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二十二章 小儿科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赵陌挨近了秦含真的耳边,再一次重复了刚才的问话:“秦表妹,你方才在说什么?”音量低得几乎是气声了。

    秦含真的脸迅速涨红起来,弱弱地回答:“我没说什么,只是开玩笑,真的……”

    “玩笑?”赵陌挑起一边眉毛,“秦表妹,这可不是能开玩笑的事儿。你要知道,我早就认定了你,我只会娶你为妻,你也只能嫁给我。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么?”

    谁……谁跟你说好了呀!

    秦含真心里小声抱怨一句,但是非常怂地不敢把这话说出口。现在的赵陌看起来,不象平时那么好说话。她估计是刚才不小心惹到他了。要是再敢说出这种不怕死的话,天知道他会发什么疯?不过,她本意真的只是在说笑而已,他为什么会反应这么激烈?秦含真有些困扰。

    赵陌恨恨地看着眼前这个怂得缩脖子缩手,却又脸红得可爱的女孩子,觉得自己方才因为听说太子妃要插手自己的婚事,而产生的种种惊惶与担忧好象只是庸人自扰。她知道他需要费多大力气,才能把这个麻烦给解决掉么?她怎么能这样轻松地说笑,还叫他再考虑考虑与别的女孩子的联姻,以免将来后悔?

    他怎么可能会后悔?!他已经认定的事,如果因为被其他不那么重要的事迷惑了,没有坚持下去,那他将来才会后悔!云阳侯府的千金又如何?他也许有心追求一定的权势,但明明是靠着自己就能得到的东西,他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婚姻和幸福去换取?如果换了是别人劝他,他不会在意,因为别人不会明白他内心的想法。但是秦含真不能!她明明是最清楚他真正愿望的人!

    赵陌伸出左手食指,没忍住心头的冲动,轻轻碰了碰秦含真绯红的小脸,感觉到她皮肤一如想象的嫩滑,心情变得好了不少。他翘起嘴角,将那根手指抵在秦含真的嘴唇中间,低声说:“告诉我,你确定只是在说笑,并不是真的这么想的,而且以后,再也不会说这种话了。不管别人给我说的婚事有多好,你都不会把我让给任何人。”

    秦含真觉得他的手指热得好象刚刚被火烧过一样,碰到她的脸时,只是烫着了她的一边脸颊,但抵着她唇间时,仿佛要把她的整个脑袋都烧起来了。她胡乱地点头,做出承诺,事实上却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但赵陌已经听见了。他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愉悦地笑了起来。

    不过他可不满足于只得到这一个承诺。他继续把手指抵在秦含真唇间,又道:“那你也得答应我,如果有其他看起来比我更好的男人出现,想要娶你,你也不能答应他。因为你只会成为我的妻子,眼角都不会瞥别的男人一眼。”

    秦含真稍稍适应了一下他的手指,也稍稍清醒了些。对于赵陌的这句话,她毫不犹豫地回应:“那是当然的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比你更好呢?”她是真心这么想的。她跟赵陌认识了那么多年,也磨合了这么多年。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将来会嫁给他,也相信自己会适应那样的生活。但换了别的男人?在这个陌生的时代,这简直是一件可怕的事!她想想就觉得心惊胆战。

    赵陌对她如此爽快的回答感到非常满意,脸上的笑容也更灿烂了。他收回了手指与手臂,轻轻拥住秦含真,轻声道:“含真,不用担心,我会把所有麻烦都解决掉的,你只要安心等待我上门求娶就好。”然后他在她额上的发间轻轻吻了一下。

    秦含真觉得原本已经要降温的脑袋又再一次涨热起来,脑子里都快成浆糊了。她只能呆呆地看着赵陌松开自己,退后几步,又露出一个微笑:“我得先去做些准备,然后明日就进宫去。我会经常来看你的。要是你想我了,就给阿寿送信,他会尽快通知我的。就算没事,你也要给我送信,哪怕只是说些日常琐事也好。”

    他就这么若无其事、轻轻松松地走了出去,在把她弄成了一个呆子之后!

    丰儿站在凤尾轩门口,双眼狠狠地瞪着他,脸也涨得通红,两手各拿着一大束花,看起来好象很想把花往他头上砸。

    但赵陌眼下心情正好,表示不会跟她计较这些,还十分细心地嘱咐她:“照看好你们姑娘,若她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她不愿意提的,千万要告诉我,我会替她出气的。”

    丰儿直接冲他翻了个白眼。

    赵陌笑着走了,丰儿连忙冲进凤尾轩里:“姑娘?你怎么样了?郡王爷他他他……他是不是欺负你了?!”丰儿是在外头透过凤尾轩的玻璃窗看到轩中情形的,但因为角度的问题,她其实并没有看到赵陌实际上对秦含真做了些什么,只知道他把秦含真逼到了墙边,挨近了她的姑娘,等他离开的时候,姑娘满面通红一脸懵,一定是他干了些什么!

