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四十二章 甜头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赵硕与秦平都点了头,赵陌便知道这门亲事稳了。奏请皇上赐婚,也不过是给他与秦含真添些光彩,锦上添花而已。

    想到父亲近日也老实了许多,赵陌并不介意给他点甜头尝尝:“五月龙舟大会,父亲可想带着家里人去瞧瞧?三弟正是活泼爱玩的时候,想必也想去看热闹吧?”

    赵硕有点心动。他其实已经有几年不曾参加过宫里办的龙舟大会了。那种场合,皇帝和太后、太子一家都会出现,能离皇帝近些的,都是圣眷隆厚的人物。听儿子的意思,大概会把他安排到一个不错的位置上,也让外人瞧瞧,他还没有失势,还有个好儿子可依仗!

    然而,赵硕想到离皇帝近了,也意味着会被皇帝瞧见他,就忍不住怂了。他现在还是别让皇帝瞧见自己的好,免得皇帝什么时候不高兴,看他越发不顺眼了,就赐一杯毒酒下来,然后对外宣布说他是急病身亡的,不提罪状,就不会牵连到儿子身上。他相信这种事皇帝是做得出来的!

    赵硕僵着一张脸对儿子说:“龙舟大会我又不是没去过,有什么可瞧的?天儿热死了,还不如窝在家里自在。你弟弟身子也弱,还是别到人多的地方去的好,免得身边侍候的人一时疏忽,叫他掉到湖里去了。”

    赵陌暗暗好笑,赵祁也有几岁了,平时说话行事象个小大人似的,怎么可能会因为身边侍候的人一时疏忽,就掉到湖里去?除非是侍候的人有意为之。

    他明白这只是赵硕的借口,也不以为意,还顺着他的口风道:“若是父亲觉得城里太热了,日子难过,儿子在西山那边有一处避暑的园子,新近修整过,还算清静。您可以带着弟弟和姨娘们过去小住几日,散散心。儿子听闻往年天气太热的时候,皇上与朝中重臣到了五月底六月初,也会搬到西山那边的行宫住一阵的。”

    赵硕这回倒是有了兴趣。能在西山有一处避暑的住处,在京城乃是身份的象征!那可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事,还得要有权势有地位。他知道儿子今年新得了一处西山房产,而且至今没搬去住过,倘若自己能住进这处宅子,在外人看来,算不算是与儿子重新成为了一家人?只要皇帝不处置他,外人应该会认为他已经获得了皇家的谅解,平安无事了吧?以后只要赵陌圣眷不减,他就能跟着沾光。这不必他与人明言,外人自然就会领会其中的意思了。

    只要他在皇帝搬过去之前搬走就行了。他害怕的,只是与皇帝打照面而已。

    赵硕不由得露出微笑来:“啊,你有心了。现在天气还不是太热,暂时我也没想着要离开京城。等到天气再热些,我实在受不住了,说不定还真要到你那儿小住几日。”他还状似关心地问了儿子,“你也要一起过去住么?”如果儿子同行,外人就会更加相信他已东山再起了。

    赵陌只是微微一笑:“儿子还要应付宫里吩咐下来的差事呢。况且,到了夏天的时候,儿子是否还在京城,尚是未知之数。说不定到时候儿子已经回了肃宁。”

    赵硕忙关心地问:“皇上都吩咐你办些什么差事呢?你能办好么?是否需要帮手?我这里还有几个人,你若是手下缺人使唤,只管跟父亲开口。”

    赵陌怎么可能向他开这个口?但嘴上还是答应下来:“是,父亲。”完全用不着赵硕再劝,但也没说借人的事。

    赵硕没法继续劝下去了,又拿不准儿子这是听了自己的话,向自己表达善意,还是在用顺从的方式委婉地拒绝。他只能试探地说:“你需要什么样的帮手?我这里,甄忠办事最是老到,且又忠心,蒋诚也是极能干的人,邵禄生是在经营产业上有一手,盛儿、荣儿他们几个也颇为伶俐。你想要哪一个,只管带了去。”说罢又自嘲地笑笑,“横竖我如今也用不着他们。”

    赵陌平静地道:“父亲身边哪里缺得了侍候的人?若儿子有需要,借两个人手去跑腿也就是了。荣儿就挺好,只是儿子眼下还闲着,暂时没有新差使,还是等新差使下来了,人手又不足,儿子再来向父亲借人吧。”

    荣儿也不错,书房里侍候的,绝对是心腹。赵硕还算觉得满意,也就不再纠缠此事了,免得惹来赵陌的反感。

    他还想再提一提让儿子去皇帝面前为自己求情的事,虽然马梅娘劝他不必多提,因为只要他与儿子的关系改善了,不必他开口,儿子也会主动去求情的。他是父亲,有时候还是需要端一端架子的,很多话不必多说,只需要等待儿子主动孝敬就是。但赵硕如今没有底气,也没有耐性,他等不得了,生怕儿子还在记恨从前,忘了为他求情。反正他刚才做了一件让儿子称心如意的好处,做为交换,儿子也该替他出一份力。否则,他要是不高兴了,在儿子的婚事上头多加为难,吃苦的还不是儿子么?

