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五十三章 坐困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许氏着急了。

    她不知道秦幼珍为什么忽然会有置办房产的想法,明明之前一点儿征兆都没有。难不成是因为之前她暗示秦幼珍的话?

    许家长房那边,看来似乎已经定下了许峥与鲁大小姐的亲事,只差在等鲁家来人见证订婚仪式而已。接下来要办的,就是许岫的婚事了。以许家如今的处境,很难说她能不能攀得一门好亲。只怕连门当户对的亲事,都有些艰难。许氏一向觉得许岫端庄稳重,是个难得的好孩子,否则当初也不会看重她做自己的长孙媳妇了。如今亲事做不成,许氏也不希望这个侄孙女儿随便嫁了人,误托终身。在她所认识的青年才俊中,正好有卢初明这个无论年纪、家世、才学、品貌都与许岫十分相衬的孩子,正好与许岫匹配。

    卢普对长子的婚事有何要求,许氏拿不准,但她有把握能说服秦幼珍同意这门亲事。秦幼珍虽非她亲生,却是她亲手养大的,一向感激她的恩情。只要她开了口,许岫本人又样样不差,秦幼珍没道理会拒绝。能说得卢家这门亲事,对如今的许家而言,绝对是好姻缘。而许岫也会是个好媳妇,能成为卢初明的贤内助,秦幼珍的好帮手。这等两全其美的好亲事,许氏是非常乐意去牵线的。

    当然,许氏与许岫同姓许,想要促成这门亲事时,算是站在女方的立场上的。主动向秦幼珍求亲,既不够名正言顺,又显得掉价。因此,许氏不会明着跟秦幼珍说,想要说合许岫与卢初明。她只是暗示了几句,只要秦幼珍够聪明,就应该能听出她的用意才是。

    然而,秦幼珍好象没有她想象的那么聪明,又或是根本就没想过这个可能,愣是没听懂她的话一般,只懂得感叹长子如今读书多么辛苦,每天晚睡早起,只睡三个时辰,吃饭也吃得不香,没两个月人就瘦了一圈,云云。许氏本想说得清楚些,但又想到许岫与秦简的婚事当初遭到姚氏的坚决反对,如今换了是秦幼珍,也不好逼得太紧,免得重蹈覆辙,还是徐徐图之的好。她便顺着秦幼珍的口风,改换了话题。

    许氏正想再找个时间,把秦幼珍叫过去,再作试探。无奈秦幼珍忙着操办女儿的嫁妆,整天忙个没完,除了每日随着其他人一道来向她请安,便几乎没在松风堂露过面。许氏又不想到福贵居去,免得遇上卢悦娘与卢初明、卢初亮三个小辈,令事情节外生枝。

    然而,她还没找到机会再与秦幼珍单独谈话,便听说了后者要在外头置产的消息,她顿时起了疑心。

    这到底是巧合,还是秦幼珍其实听懂了她的暗示,却不愿意与许家结亲,因此想借机搬出承恩侯府呢?

    许氏有些坐不住了,她立刻打发人去把秦幼珍请了过去。

    秦幼珍来时,脸上依然带着微笑,一如往常般亲切而恭顺,好象对许氏没有半分芥蒂一般。许氏拿不准她这是真的还是装的,只能在心中暗叹:倘若秦幼珍连这个表情都是装出来的,那她这些年在外头,还真是吃了不少苦头,也受了不少教训呢。

    许氏心中隐隐有一种既骄傲,又惶恐的感觉。骄傲的是如此出色的秦幼珍乃是由她亲自教养长大的;惶恐的是秦幼珍若学会了掩藏自己心事的技能,却用在了她这个有教养大恩的伯娘身上,岂不是说明她与秦幼珍之间的关系,其实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可靠?

    想到这里,许氏按捺住了质问的冲动,柔声笑着问起秦幼珍要置产的事。秦幼珍自然是拿出在姚氏面前的说法她要给女儿一份拿得出手的嫁妆。卢家合家都不在京中,虽说外祖家在此,但是长房终究隔了一层,二房是亲的,却又靠不住。若卢悦娘能在京城有一处房产,不但能让夫家高看一眼,将来遇到什么难处,也能有个落脚办事的地方。即使她在云阳侯府一辈子平安顺遂,那处房产也能给她添个进项,租出去给人住,一年也能得几十两银子租金,做个脂粉钱呢。

    这个理由是十分合理的,许氏挑不出什么错来。她只能再次向侄女兼养女确认:“陪嫁一处房产,挺好的,若是手头不方便,只管跟伯娘说。但是悦娘出阁,是从我们府里出去的,是吧?你不会想到新买的房产去办喜事吧?要知道,云阳侯府会看中悦娘,也有看在她是我们秦家外孙女的面上呢。悦娘若能从承恩侯府出阁,也能抬一抬身份,叫外人知道她不是寻常人家出身,而是正儿八经名门大户里出来的姑娘,配得上云阳侯世子。”

