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二百零五章 承诺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赵陌还在花园里,就在凤尾轩一边品茶一边看书,一个时辰过去了,竟也不嫌烦闷。

    秦含真见他悠闲自在的模样,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但愧疚的程度是不会变的。她连忙走进凤尾轩,向赵陌道歉。

    赵陌其实也等得有些不耐烦,远远地看见秦含真过来了,方才作出这副姿态来,为的就是不让秦含真不安。秦含真向他道歉,他自然是不在意的,还说:“我方才去过一次前头书房,跟舅爷爷说过话,还见了秦五叔。回来没多久,你就过来了,其实也没等太长时间。秦表妹不必觉得对不住我。”

    秦含真还是深感歉意:“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跟你约在花园里相见了。你索性去书房看书不是更好?那边比园子里暖和舒适,想吃什么喝什么都有人侍候。”

    赵陌笑笑,心想书房哪里比得上园子?他能在园子里无所顾忌地与秦表妹单独见面,说话,不怕叫人打扰,在书房里能行么?如今天气暖和得很,凤尾轩中又不怕风雨,他在这里等着多好呀,少些吃喝有什么打紧?他还能饿着渴着了不成?

    不过这话他当然不会说出口,还转了话题:“你也见过秦五叔一家子了吧?如何?我记得表妹先前一直在担心秦五婶的胎不稳,秦五叔的妾不安分,还有秦五叔的那个小女儿不知好不好教养。”

    秦含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就是我随口嘀咕的几句闲话,赵表哥不必当作是正经大事,放在心上。我五婶的胎有些不稳,但静养上一两个月就没事了。那个妾是有些不安分,但有我祖母在,她也成不了气候。至于六妹妹,年纪还小呢,瞧着被我五婶教得不错,想来无事。”她将方才与秦安一家见面的情形大致说给赵陌听了。金环具体对小冯氏做了什么,她没细说,只大概提了一句似乎暗中做过些手脚,意欲害正室。

    赵陌跟在秦柏一家身边住了好几年,又是曾经在大同秦安家里住过些时日的,对秦安内宅的乱象,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再加上秦含真平日里的碎碎念,牛氏跟丈夫孙女说话时,也不大避讳赵陌,因此他连秦安家里的最新情况,也有所听闻。秦含真说了什么,他立刻就领会明白了,还能对此作出评论:“舅奶奶真是威武。其实她老人家身份辈份放在这儿,若不是秦五叔一直在大同,不曾与父母同住,那个金环也使不了坏,早就被舅奶奶给收拾了,自不会有欺瞒秦五叔的机会,更没法给秦五婶添堵。”

    秦含真叹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祖母没理由住到大同去,而让五叔到京城侯府来享福,我又不大乐意。我父亲还在广州呢,一个人孤零零地,没续弦,也没纳妾。五叔有妻有妾,儿女双全,做官也挺顺利的,如今还能调到京城里来,他凭什么就过得这么好呢?相比之下,我宁可他后宅混乱,继续被个妾耍得团团转,也不想他到京城里来。只是这种想法,有些对不住我五婶。她完全是个无辜的人,却因为嫁给了五叔做续弦,要受那个金环的算计,却还要处处顾虑我五叔的想法,不敢下狠手整治一个妾。”

    小冯氏怎会是心慈手软的人?她当年面对狠心要夺家产的叔叔时,也没软过。嫁给秦安后,倒是束手束脚了。兴许有夫妻双方家世之别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她还没有生下儿子,觉得自己在夫家地位不算太安稳,可秦安生性喜欢温柔和顺的女性,估计也是她摆出弱势的重要原因。

    秦安从前要娶何氏,是因为何氏是他同袍遗孀,怀着“遗腹子”却惨遭夫家族人“诬蔑”驱逐;他纳金环为妾,是因为金环身份卑微却对他父女关心有加,还一片“深情”;他本来拒绝续弦,后来会答应迎娶小冯氏,也是因为秦柏在家书中向他提及小冯氏的身世与处境,如果这门亲事不成,小冯氏还不知会落入何等境地。

    如此种种,不难分析出秦安的一个性格特点。他偏爱温顺柔弱的女性,喜欢拯救孤苦无依、楚楚可怜的白莲花,大概是因为这么做能体现他的英雄气慨。他是个武人,镇守边关,但边关承平,他除了练兵练兵再练兵,偶尔打打小股马贼,也没别的事可做了。因为家教缘故,他又做不出好勇斗狠的事来。有机会能体现他的英雄气慨,他自然乐意。小冯氏也许就是看透了他这一点,才没有摆出强势的样子来,免得让他生出反感。事实证明这法子也不错,若不是小冯氏没提防住金环的几次暗算,她其实已经算是把秦安给笼络住了。

