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四十九章 盘算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姚氏觉得秦含真小姑娘家很好拿捏。她都把人哄住了,利用秦含真把余家小姐请到家里来的计划,也不过是小意思。

    只是秦含真对此持审慎态度。她有些拿不准姚氏是想干什么。难不成是蔡元贞那边没法打主意了,所以姚氏把希望改而放到了余心兰的头上?坦白说,这是有可能的,蔡元贞是才貌双全的好姑娘,余心兰也不差,同样与秦简年纪相当,而且尚未定下亲事。先前一直有传言说,她有可能会嫁给蔡世子。裴茵总是跟余心兰过不去,多半就跟这一点有关。不过如今蔡世子干脆利落地和卢悦娘定下了婚盟,传言自然就不能做数了。余心兰若要另择人家,秦简也是个挺好的选择。从余心兰出身的寿山伯府现如今的权势地位考虑,姚氏会看中她,也是再合理不过了。

    然而,秦含真暂时没兴趣去做红娘。秦简很好,跟余心兰可能也挺合适,但考虑到秦简的婚事,姚氏还做不得主,这里头还有许氏和许家在里头搅和,事情没理清之前,还是不要把人家无辜的好姑娘搅和进去了。再说,姚氏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和气明理的好婆婆。秦含真不打算任由姚氏支使,正常的社交往来没关系,如果是为了相亲而特地为姚氏制造机会,那就免了。

    秦含真并不反对秦简与余心兰凑成一对,只是希望堂兄与朋友的婚姻都能更简单一点儿,顺利一点儿,最好是等到许峥与许岫的亲事都解决了之后,等到姚氏与许氏的婆媳之争平静一些之后,再做考虑,省得大好姻缘,也要被她们利用来做争闲气的工具。

    因此,秦含真对于姚氏的提议,只是虚虚应了一声“会考虑”,就把话题给混过去了。反正她接下来要订亲了,有的是事情要忙,腾不出空来办什么诗会茶会,也是人之常情。姚氏虽是长辈,在这种事上却约束不了她。

    还有,姚氏说她订亲之后就不好出门,也不方便玩乐了,这话秦含真只是半信半疑,并不十分在意。无论是祖父秦柏还是祖母牛氏,都十分疼爱她,她要出门,只要有合理的理由,去的又不是什么不该去的地方,他们断不会阻拦。至于未婚夫赵陌,他说不定还会陪她同行呢,又怎会阻止她出门呢?秦含真可从来就没打算在出嫁前一直待在家里做宅女。她本来就很宅,没必要更宅一些了。

    秦含真一边与姚氏、秦锦华等人说着闲话,一边分心想着脑子里刚刚闪过去的那个名词。

    未婚夫。这是赵陌如今的身份了。秦含真忽然觉得有些小害羞,耳根热了热,又怕叫人发现了,忙低下头,装作喝茶的样子,努力让心情平复下来。

    这样的身份转变,给人的感觉还挺好的。秦含真心里悄悄地想,赵陌如今变成了她的未婚夫,那她也变成赵陌的未婚妻了。不知道此时此刻的赵陌,是不是也跟她转着同样的念头呢?

    秦含真垂目轻呷茶水,只觉得今日的茶似乎比往日更甘甜了几分。

    姚氏偷偷瞥了一眼微笑着的秦含真,觉得虽然她没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复,但多半只是要先问过牛氏的意思,才能把事情定下,不可能会拒绝自己。姚氏心中暗喜,就立刻开始寻思是茶会好还是诗会好了。她不想请太多其他人家的姑娘,比如唐家的姑娘,就最好不要出现,免得让唐家那边猜出她的用意,令事情节外生枝。她不清楚丈夫跟唐家人已经谈到什么程度了,反正亲事还未定,庚帖也未曾交换,一切都还来得及。

    对了,还有裴国公府的千金。裴茵从前没见什么失礼的举动,不知为何在女儿秦锦华及笄那日,好象有些失态了。幸好不曾出什么大岔子,扰了宴席,但姚氏心里怨念还是挺重的。裴大奶奶这几个月倒是时常跟她套近乎,她猜想对方大约是看中了秦简,想把女儿嫁到他们承恩侯府来。但人人都知道,裴国公府不过是有个国公府的名头,其实内里都是虚的。跟他家结亲,也就是名头好听,实际上还不如跟个四品官联姻实惠呢。

    没有实惠,裴茵这姑娘看起来连殷勤都没有,姚氏对她更没有兴趣了。若要为女儿的亲事谋划,当然不能把一个居心叵测的同龄姑娘叫上,天知道她会不会故意把女儿的亲事抢走呢?

