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甘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幼珍满腹心事地回到了福贵居,看到女儿卢悦娘已经从秦锦容那儿回来了,正坐在窗前绣花,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

    她看着女儿日渐出落得水灵动人的容貌,还有窈窕匀称的身姿,心下不由得生出几分酸涩。她的女儿生得这么好,才学品貌无一不佳,教养仪态都是上上之选,跟京城那些名门贵女相比,也不差什么。卢家也是书香门第,世家大族,却因为在贵人遍地的京城不显眼,使得女儿在家世上显得略比人差了些,说亲时就总是被人挑剔嫌弃。这世间之事,怎的就如此不公平呢?

    悦娘出落得这般出众,若是不能嫁个称心如意的好人家,她做母亲的总觉得对不住孩子。可想要为女儿说成一门好亲事,又哪儿有那么容易?

    秦幼珍叹息着走进了上房,却看见丈夫卢普早已坐在里间了,正在窗下木炕上挨着引枕,拿着一本书翻看。她有些惊喜地走了过去:“今儿怎的这么早回来?不是说要请吏部的官儿去千味居吃饭么?”

    卢普微笑着放下书:“中途遇上点事,我改了主意,就没再去找那官儿了。他从前也没少吃我的宴请,从不见有准信儿,态度还傲慢嚣张得很。我想着这人未必靠谱,若不是等消息实在等得太久了,我也不会再找上他。如今有了准信,自然用不着再花钱找气受了。”

    秦幼珍怔了怔,旋即露出喜色:“有准信了?可靠么?!”

    卢普笑得更欢了:“路上遇到一个正在吏部任职的同年,他向我道喜,说是任命已经下来了,不过负责此事的官员前两日病了,公文积压了不少,因此文书还得过两天才能下来,但已经定下的事,是不会再有变化了。”

    接着他顿了一顿,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他们夫妻俩能听到的声量说:“是个好位子,长芦都转盐运使司的盐运使,从三品。沧州长芦离京城近不说,离天津也近,地方也繁华些。即使把孩子们带过去,你们也不会再吃苦了。”

    秦幼珍大喜:“长芦的盐运使?那可是大大的肥差呀!”她抚胸念了好几句佛,连声说,“过些天家里要去昌平那边踏春礼佛,我原本还想着要走这么远的路,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去,如今却是一定要去了!怎么也要向佛祖上香磕头,多谢佛祖保佑才是!”

    卢普无奈地摇头笑道:“你又糊涂了,当初你许愿是在哪里许的?那可不是在和平寺。你如今要在和平寺还愿,当初保佑你的佛祖也不知认不认?”

    秦幼珍嗔道:“瞧老爷说的,天下的佛祖还不都是同一个?怎会不认呢?再说,当初我许愿,是在上京的路上,如今隔着上千里地,怎么可能回头还愿去?只能待日后有机会了,再次前去那家寺庙拜谒时,多捐些香油钱,请庙里的和尚为佛祖漆上金身就是了。”

    想了想丈夫的新官职,秦幼珍心里说不出的高兴:“我本来以为,多半是要留在京里做个四品官了,即使能挣上从三品,也八成会是个偏远些的地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好差事。盐运使呢,这种差事肥得流油,三年下来,足够我们挣个盆满满的。我先前还有些发愁,若是在京里给几个孩子办婚事,咱们手头的银子可能有些不够,如今总算可以松口气了。”

    卢普却道:“我那同年把这个喜讯告诉我的时候,还透露了一点儿别的。他说这个任命好象是宫里下来的,应该就是皇上的意思。可皇上从未召见过我,即使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人,也应该不会上心才是。他怎会特地任命我担当这样一个肥差呢?”

    秦幼珍笑道:“我虽然已经有许多年没见过皇上了,但小时候随伯娘进宫,也曾见过他好几回,管他喊姑父呢。皇上是个再和气不过的长辈了,待我们秦家的人都亲切。我当初嫁给你,皇上也是赏过添妆的。你觉得皇上未召见过你,对你不熟悉,又怎知他不是早就听说过你的事了呢?再怎么说,我也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女儿呀,你是皇上的内女婿,皇上分派官职的时候,稍稍照应你些,又有什么出奇?”

    卢普摇了摇头。他自科举出仕以来,仕途一直都很顺利,虽然去过一些偏远之地任官,也吃过不少苦头,但几乎是三年一任就升一级,顺顺利利升上来,并未遇到过什么大的关碍,也无人与他为难。即使他再能干,政绩再突出,这也太顺了些,而且他家族那边很肯定,并不曾替他打点过什么。他心里有数,自己多半是沾了妻子娘家家族的光了。不过,他自己也不是只靠着妻子家族才走到今天的,这一路他所付出的努力和汗水,绝对对得起他今日的成就。即使到了皇上面前,他也能挺直了腰杆说话。

    可这一回有些不大一样。从三品的盐运使,并不是他凭自己的本事能谋到的官职,明显是在优待他。若是妻子的三叔永嘉侯与小舅子们替他打点来的,他们早该给他通个气才是。既然他们从未提起过,那这个官职就肯定不是他们给宫里递了话才谋来的。莫非真是皇上亲自指定?