    秦含真听到丰儿的问话,脸又一次涨红了。她怎么好意思照实回答?况且……其实赵陌也没有真的对她做什么嘛。她就是因为没有经验,又没有预料到赵陌忽然来这么一出,才会惊慌失措,表现得好象是个一点世面都没见过的天真少女。但事实上,比起她看过的电影电视剧小说动漫,赵陌做的事完全只是小儿科,他充其量就是壁咚了她,然后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她现在的表现,实在是太不争气了!

    秦含真拿手扇了扇风,想要把脸上的温度降下去,双眼心虚地瞥向一旁,故作镇定地回答:“没什么,我方才说错话了,他有点儿生气,逼着我说出以后再也不敢拿他取笑的话来。我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好,他现在已经不恼我了。”

    丰儿嘴角抽搐了一下,斜眼看着她:“姑娘,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个说辞?”

    “为什么不相信?我这是真话呀!”秦含真跺了跺脚,努力瞪丰儿,“你没有理由不相信我!不然还能是什么情况?”

    丰儿扯了扯嘴角,小声道:“行,姑娘既然这么说,我就当作是这样吧。反正也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这件事,姑娘怎么说,又有什么要紧?”

    秦含真的脸又一次红了起来,心虚地企图转开话题:“我们在园子里也待很久了,赶紧回院子去吧,不然守门的婆子就该起疑了。她应该没看见赵表哥进来吧?”

    丰儿郑重地劝她:“姑娘的脸还很红,不如等到你面色恢复正常了,咱们再走?至于在园子里待得时间长了些,也没什么。”她把双手里的花往凤尾轩角落里一丢,“方才采的这些花,被我捏坏了不少,只怕用不得了。我们得再重新采一束。”

    且不说秦含真主仆俩如何采花,离开了永嘉侯府花园的赵陌穿过夹道来到承恩侯府,熟悉地前往外院书房,让人去通报秦简,请他出来相见。

    秦简出来得比预期的要晚一些,看起来似乎有些狼狈,而且心神不定。

    赵陌惊讶地看着他:“你这是怎么了?”

    秦简叹了口气,在他对面的交椅上坐坐重下:“别提了。我母亲方才又发了一顿火,我好不容易才把她安抚住。”

    赵陌挑了挑眉,露出了然的神色:“令堂又与令祖母生矛盾了?”

    秦简苦笑了下:“其实不是。这一回我祖母也有些恼火嘴,我母亲是跟许家二奶奶生了口角。”

    这事儿其实是在秦家从昌平返京那天发生的。秦含真他们三房的早早回了自己家,并没有关注后头的事,长房这边也不想将家务事通通暴露给三房知道,因此风声还没有传到西府。

    事实上,那天许家人与秦家长房一同回归,原本许氏是打算让娘家人留下来吃一顿饭,再把人送走的,许家人也欣然应邀留了下来。谁知在回京路上积攒了满腔怒火的姚氏一时冲动,在众人略加梳洗完毕,返回正院松风堂用饭途中,与许二奶奶相遇时,没忍住说了些讽刺的话,再三表示绝对不会接受许岫成为自己的儿媳,叫许家人死了这条心。她的儿子正直优秀,怎么可能娶一个品行有污点的人家的女儿为妻?秦锦华更不可能嫁给许嵘,叫许嵘这只癞蛤|蟆不要妄想着吃天鹅肉。

    许二奶奶当时有些被激怒了。如果换作平时,她绝不会如此冲动,但当时路上只有她们俩,姚氏说话又实在难听,连婆婆许氏也是许家女儿都顾不上了,她便也说出了心里话。

    许岫已经让云阳侯府看上了,想要配给蔡十七。蔡三太太亲自来提的亲。许家的姑娘可没有姚氏说的那么不要脸,死活非要巴着秦简不放。许二奶奶也劝姚氏,别太把自己的儿子当根葱,事实上京城里比秦简优秀的男孩儿多了去了,许峥就比他强十倍!

    由于许二夫人当时及时赶到,制止了儿媳,因此许二奶奶并没有机会提到许嵘与秦锦华的婚事。但有了这个小插曲,秦家长房与许家二房随后的聚餐进行得并不是很愉快。

    姚氏一脸关怀却又咬牙切齿地在席间公然问起许岫与蔡十七的婚事,问许二夫人,蔡三太太可曾提过什么时候上门提亲?打算什么时候下定礼?还说蔡家乃是京城有名的权臣世家,能嫁进这样的人家,许岫后福不浅,真是恭喜了云云。

    许氏震惊了。她完全没有料到事情会出现这样的意外发展。

    许岫更加震惊,她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桩婚事!

    聚餐现场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