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三十三章 冤案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姚氏一旦下定了决心,有些事还是进行得很快的。其实,她早已有所准备,只是此前一直在犹豫,方才迟迟不曾动手罢了。如今她确定儿子已经失去了蔡家这门上好的亲事,恨意满腔,先前的顾虑便都抛开了。

    三月下旬,许家大夫人加重的病情刚刚有了起色,许家就迎来了一个坏消息。

    刑部一个小吏在与人喝酒的时候,不慎说漏了嘴,泄露了许大老爷旧年还是刑部一个小小郎中的时候,曾参与过一桩大案的审讯,当时他犯了一个不小的错误。

    那日受审的犯人并没有认罪,就因为扛不住受刑晕了过去,但刑部正面临极大的压力,时任刑部尚书勒令部属必须在三日之内审出结果来,否则就要处罚无能的手下。那天已经是三日期限的最后一天,许大老爷与两位同僚共同审讯,觉得证据明明已经很充分了,案情也清晰明了,连指使他的人是谁,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却因为犯人迟迟不肯认罪,并说出指证幕后指使者的关键证词,就陷入了僵局,再这样下去,只怕他的仕途也要受累。许大老爷不甘心,与两位同僚私下商量后,便抓着已经失去意识的犯人之手,在他们写好的供状上按了手印,并且由在场负责记录的一名擅长模仿字迹的小吏动手,在供状主伪造了犯人的签名画押。

    等到犯人从昏迷中醒过来,想要喊冤,也已经晚了。这件案子当时完结得很快,幕后黑手也很快被捕了,而且不等审判结果下来,便在狱中畏罪自尽。犯人则依律处斩。案子的宗卷被归了档,立了功的许大老爷等人也得到了时任刑部尚书的夸奖,随后平步青云,自不必再提。

    然而,就在几个月前,一名外放多年、终于调职回京任职的官员却无意中透露了一件事,那就是在那位所谓的幕后黑手密会犯人,并对他下达指令,命其去行凶的那一天晚上,这位官员曾经在一处僻静地点遇见了正在钓鱼的前者。从地点上来看,若这官员遇见的真是正主儿,那所谓的幕后黑手根本不可能在同一晚上与犯人密会。那官员在这场偶遇后不久就外放边城多年,不曾回过京,也不知道那偶然遇见过的路人被卷进了什么大案。他说出这件事时,也没把它当一回事。虽然有好事者联系起两种说法,认为那很有可能是一场冤案,但大部分的人,还是觉得这官员记错了日子,并不放在心上。就连那官员本人,也从一口咬定自己没有记错,慢慢地转变了态度,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弄错了日期,更别说旁人了。

    但如今情况不同了。刑部内部的积年小吏,酒后泄露了实情,那所谓的供状根本就是许大老爷等人伪造的,那案子说不定还真的是冤案!死了的人白死了,还背负着污名。那人也不是无名之辈,至今还有庞大的宗族,还有族人凭科举晋身,入朝为官。他们过去把那位族人视作家族的耻辱,无时无刻不想着要洗刷这份耻辱,如今若能证明那位族人是受了冤枉,那他们的家族立刻就能洗脱罪名,重获清白名声!

    一场轰轰烈烈的翻案行动就这样掀开了序幕。当年的证人大部分都还活着,卷宗也都是齐全的,甚至连办案人员都大多仍在部中任职,想要翻查,难度固然有,但并非做不到。曾经参与过伪造供状的其中一名官员承受不住压力,向上司承认了事情属实,许大老爷与另一名参与了伪造行动的官员,处境就立刻变得艰难起来。

    许大老爷的身体其实不是很好,近日更因为老妻病重,人也变得憔悴了许多。如今再受到如此重大的打击,整个人都瘦了两圈,脸都瘦脱型了。

    虽然那冤死之人的家属嚷嚷着要翻案,要惩诫当年渎职的官员,可真要追究起来,牵连的人太广了。当年那桩案子,真的是只差一份供词而已,其他的证据都证明了幕后黑手的身份,结果也是几乎所有人都认可了的。许大老爷至今都觉得自己不曾冤枉了谁,顶多只是办事急功近利些罢了。他觉得这桩案子根本翻不了,不能因为他伪造了一个画押,就说有罪的人是无罪的。

    许大老爷坚持己见,但第三位参与了伪造行动的昔日同僚,却为流言所苦,一时想不开,心里又后悔,就在家中后花园跳了湖。虽然人是被救回来了,但也因为受凉,大病了一场,元气大伤。没过两日,就听说头一位认罪的旧同僚被革了职,带着家眷灰溜溜回乡去了。虽说身家性命都不曾受到影响,但他这一回去,名声大打折扣,只怕将来的日子不太好过。

    许大老爷到这时候,才开始为自己担心起来。同时同下决定的几个人,一个被革了职,一个大病一场,部里也有小道消息,说这人估计要以告病的方式中止仕途了,好歹能保得一个体面,不用等待上头下令革职。许大老爷不知自己该怎么办,连参与过的小吏都被逐出了刑部,难不成他也要离开?翻案的事,估计是雷声大,雨点小,毕竟是刑部上下都认可了的案子,万一翻案,刑部的面子就要丢光了。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小吏的几句醉后胡言,便让所有人都丢脸?