    姚氏心里盘算完了女儿与秦含真做东道时要邀请的千金名单,又开始盘算聚会的地点,要如何布置场地,要派哪个丫头去服侍,到时候要用什么茶水,上什么点心……林林总总,谋划得十分详细周全。等到许氏与闵氏惊讶地叫唤走神的她,表示要回东府去的时候,她才刚刚想完一款新奇点心的做法呢。看到在场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瞧,姚氏连忙干笑着把走神的事实给搪塞过去,便急急忙忙拉上女儿,跟在婆婆身后走了。

    她有些事情已记不清了,还得回了盛意居,问过手下的大丫头,才能确认家里是不是有她想要的那些茶叶和摆设呢。

    她的四个大丫头都对她忽然问起这些琐事感到不解,但还是一一回答了她的询问。秦仲海刚刚从西府回来,与秦柏谈过话,心情正愉快呢,也有兴趣关注一点家里的小事了,便问姚氏:“你忽然问这些东西做什么?”

    姚氏顿了顿,想到有些事不可能完全瞒过丈夫,便含糊地回答:“我方才跟三丫头闲谈,说起她和我们锦华都已经有日子没跟闺中的朋友们相聚了,她们也该还一个东道,正好请蔡大小姐、余小姐她们来家里玩玩。如今我们与蔡家不是成了姻亲么?让悦娘也跟小姑子多相处一下,日后过了门,也有了帮手。恰好这段时日,天气一直很好,咱们园子里的花儿也开得不错,我就跟三丫头提议,让她与锦华一道在园子里做东道,也开个茶会什么的。茶会上要用什么东西,吃什么茶,我都替两个孩子想好了,怕记错了什么事,就先寻玉兰她们问清楚,缺了的东西也好趁早采买。”

    秦仲海有些意外地看向妻子:“真没想到,二奶奶竟如此细心?”

    姚氏嗔道:“二爷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不细心了?!”

    秦仲海笑笑,说:“让悦娘提前与蔡家小姐熟悉一下也好。多请几位姑娘,把往日与锦华交好的千金都请了来,蔡家的,余家的,裴家的,还有唐家与张家的姑娘,不要忘了。顺道将二房的锦春也接过来吧。让她们姐妹几个一块儿玩乐一日。前些时候,家里晦气事多,大家都有些憋得慌,正好趁这个机会消散消散。”他顿了顿,“你也借机散散心,别总是生气。”

    姚氏干笑了两声,明白他是在指自己与许氏的争吵。那事儿虽然是她占理,但身为儿媳妇,跟婆婆起口角,终究不是什么守礼之举。她轻咳一声,决定要装傻,便道:“人太多不好吧?比如裴家的千金,我先前听说她对蔡世子有意,前儿锦华及笄礼时,她对悦娘就失礼得很。当时那么多长辈在场,她都那样了,若是小姑娘们私下聚会,天知道她会闹出什么事来?蔡大小姐又在场,没得叫人看了笑话。我想……这邀请的客人,还是不要太多的好,就把几位与锦华相处得好的姑娘请过来如何?蔡大小姐,余小姐,再加上三丫头与五丫头,还有悦娘,人也够多了,再多就吵杂了。”

    秦仲海挑了挑眉:“锦华与余小姐交好么?我记得余家小姐很少到咱们家来做客。”

    姚氏干笑:“这……我听说三丫头跟余小姐很合得来。这回是三丫头和我们锦华合力做的东道,因此……”

    秦仲海看了她几眼,忽然问:“怎么没把唐家小姐算上?咱们与唐家也快要结亲了,不该漏掉他家的。”

    姚氏的神色有些僵硬,她不自在地转开头去:“这……我听说三丫头和锦华都跟唐家姑娘不是很要好……”

    秦仲海定定地看了她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该请的人还是要请的,这也是为了锦华日后着想。她与唐家姑娘本来交好,没得为了点小事,倒闹起了别扭。”他迅速替妻子做了主,“就这样吧,除了你提的那几位姑娘,再把唐家姑娘也算上,裴家的千金就罢了。让女孩儿们乐一乐也好,接下来三房的含真就要与肃宁郡王定亲,宫里兴许还会派几位嬷嬷来教导礼仪。咱们锦华也到了说亲的时候,未必还有闲情逸致,象从前一般与朋友们肆意玩耍了。让她们尽情玩闹一日,过后我们就该为锦华的亲事忙起来了。你还要给简哥儿也寻个好媳妇,哪里还有闲心玩乐呢?”

    姚氏脸色大变:“二爷,唐家的亲事,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秦仲海这么快就要把事情定下,她已经顾不上掩饰了。

    秦仲海淡淡地问:“考虑什么?唐家有哪里不好了?我已经与唐大人提过了,等唐涵乡试结束,就给两个孩子定亲。这事儿没什么需要再考虑的。”

    姚氏不由得脱口而出:“可是唐涵只是个秀才!锦华嫁过去,要熬几年才能做诰命夫人?三丫头马上就是肃宁王妃了,悦娘也能成为云阳侯世子夫人,为什么我们锦华就只能嫁给区区一个三品官之子?!”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