    秦含真为小冯氏叹息,赵陌却有着不同的看法。

    如果小冯氏当真笼络住了秦安,又获得了秦安的信任,又何必因为种种顾虑,面对不怀好意的金环还要束手束脚呢?她是正室,而秦安又不曾有过宠妾灭妻之举,人虽糊涂些,道理规矩却都是明白的。秦安常常要去军营中参加集训练兵,当时家中就只剩下小冯氏与金环了,小冯氏有的是法子能处置后者。金环再狡猾,也终究只是一个丫头上位的妾室而已。即使过后秦安会有猜忌与不悦,小冯氏另想法子把人安抚住,也就是了。结果她居然纵容金环逍遥到今日,还有机会对怀孕的她下了不止一次黑手,总归是无能。

    小冯氏,还是因为家世弱且无子,面对丈夫没有底气,才会把金环留给婆婆处置。不过,她如今身怀有孕,再过几个月就要分娩了。如果到时候她生下一个儿子,兴许底气又不一样了。

    赵陌自小经历过辽王府中的各种明争暗斗,更熟悉小王氏与兰雪姨娘的多次交锋,早就是见多识广了。小冯氏与金环那点软绵绵的勾心斗角,在他眼中不值一提。他也就是在秦含真面前略评论几句,劝她如果真的看金环不顺眼,想法子劝说牛氏把人撵了就是。如果秦安有什么话说,他也可以想法子的。

    “你要是实在不愿意让秦五叔留在京里,我让人把他弄回大同去好不好?或者另择一地也行。”他这么问秦含真。

    秦含真惊讶地看着他,旋即笑了起来:“多谢赵表哥了。我知道你能帮得上我,不过……算啦,五叔虽然犯过大错,现在也好象没什么长进,但祖母一直盼着能跟他母子团圆的。如果这么快就把人调回大同去,祖母一定会失望难过吧?更何况,马将军已经进京了,马家也不知还有没有人留在大同,没人护着五叔,天知道他会不会闯祸?没得还要祖父祖母一把年纪了为他操心,就让他留在京城算了。在京郊大营当差,常年待在昌平,一年到头跟我见不了几回,我就当眼不见为净吧。”

    赵陌想了想,又问她:“要不……我们想法子让秦四叔回京城来?如此你们父女也可团圆。”

    秦含真犹豫了一下:“这个要看父亲的意思吧?他在广州虽然远离家人,但是能独当一面,也得了历练的机会,对他仕途有好处。如果京城里有好空缺好机会,他当然是回来更好。如果没有……那他留在京城任个闲职,还不如在外地做个能拥有实权的官呢。”更何况在广州那边,她其实还有事要托秦平去办的,也不知要几时才能办完。

    赵陌想了想:“他在广州任守备,最大的好处是能挣点零花钱。若只是想要个能独当一面又可以历练,对仕途有益的官缺,也不是非得跑广州这么远。”

    秦含真认认真真地听他往下说,秦平说来也快到任期年满的时候了,只差那么一两年,现在也该开始为他打听升职的事了。

    但赵陌却在这时候闭了嘴,说是要回去寻人打听:“我会跟舅爷爷商量的,到时候再给秦四叔写信去,问问他的意思。若能调到离京城近一点儿的地方,你们往来通信或是去探望他,也要方便得多。”

    秦含真心想赵陌一向靠谱,这事儿托付给他,再稳妥不过了,便再三谢过。

    赵陌微笑道:“谢我做什么?那也太过见外了。我原也不是外人,为秦四叔尽一分力,也是应该的。”总不能等到他要上门提亲了,丈人还远在几千里之外吧?

    秦含真眨了眨眼,脸慢慢地红了。赵陌这话是什么意思嘛……

    赵陌掩住笑意,故意装作若无其事地转开头:“若是秦四叔能回京,或者调到离京城近些的地方,舅奶奶一定又要劝他续弦了吧?其实,秦五叔都已再娶,眼看着就要添丁了,日子过得好好的,秦四叔一直如此自苦,倒叫人为他难过。”

    秦含真闻言,心情沉静下来:“赵表哥说得没错。论理,我不该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可父亲才三十出头,要是真的一辈子不再娶,一个人孤零零地过日子,别说祖父祖母心里不好受了,我做女儿的,也要担心他今后的生活。除了他,还有吴表舅,也是如此。父亲好歹还有一个我,表舅连亲都没定过。我一想到他们那样,心里就难受,但是又没法劝他们改变主意。”

    尤其是看到秦安如今的生活状态,这种难受的感觉就更强烈了。

    秦含真抿了抿唇,十分郑重地对赵陌道:“等下回再见到父亲和吴表舅,我一定要再劝劝他们。就算他们为了我母亲的死,感到再难过,这么多年过去,也该放过自己了。”

    赵陌看向她的目光柔和下来:“表妹只管照着自己的想法去做吧。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只管跟我开口。”

    秦含真冲他弯了弯眉眼,露出欢喜的微笑来。

    不过,秦平与吴少英的幸福是未来要考虑的问题。眼下,还是先操心大堂哥秦简的婚事吧。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