    然而,刑部对外不宣扬,并不代表不会内部处理犯过错的人。其他人都受到了报应,许大老爷若是没点表示,万一尚书大人看他不顺眼了,也将他革了职,那可怎么办?到那时候,就连许家几辈子的老脸都要丢光了!

    可是,若就此寻个借口致仕,即使能保得一时体面,许家的声望权势也要一落千丈。许二老爷、许大爷与许二爷叔侄三人不是低品阶的小官员,就是不曾入仕。没有了许大老爷的官位撑着,许家又怎能在京城高官人家的圈子里立足呢?许峥连会试都还没有参加,许嵘更是连秀才功名都不曾考取,女孩儿们也不曾正式定亲,这时候许大老爷离任,小辈们的处境与前程就更加艰难了。即使有承恩侯府这门姻亲撑着,许家也会大伤元气。就象秦家二房,虽然已经分家出去,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外戚人家,皇后亲侄。只因秦伯复失了官职,如今才不到三个月,就连一向仰仗他们的姻亲薛家,也有胆气向他们叫板了。

    许大老爷不愿意让自家落入这等境地。

    然后有些事,并不是他不愿意,就能逃避得了的。

    许大老爷错判了冤案的消息迅速在朝野之间传开了。那所谓受冤之人的族人到处宣扬此事,要为死者伸冤。连住的地方离京稍远的另一名同案犯的家属,也跳出来说自家人同样死得冤枉,是被屈打成招了。许大老爷的名声一败涂地,他越是否认自己有错,旁人对他的非议就越多。不少人都觉得他脸皮太厚,人品不正,明明做错了事,还没有承认的勇气。哪怕是当时与他一同犯下大错的两名官员,也都勇敢地认了错,并且辞去官职,以示悔过。许大老爷迟迟不肯认错,分明就是恋栈权位!

    刚进四月,许大老爷的丑闻在京中便已传得人尽皆知,就连许峥,也开始受到影响。昔日与他交好的几位才子,都隐隐疏远了他,还有跟他交情最好的一位师长,私下劝他回家劝一劝老祖父,不要再倔下去了,早早请辞,做个忏悔的模样来,好歹要保住许家的名声。虽然外头的议论一时间会不大好听,但过得几年,事过境迁,许家还有年轻一代,还有机会东山再起。但若是许大老爷连官身与体面都一并失去了,许峥一个人又有多大的能耐,能重新撑起许家门楣?只怕光是他祖父的丑闻,就足以断送一个年轻举子的前程了。

    许大老爷无计可施,他甚至还去了承恩侯府与妹妹商议。可是这种事,承恩侯府又能帮得了他什么?外戚又管不着刑部。若是去求永嘉侯秦柏,秦柏对许家并没有多少好感,乐意不乐意且不说,提起当年的案情,秦柏对许大老爷的做法也颇有微辞,恐怕还不肯帮他呢。

    许大老爷最终还是忍痛上了折子,声称自己年纪老迈,请求告老。皇帝也不知是不是听说过什么,干脆利落地允了他。他迈出皇城大门的时候,回头看着身后那巍峨的重重殿宇,想起自己曾经的雄心壮志,再看一眼自己眼下的落魄,整个人就象是浸了冰水一般,冷透了。

    许大老爷回家后就病倒了。许家乱成了一团。所有人都惶恐不安,不知道今后要何去何从。

    得了消息的许氏赶紧下帖子请了太医上门为许大老爷医治,自己也打发了心腹丫头来看望兄长,还明言改日会亲自过来一趟。

    许大爷向衙门告了假,躲流言的同时顺便回家照顾生病的父亲。

    至于许大奶奶,则要负责照顾婆婆许大夫人。刚刚来到许家的鲁大小姐鲁善祥,也不能待慢了。她只得让两个女儿给她打起了下手。

    许二老爷带着儿子,应对着每日上门探病的各路宾客。

    许二奶奶提前结束了圈禁,“好心”地帮助妯娌主持中馈。

    许嵘平日里也认得不少朋友,便出门去到处打探外头的消息。虽然许大老爷已经告老辞官,但刑部那边若真的决定要翻案,影响才是最大的,他得要打听清楚一点才行。

    只有许峥,除了束手无措,什么忙都帮不上。

    他活到今年二十岁,内心头一次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迷茫。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