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九十三章 顾虑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赵陌怔了一怔,随即眼神恍了一下,顿了一顿,方才道:“我也不瞒您。从前没人提过,但这趟回京……去宫里的次数多了,并不是没有人在我耳边提起这种事儿。有人是有意巴结讨好我,也有人……是怀着恶意而来。我全当没听见就是,横竖太子殿下没跟我提过一个字。”

    秦柏看着他:“如此说来,你是知道的。难道你就没点儿想法?”

    赵陌苦笑:“我能有什么想法?我只能说,都是因为有太多宗室中人肖想皇储之位,才会引发这等流言。那些人先前想要过继皇室做皇上的儿子不成,如今又改而打起了太子殿下的主意,想要把孩子过继给太子做儿子了。其实来来去去的,还不都是老一套么?谁想不认父母,改做别人的儿子,他们自个儿做梦去,与我什么相干?我是断不会做这种傻事的。那么多人因为妄想皇储之位遭了殃,甚至我如今的荣华富贵与圣眷,也是因对付这些人而来,我还要一头栽进这个坑里,岂不是太蠢了?”

    秦柏道:“那些人是因为自己生了妄念,肖想不属于他们的东西,又为妄念做了违反朝廷律法之事,方有此报。但你是个好孩子,不曾有过不该有的念头,如今也是因为太子欣赏你,喜欢你,有心要过继你做子嗣,一旦皇上下旨,便无人能与你相争,你会成为名正言顺的皇孙,用不着使任何手段去争。如此……你也仍旧不想么?”

    赵陌闻言皱起眉头:“舅爷爷为何会这样问我?莫非……您听皇上和太子殿下说什么了?”

    秦柏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重复了一遍先前的问题:“你别管我为何会这样问,只说你愿不愿意入继宫中,做皇家嗣孙就是。”

    赵陌抿了抿唇,郑重地道:“若是皇上与太子殿下问我,我自然是不愿意的。我的出身人尽皆知,我的亲生父亲曾经做过什么事,也有的是人知道。哪怕是他参与了宁化王谋逆一事,知情人也有不少。有这样的父亲,我的身份根本就不合适入继宫中。勉强为之,定会惹人非议。我父亲也难免会心生妄念,企图从中谋利,到时候我的处境就越发尴尬难堪了。倘若皇上与太子殿下果真决定要过继宗室子为嗣,也该挑选一个出身清白的孩子,年纪最好小一点,日后也容易养熟。”

    秦柏讶然,没想到赵陌会这样说:“你是因为令尊从前所为,才会心存顾虑么?”

    赵陌道:“即使我父亲没跟宁化王勾结,我也是不愿意的。我自有父母,为何要认他人作父?我父亲当初为了做别人的儿子,抛妻弃子,致使我母亲早亡。这是我平生最厌恶之事,又怎会选择他的老路?况且,我父亲早就背弃了母亲,也遗忘了他对母亲的誓言。而我外祖家……对我母亲也不见得有多么看重。倘若不是我如今得了权势,他们又没法攀上别的靠山,如今外祖父与二舅舅他们绝不会对我如此亲热。除了大舅母与表哥,我是谁也不相信的。至亲冷淡至此,倘若我成为了别人的儿子,固然可以与父亲划清界限,从此再不相干,可同样的,我也不再是母亲的儿子了。到那时候,又有谁还记得我的母亲,谁还记得她的四时祭祀呢?”

    秦柏闻言叹了口气:“你是个好孩子,不为名利权势所动,心里还记得孝道二字,这方是真正的孝子。也罢,既然你有这个心,我自会向皇上禀明你的心愿。不过太子殿下对你十分看重,无论旁人怎么说,他的心意没那么容易改变。太子殿下这也是对你赏识有加,你日后见了他,要保持恭敬,好生说明白内心的想法就是,可不许口出妄言,有所失礼。”

    赵陌笑了:“舅爷爷放心,太子殿下对我那么好,我对他只有感激的,又怎会失礼?”接着他又道,“太子殿下兴许对我有几分另眼相看,但对于过继我一事,未必有多执着。皇上一直都盼着他能有自己的子嗣,待那些企图把儿子过继给太子殿下的人,格外看不顺眼。太子殿下对皇上一向孝顺,想必不会违逆皇上的意思。况且我本人也无意愿,太子自不会固执己见。”

    秦柏对此不置可否,只叹道:“你今日下此决定,日后可别后悔才好。其实……”他顿了一顿,“皇上虽然一直不肯死心,太子殿下却很看得开。他也许会继续尝试再生一个儿子,但不会执着。倘若真的迟迟未能有子嗣,过继之事便无法避免了。到时候挑什么样的人选,还很难说。太子殿下一直觉得自己身体不好,希望能有一个聪慧能干的孩子,年纪最好也年长一些,不要年幼不知事的,这样也能早日接手政务。虽说把孩子从小养大,比较容易养熟,但年纪小也意味着变数多。太子殿下素来是个喜欢稳妥的人。真到了那一日,太子殿下要是实在找不到合意的人选,仍旧看重于你,你也不必太过固执了。江山社稷要紧,旁的事都可以想法子去解决,总不能为着你有所顾虑,又放不下生母,就坐视天下不稳、祸乱频生吧?”

