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八十九章 讨论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一顿早饭吃完,秦柏已经完全消了气。

    不消气不行,吃早饭的时候,孙女儿秦含真好象忘了什么叫“食不言”,一直在与赵陌一唱一和地说着俏皮话,又大拍他的马屁,哄得他心中大为愉悦。即便他曾经觉得赵陌太过轻忽,觉得秦含真不该那么好奇心重,如今也都不再认为那是什么大毛病了,反而当成是小辈们无伤大雅的可爱小性情。

    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秦含真与赵陌都在暗中松了口气,悄悄对视一眼,都忍不住偷笑。他们似乎在哄秦柏这件事上,一向很有默契呢。

    既然秦柏不再纠结于两个小辈私传信息之事,那他们的话题就要回到正事上来了。

    镇西侯忽然中风,确实让所有人都意外不已。秦柏与赵陌如今关注的,也是这件事。他们开始讨论这个变故会对原本以为已经定下来的局势产生什么影响,首先要担心的,就是皇帝会否因此而对镇西侯府其他人产生不满,以致牵连到苏仲英与秦幼仪夫妻身上?

    对此秦柏有自己的看法:“皇上应该不会太生气。倘若镇西侯中风,当真是苏家人有意为之,那很可能只是为了保住镇西侯的命。只要无关大局,皇上会更欣赏有情有义的臣子。”

    皇帝原本是打算要秘密审问镇西侯,确认他的罪状后,再将人赐死的,但如今镇西侯已经中风,倒不好再继续原本的计划了。如果镇西侯病情不重,那很有可能还是逃不过。但要是他已经病到人事不知,又或是无法动弹的地步,皇帝倒是很有可能看在老臣面上,让他走得体面一些,自然病亡。镇西侯如果走运,那说不定能以中风的状态多活好多年;但他如果不走运,不定什么时候就病死了,也未可知。而且,倘若他是正常地病亡,倒是不需要考虑隐瞒外界实情,但相对的,镇西侯也算是占了便宜。

    但只要镇西侯逃不过罪责,死前也要受尽病痛之苦,皇帝应该是不会太过生气的。苏家人想要保住镇西侯性命的想法可以理解,苏家兄弟若与此有关,那也是出于孝道。蜀王世子供出父亲与小弟,以他们的性命保住了自己的富贵,也赢得了自己一家的自由,这在外人看来固然是无可厚非的明智选择,皇帝也因他忠于朝廷而对他有所嘉奖。但考虑到他出卖的是自己的至亲,皇帝内心深处,其实对他并不是太过喜欢,只是不曾在外人面前显露而已。秦柏时常能与皇帝见面谈话,倒是明白皇帝心里的想法。

    秦柏是这样想的,他心肠比较软。不过赵陌倒是有了另一个主意:“中风也不错,老人家到了镇西侯这个年纪,又是早年积下不少旧患的,而且人尽皆知他身体不好,中风之后渐渐病重而亡,谁也不会起疑心,倒比皇上原本的计划要容易取信于人。而苏家世子若以老父中风为由,返回蜀地执掌西南军权,也显得更加顺理成章了。苏家世子可以假借是奉了父命,只道镇西侯中风之后,一度濒危,于生死关头悟了,抛开了过往的一些执念,也认清了自己的错误,有心要为自己的罪过忏悔,因此才会打发长子回军中,替他弥补过错。如此一来,西南军中那些对镇西侯还有敬服之心的将士,也就不会因为苏世子政见与其父不同,而故意与他为难了。”

    秦含真无言地看向赵陌,再看看祖父秦柏,心中深感并不是人人都能在朝廷上混得风生水起的。相比祖父秦柏略嫌天真的想法,赵陌的主意无疑更加实际与实用。

    秦柏平静地肯定了赵陌建议的可行性,让他尽快进宫向皇上进言。若是事情顺利,他还能得个建言之功呢。

    赵陌吃了一惊,随即笑道:“舅爷爷去说,也是一样的,皇上知道您的主意好,想必也会高兴。”

    秦柏摆摆手:“我要这个功劳做什么?你们年轻人的前程更要紧。你如今处境艰难,皇上若能待你更看重一些,你日后也能轻松一点。至少,该你得的爵位,不至于叫旁人抢了去。”

    赵陌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秦含真有些吃惊:“怎么了怎么了?有谁要抢赵表哥的爵位吗?现在还有人能跟他抢?!凭什么呀?世上那么多郡王爵位,肃宁又不是多么富庶的地方,别人还跟赵表哥抢什么?有本事自个儿去宗人府求请封呀!”