    秦幼珍面上僵了一僵,但很快又露出了笑容:“瞧伯娘说的,这不是人尽皆知的事儿么?谁不知道悦娘是咱们秦家的外孙女儿?谁还敢小瞧了她?”只说几句含糊的话,意图混过去。

    许氏看了她一眼,再次确认:“那么……悦娘是从我们府里出阁了?”她一定要得到一个确定的答案不可。

    秦幼珍差点儿没绷住脸上的笑容,表情显得有些僵硬了:“若是伯娘觉得太过麻烦……”

    “不麻烦!”许氏飞快地打断了她的话,“悦娘是我看重的晚辈,她在京城也没个家,自然该从咱们家里出阁。这种时候你不要提分家的事,难不成你还能让她到时候从二房上花轿?你哥哥想必要乐坏了。可他那个名声,只会连累了悦娘。总不能到时候叫他去跟云阳侯府的人交际吧?没得叫人笑话!”

    秦幼珍干笑着说:“那是当然的。我从来没指望过哥哥,还是要仰仗伯娘才行。”表情仿佛没有变化,但她的眼神却变得恹恹起来。

    许氏对她的答案终于感到满意了,也乐意给侄女儿一点小甜头:“自打你妹妹出嫁,咱们承恩侯府都多少年没办喜事了?这回可得借着悦娘的东风,好好热闹一回!悦娘的嫁妆,你办得怎么样了?若有什么缺的,只管跟你弟妹们说,若是她们太抠门,你就来找我。你要给悦娘置办房产,这是你做娘的心意,我不好与你争。除了房产外,嫁妆里还应该有些铺子、田地什么的。田地想必你们两口子早有腹案,我就送悦娘一间铺子吧。你觉得是脂粉铺好,还是布店好?回去想好了,就回来告诉我。不要跟我客气,你虽然不叫我一声娘,其实与我情同母女,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外孙女儿了。对着外孙女儿,还有什么是舍不得拿出来的呢?”

    秦幼珍不知该哭还是笑了。但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她除了欢欢喜喜地向许氏道谢,也别无选择。

    回到福贵居,秦幼珍就开始发呆。她不许丫头在屋里侍候,也不让任何人去打搅自己,就这么在屋里静坐半日。卢初明读书读得昏天暗地,暂时还不知情。卢初亮是早早就跑出门去会朋友了。卢悦娘细心,得了消息便赶过来,在屋子外头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确认秦幼珍只是有些烦恼,并没有身体不适,才惴惴地暂时离开,然后时不时过来看一眼,确定母亲无恙。

    但时间一长,卢悦娘也忍不住了,在门外轻声询问:“母亲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女儿虽愚钝,也愿意为母亲分忧。”

    秦幼珍在屋中长叹一声:“我没事,你回去继续绣嫁衣吧,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卢悦娘不由得微微皱起眉头。

    说话间,秦含真与秦锦华来了。她们是来邀请卢悦娘参加西府的闺阁小聚会的。秦含真已经定好了时间、地点,也把帖子给发出去了。蔡元贞欣然接受了邀请,余心兰也表示十分期待这次会面。只要等卢悦娘也点了头,小聚会的成员便都齐了。

    秦锦春传信过来道歉,小聚会那日她跟敏顺郡主约好了要在东宫见面,因此无法前来。

    看到秦含真姐妹俩过来了,卢悦娘只能放下心中的忧虑,脸上堆起笑,迎了上来。

    秦含真笑着向她行了礼:“卢表姐好?大姑母可在吗?我们过去给她请个安,一会儿有事找你呢。”

    卢悦娘勉强笑问:“是什么事?母亲正在屋里,只是这会子……”她顿了一顿,“可能有些不太方便。”

    秦锦华疑惑:“姑母怎么啦?为什么不方便?”

    卢悦娘犹豫间,屋里已经传来了秦幼珍的声音:“是锦华与含真么?快进来。”

    等到秦含真与秦锦华进了屋,就只能看见秦幼珍的笑脸了,半点瞧不出她先前坐困愁城的苦涩模样。

    秦含真提出的邀请,秦幼珍一口就替女儿答应下来,还清楚地知道秦含真的用意:“你们有心了。悦娘与蔡家人来往不多,这会子正需要讨好小姑子呢。有你们在,想必她定能与蔡大小姐相处愉快。”又让女儿向两位表妹道谢。

    秦含真忙扶住打算下拜的卢悦娘,笑着说:“姐妹们聚在一处玩笑罢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姑母说这样的话,实在折煞我们了。”

    秦幼珍微微一笑,也不再说这种话了。

    秦锦华有些好奇地问起了置产的事。小道消息里,就有说卢悦娘可能要搬出去,在属于卢家的房产上出阁了。秦锦华舍不得表姐,便问这传言是真是假。

    秦幼珍再一次祭出了陪嫁房产的理由,为了不让小姑娘们继续纠缠在这个话题上,她特地将自己看中的几处房产都拿出来简单介绍了一番,好把时间打发过去。

    秦含真在那一轮话里,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姑母是说,咱们东西两府后头的宅子,如今还是空着的?”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