅子。那时正好是许大老爷麻烦缠身的时候,为防许家求上门来,秦柏也乐得偶尔出出门,还不事先告知长房自己去哪儿。不过当时秦含真与祖父母去看过的宅子,各有各的缺点,好象都不是很中意,赵陌便说会继续让人打听去,没想到这么快,他又找到了两处可以改建为郡王府的房产。

    只是这一回,两人已经定了亲,想要再一块儿出行,便有些不大方便了。秦含真试探过秦柏的意思,他没有答应,她只好回信跟赵陌说,让他自己拿主意。要是实在需要她帮忙参详,那就让人画个图送进来。总之,她估计是不可能在未经祖父母允许的前提下,再公然陪着他出门闲逛去了。

    即使没有赵陌相陪,就她自己去参观宅子,也是不合适的。她都可以想象得到,那些闲言碎语会怎么说了。说她还未嫁进门呢,就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将来住的府第了?就算她不是很在意名声,也要为家里人着想,为赵陌想一想。她可没打算将来一嫁给赵陌,就被太后或是宗室里的女性长辈叫过去数落。赵陌目前是没有爹娘管没错,可他头顶上还是有不少长辈,可以对他的生活指指点点的。他没露出破绽时,那些人自不会招惹他。可一旦有了可以攻击的把柄,宗室里有的是倚老卖老的人,想要压一压他这个宗室新贵的傲气。

    秦含真想到那个场面,就觉得心烦,决定自己最好还是老实一点。

    不过,赵陌要在京城开府,只不过是在京城生活时的居所。他真正的根基还是在肃宁县那座新建不久的王府中。身为肃宁郡王,他不可能一年到头都生活在京城的。因此,京城这边的郡王府,倒也不需要多么宽敞华丽,合乎规制、地方够用就行了,还能省些花销呢。

    秦含真回想起姑母秦幼珍介绍的后街几处房产的情况,心中蠢蠢欲动。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