    谁知,赵硕刚一张口,还没把话说出来呢,赵陌就抢先一步说话了:“父亲有没有打算搬到辽王府去住些时日?”赵硕顿时愣住,先前想说的话立刻忘了个精光:“你说什么?”

    赵陌平静地看着他:“儿子虽然住在辽王府中,也还能压得住那些下人,但儿子毕竟只是肃宁郡王,而不是辽王。王爷与王妃近日正谋划着要借口为太后贺寿,重新上京来,多半就是冲着父亲的世子之位来的。眼下辽王府中人也是蠢蠢欲动,儿子还要顾着宫里的差使,又要忙封地上的事务,实在没有精力去理会那些下人的小心思。倘若父亲搬回去了,您是名正言顺的辽王世子,谁还能在您面前搞鬼?”

    赵硕目光闪烁:“我搬回去了又有什么用?等王爷王妃来了,那里还有我站的地儿么?!”

    赵陌微微一笑:“可他们还没来呀!您若赶在他们到京城之前搬了过去,事先做好布置,无论是人手还是别的什么,等王爷王妃来了,即使真的有所谋划,您也能事先有所提防,岂不是更稳当了?毕竟……他们若真的要再设一回陷阱来害您,我可没法再让他们相信我是个无害的孩子,带着两个小厮,就把要紧的东西给偷出来给您了。”

    赵硕听懂了他的意思。确实,如果他能事先在辽王府里做好布置,把自己的人手换上,那等辽王与辽王继妃带着两个兄弟来了之后,他们的所有行踪便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下了。甚至于他想要栽赃什么伪造的书信,都容易许多。当年辽王继妃母子三人用过的诡计,他凭什么不能再用一次?!

    赵硕顿时精神一振:“不错,我是辽王世子,比起你来,在那王府里行事,自然更加名正言顺些。我还可以任命安插所有下人,王爷不在京城,我就是那府里的主人了,谁敢不听我的号令?!”只要有儿子撑腰,别人不会质疑的!

    不过还有一件事……

    他问赵陌:“我手上的人手不足,只怕没法把整个王府的下人给换掉。”

    赵陌简直不敢相信父亲会有如此愚蠢的念头:“何必用自己的人去换?吩咐内务府一声就是了。只需要在要紧的地方安插上自己的心腹。”

    赵硕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咳了一声:“也对,我……我是怕外头来的人不可靠。”但仔细想想,只要不是辽王府的世仆,不会帮着不得圣眷的辽王夫妻办事,也就够了。内务府的人,难道还怕他们会违了赵陌的意思?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赵陌如今有多受皇帝与太子重用的。而且内务府的人,辽王继妃也不可能随意处置了。

    赵硕觉得有些丢脸,尤其这是在他一向不在意的嫡长子面前。

    赵陌好象没察觉到什么似的,还说:“若是王爷来信质问您为什么要搬回辽王府去,您就说,因为儿子要成亲了,在京城的郡王府却还没有布置好,为了不耽误大事,需得先开始筹备婚礼事宜,最合适的地方,自然是儿子所住的辽王府了。王爷没法反驳您的,顶多就是仗着长辈的身份训斥几句,但他不可能真把您赶出王府来。”

    赵硕得意洋洋地说:“没错,他早已失了圣眷,在京城也名声扫地了,还有什么底气赶人?!”

    赵陌瞥了他一眼,感到有些一言难尽。不过他很快就垂下眼帘,再度抬起头来时,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父亲还是要小心谨慎,即使您事先整肃过辽王府内厨房与茶房的人手,也不能掉以轻心。继妃惯会在毒药上做文章的。为了弟弟的安危着想,您最好别把他带上,免得他不小心中了暗算。还有继母,她如今也不方便与继妃见面,万一她们臭味相投,合力来报复您,那可就真的防不胜防了。”

    赵硕忙肃然道:“你这话说得是,我不会带上小三儿的。他小孩子家,哪里经得住那样的场面?万一遇上你两个叔叔,被他们害了,我真是连哭都没地儿哭去!”

    赵陌冲赵硕笑了一笑:“父亲真是一位慈父。”

    让赵硕帮忙筹备婚礼,自然只是借口而已。赵陌只盼着即将上京的辽王一家,会把赵硕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去,免得他给自己添麻烦。而赵硕不带赵祁同行,兰雪要照顾年幼的儿子,自然也要留在这边宅子里。到时候能时刻陪伴在赵硕身边固宠的,自然只有一位马姨娘了。

    赵陌又陪赵硕说了几句话,便告辞了。他出门时正好遇见马梅娘带着丫头,给赵硕送补身汤来,两人远远地隔着五六丈,便对行了一礼。抬起头来时,对视一眼,双方都迅速移开了视线,彼此心里有默契。马梅娘目不斜视地转去走另一边的抄手游廊前往赵硕的书房,赵陌步履轻快地沿这边走廊走出了院子,便瞧见兰雪满脸雪霜站在门边的树丛后头,盯着马梅娘的背影,目光幽深,隐含嫉恨。

    赵陌翘了翘嘴角,冲着兰雪眯眯一笑,便连个招呼也不打,扬长而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