    赵陌吃惊地看着秦柏:“舅爷爷,您这是……”

    秦柏笑笑,摆了摆手:“我不过就是白嘱咐一句,事情未必会如我所言。兴许用不了几年,太子殿下就会添一两位小皇孙了,到时候自然再有人提起什么过继不过继的话。你一心敬重皇上与太子,无心储位,实心任事,这样很好。皇家正需要你这样愿意埋头实干的宗室子弟。皇上知道你的心意,不会因为你父亲做了什么,便迁怒于你的。”

    赵陌微笑起来:“是。舅爷爷放心,广路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秦柏心下一定,就觉得先前的顾虑可能不需要再提起了。其实秦柏也是听到了一些议论,觉得赵陌倘若真的要入继皇家,他的出身先天不足,父祖不得靠,母家卑弱,无法得到来自本生亲人的助力,日后成为皇家嗣孙,很容易地位不稳,需要联姻一门强有力的岳家,娶一位出身显赫、父兄拥有实权的高门千金,才能稳固自身势力。就象当初太子殿下身体病弱,皇帝为了他地位稳固,日后登基也能掌得住朝廷大权,就给他选择了唐家这门在士林官场中十分有威望的名门世族的千金为正妃一样。为了让唐家能安心做太子的后盾,皇室当时甚至连侧妃的人选都交给唐家定夺了,为的就是太子后院安稳。而这个决定,如今看来颇为奏效,太子妃与太子良娣妻妾和睦,多年来相安无事,从未给太子殿下添过麻烦。

    出于这层顾虑,秦柏认为自己需要再问清楚赵陌的心意。倘若赵陌对皇家嗣孙之位有那么一丁点儿动心,他都不能轻易答应许亲。秦含真是永嘉侯嫡长孙女,出身够高,又与赵陌青梅竹马,论家世是足以与赵陌匹配的,可她这样的出身背景,无法给赵陌带来权势上的助益。眼下凭着两人青梅竹马的情份,赵陌不会有什么怨言。但他若是个有大志气的年轻人,早晚会发现一桩得力的亲事,对他有多大的好处。万一到时候他埋怨到了秦含真头上,秦含真就要受苦了。秦柏一心为孙女儿着想,不忍见她受此苦楚,因此如今格外谨慎些。

    还好,赵陌并未让他失望。秦柏如今对赵陌十分满意,想想孙女儿的年纪也不小了,议亲一事也是时候该提上日程。

    他对赵陌道:“宅子的事,你不必太过着急。若是看中了什刹海边的什么房产,置办下来做个别业也无妨。正经王府大宅,还是要等皇上下旨,命内务府监造才好。你也不必担心,说拿功劳换了赐婚的恩典,便不能再求赐宅了。皇上没那么小气。如今宗室积弱,皇上正有意提拔宗室中年轻有才干的子弟,给太子殿下做个臂膀。你已经为皇上办过不少事,也立过些功劳,圣意愉悦,必会有所恩赏。倘若赐婚的旨意下来了,皇上很有可能会另有加恩。到时候没有新王府,你再考虑自个儿置宅也不迟。”

    赵陌有些惊喜,忙道:“是,舅爷爷,我知道了。”心下迅速开始盘算。倘若真是这样,那他眼下要在什刹海一带置办房产,找一处小点儿的宅子就够了,三进差不多,当然最要紧的是带有园子,日后做别业,正好可以偶尔住过去散散心。

    想到这里,赵陌忙再次向秦柏提出请求:“舅爷爷,我挑宅子的时候,您与舅奶奶、三表妹一道来给我掌眼吧?也省得我眼光不济,挑中的宅子不中表妹的意。”

    秦柏瞥了他一眼,将手中蘸好了墨汁的毛笔递了过去:“这些小事,你们小辈们自个儿商量就是了,总问我们夫妻做什么?那又不是我们的宅子!况且亲事还没定下,你们给我消停些,免得惹来外人闲话。你这几天在家可练字了?来,写几个字给我瞧瞧,看你这些天可曾偷懒没有?”

    赵陌眨了眨眼,干笑几声,老实认命地接过毛笔,认认真真写起大字来。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