    赵陌朝她微微一笑:“表妹误会了,一个肃宁郡王的爵位,有什么好抢的?舅爷爷说的是辽王府的继承权。我父亲本来是辽王世子,只是如今……他的地位不大稳当。辽王与王妃听说了他被卷入宁化王谋逆案,正寻思着要上书废掉他的世子之位,改立二叔或三叔为世子呢。”

    原来是辽东那一家子。秦含真都快忍不住翻白眼了:“他们也好意思?你那二叔三叔从前也是犯过事的,你二叔还进过宗人府大牢呢,不见得比你父亲清白多少。皇上就算真的废了你父亲的世子之位,也轮不到两个有前科劣迹的宗室子弟做辽王世子呀?要不就直接让你这个真正的世孙来继承,要不……收回封地算了,大家都不必抢了。你反正做个郡王也挺好的,日子自在得很,还能自己当家作主,犯不着看别人脸色。”

    赵陌不由得笑了:“表妹这话有理。我也不稀罕做什么辽王世子、世孙,只是辽东那边有了动作,相应的京中辽王府也有了动静。我如今就住在辽王府中,觉得有些烦心罢了。”

    秦含真劝他:“干脆你在京中另置一处宅子好了,也省得你日后回了京城,还要上别人家里住去,天天吃饭睡觉都要提防人。”

    赵陌笑道:“我倒有这个心,只是一时半会儿找不到称心的宅子。况且我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回封地去了,即使在京城正式开府,也住不了几天,好象有些浪费,安排人看宅子打扫,也要费力气了,更别说置办一处能做郡王府的宅子,银子绝不在少数了。”

    秦含真摆手:“我当然不是让你找个大宅子做郡王府,随便弄一个二三进小宅子,打扫干净了,做你在京城里的落脚之处,你住着也能安心。地方小些,打扫起来不会太麻烦,但总归是你自己的地盘。你以后打发人进京送信或办什么事,也有个安稳的住处,岂不是比原本要借辽王府的地方要方便得多?”

    赵陌在京城并不是没有房产,只是不大适合长住罢了。如今秦含真给他提了建议,他心里很是喜欢,甚至还当场问起了秦含真的意见:“表妹觉得鼓楼一带怎么样?找个离什刹海近的,景色好一些,天气晴朗温暖时,还能到海子边上散散步。”

    秦含真想了想:“什刹海边上的景色虽然不错,但水汽会不会重了一点?还要考虑地势会不会太低,雨季不会积水吧?那样的房子住得久了,很容易得风湿的。”

    秦柏重重咳了两声,秦含真与赵陌才醒觉他俩跑题了,正说着镇西侯呢,中途拐到辽王世子赵硕目前的处境不佳,也还可以说是相关人物,但说着说着,怎么讨论起置办房产的事了呢?

    秦含真有些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赵陌低头喝茶。

    秦柏面无表情地看了看他俩,暗叹一声,最终选择不加以追究,只继续讨论原本的话题:“辽王要想在这时候废掉广路父亲的世子之位,未必不能成事。只是事后若想要立其余二子之一为世子,恐怕就难了。皇上确实更有可能不立辽王世子,等到辽王寿终正寝,辽地便重新回到朝廷手中了。”边境承平,辽东养了大批军队,但战事寥寥,还真不怎么需要一位藩王坐镇,有几位可靠又有才干的将军驻守,也就足够了。

    赵陌淡淡地道:“皇上会怎么打算,我做臣子的不敢妄猜。只是结果如何,都与我关系不大。不管我父亲的辽王世子之位会不会被废,我从出走江南的那一天起,就对这个位子不再抱有希望了。如今我做我的肃宁郡王,日子也过得不错。辽王世子之争,就让我父亲去烦恼吧。只是我看他如今已是惊弓之鸟,估计也不敢做什么多余的事。”

    秦柏道:“你若看得开,倒是你的福气。既如此,那就不管他们怎么争,你只需要听从皇上与太子号令行事,就足够了。”

    赵陌顺从地答应下来。

    话题又重新回到镇西侯身上。镇西侯的中风是怎么回事呢?果然是苏家人私下做的小手脚吗?

    对此秦柏存疑,他觉得昨天晚上苏仲英夫妻是在自个儿府里过的夜,苏伯雄虽然回了家,但他走前一直表现如常,并没有特别之处,不象是会使这种阴招的人。

    秦含真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昨天镇西侯夫人过来的时候,对小姑姑的态度太过恶劣了,我就忍不住说穿了真相,把她给唬住了。当时小姑姑委屈地大哭一场,担忧两位表弟日后的前程。哭完之后,她跟镇西侯夫人说了些比较奇怪的话……”她将秦幼仪与镇西侯夫人当时的对话一字一句复述了出来,“她们提那些什么药啊,保命啊,镇西侯会恨夫人呀,都很可疑。这事儿会不会跟她们婆媳俩有关系呀?”

    秦柏与赵陌对视一眼,都有些震惊。

    秦柏不解:“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幼仪也是糊涂。当时皇上还未下旨意,不定怎么处置镇西侯呢。她多此一举,倒是让镇西侯有望苟延残喘些日子。她就不怕这么做会坏了皇上的盘算?”

    赵陌更多的是胆寒:“镇西侯恐怕从来都没提防过他的夫人。镇西侯夫人才从永嘉侯府回去多久呀,就已经得手了。她用的是什么手段?怎的好象很熟练?平日里看她对镇西侯千依百顺的样子,倒是出人意料地狠得下心……”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