    卢普觉得自己隐隐能猜到其中的原因。皇上待秦家亲近,却又不得不为了大局压制外戚,将对秦家的偏爱分几分给他这个秦家女婿,也是合情合理的。不过,这一回的偏爱如此明显,恩赏如此重,难不成是秦家立了什么功劳,却又不好往外说去?卢普想起前些日子府中的小道消息,便猜想这大概与前任广昌王赵砌的案子有些关系。赵砌胞兄宁化王才被赐死不久,定是犯了要紧大事。秦家撞破了赵砌秘密进京,让赵砌受到了惩罚,会不会也为宁化王的案子出过一份力呢?

    事关宗室,卢普也无意再追究下去。他只是正色对妻子秦幼珍道:“此番任命,既是皇上的恩赏,也是皇上对我的看重。倘若我不实心任事,就辜负皇上对我的信任了。我们去了长芦后,一定要谨慎行事,万万不可借着职务之便,中饱私囊,有违法纪。我记得我前任的盐运使告老了,他是个再谨慎小心不过的人,才能平平安安在盐运使位置上告老,但他的前任却是因贪腐被皇上处斩的。我也该吸取他的教训,多向前任学习,尽忠职守,安安稳稳度过任期。”

    秦幼珍忙道:“老爷说得是,我们当然会遵守朝廷法纪了。我们原也没那么眼皮子浅,为了点银子,就把自个儿的前程给葬送了,还要连累祖宗名声。其实,盐运使这样的肥差,只要坐稳了位置,即使什么都不做,也能挣不少了。我们又不是那等眼里只认得钱的暴发户,犯不着冒那个险。”

    卢普微笑点头。他跟妻子商量:“长芦盐场离京不远,衙门就在沧州,从京城过去,走得快些,两天也就到了。我寻思着,前任长芦盐运使已然告老,我不好耽搁太久的,最好在三月里就前去上任了。你和孩子们倒不必着急,可以慢慢地来。我先带几个家人过去安顿下来,再给你们写信,列明需要采办的物事,你慢慢置办齐全了,再带着一道过去。初亮是定要跟在我们身边的,只是初明可以在京城或是天津寻一处书院求学,有秦家长房照应,料想无碍。悦娘的婚事最好尽快定下,婚期倒是不急。她随我们到任上去,慢慢绣嫁妆,到了日子,你送她回京成婚就是。”

    说起女儿的婚事,秦幼珍便有些迟疑了:“老爷在京城也看了不少人家,觉得哪一家合适?”

    卢普想了想:“我那几位同年家里都有年纪相当的儿子,庶出的就不提了,几个嫡出的长相人品都过得去,当中有已经考中秀才的,我看前程定然不错。若你也觉得好,不如就择一家定下?”

    秦幼珍心下一酸,用稍稍带点儿哀求的语气对丈夫说:“老爷再考虑考虑吧?那几家人最高也只是从四品,真说起来,比咱们家的从三品还差着两级呢。女儿出落得这样好,怎么能委屈她低嫁?”

    卢普惊讶地看着妻子:“你这是怎么了?若是看不中这一家,咱们再寻就是了,好好的怎就连眼圈都红了?”

    秦幼珍忙拿帕子拭泪,意图掩饰过去:“没有,我就是……不小心叫风沙迷了眼。”

    卢普怎么可能会被这种粗糙的谎言骗过去?一再追问。秦幼珍没法子了,方才坦言相告,春日那天姚氏对她的诡异态度,还有女儿卢悦娘亲眼见到的姚氏变脸情形,以及方才在三房那边听三婶娘牛氏说过的话,等等,然后哽咽着说:“我虽然存了点私心,觉得简哥儿出众,若悦娘能嫁给他就好了,可我也没真个把话说出口,更不曾叫孩子与简哥儿纠缠。二弟妹那般嫌恶,我心里实在是难受。悦娘比那些高门千金又差在哪里?二弟妹怎能这样待她?!”

    卢普沉默了一会儿,才叹道:“齐大非偶。我先前是怎么说的来着?定是你不小心露了痕迹。幸好我们不曾真个显露出结亲的意图,即使你弟妹有所怀疑,我们也能推托个干净。趁着我如今还未上任,尽快给悦娘定下亲事,自然就再不会有人有所误会了。”

    秦幼珍咬牙:“不成!老爷如今已经升了从三品,便是高官了,即使是为了老爷的面子,也不能仓促给女儿定下亲事。我也不再奢望能把悦娘嫁给简哥儿了,可京城里还有许多家世好的青年才俊呢,难道当中就没有悦娘的好姻缘?咱们不必着急,怎么也要细细挑选了才行……”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