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夫妻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幼仪呆呆地听着丈夫苏仲英的话,觉得自己好象在做梦。

    她忍不住伸手去试丈夫额头的温度,确定他没有发烧,又掐了自己一把,确定自己方才听到的不是幻觉,便陷入了绝望与惊恐之中。

    “怎会有这样的事?!”秦幼仪颤抖着声音问丈夫,“镇西侯在本朝声名赫赫,驻守西南数十年,明明是人人称颂的英雄,怎的忽然间就变成了乱臣贼子?!”

    苏仲英苍白着脸坐倒在椅子上,也觉得难以置信:“若不是大哥告诉我,我对此还一无所知呢。”他苦笑了下,“只怕母亲也是一无所知。”

    秦幼仪深呼吸了好几口气,还是无法抑制住手上的颤抖,她内心深处,忽然生出几分怨恨来:“为什么?公公为什么要这样做?就为了西南军费?!若是有朝廷官员贪了他们的军费去,那公公怨恨做下这种事的官员就好了,把人告诉皇上,让皇上治他们的罪去!这又与皇上有何相干?皇上……他是位明君,不可能故意克扣西南边军的。是不是公公他们花钱太厉害了?不是说西南边民明明曾经降服过,但公公为了保住自己在西南边地的大权,又把顺服的边民给打得反了么?也就是说,若他没有这么做,西南边地早就不用打仗了,自然也就用不了多少军费。到底是皇上待西南边军不够大方,还是西南边军太过贪心了呢?!”

    苏仲英听得皱眉,拉住妻子的手:“幼仪,你怎么了?别说这样的话。难不成我父亲还会贪墨军费不成?他既然觉得军费不足,不得不用歪门斜道的法子去捞钱,那就真的是军费不足。他是不会做出有违道义之事,就只为了给自己兜里捞钱的。我们家平日过的是什么日子,又有多少财物产业,你是主持中馈的人,难道还不知道么?”他实在听不得妻子这样说自己敬爱的父亲。

    秦幼仪不由得失声痛哭:“我也不想这么说的,我自小就敬重公公,一直以为他是大英雄。当初能嫁给你,我是多么欢喜呀。如今你却告诉我,公公并不是我以为的英雄,他竟然背叛了皇上和朝廷,你叫我怎么想?!”

    苏仲英心中有愧,也不再责怪妻子了,而是与她抱头一起哭。他何尝不是震惊非常呢?妻子的想法,他完全能理解,甚至比她还要觉得难过。毕竟她只是嫁过来十几年而已,而他自从出生在这个世上,就已经将父亲视作人生里第一位的英雄与信仰了。他如今还没有崩溃,还能稳坐在此,冷静地将事实真相告知妻子,已经是坚强至极。

    夫妻俩抱头痛哭了一场,双方冷静下来时,只觉得心头一片茫然。

    倘若不知道真相还好,他们能轻松自如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可如今知道了镇西侯的秘密,他们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照着镇西侯的吩咐,准备行囊,明日就出发往大同去么?可那与畏罪潜逃有什么区别?虽然他们什么都没做,但如果皇帝真的认定镇西侯所犯的是谋逆大罪,追究下来,身为儿子的苏仲英是绝不可能逃过去的。即使秦幼仪有可能会凭着秦皇后侄女的身份,保住一条性命,那她与苏仲英所生的儿子又该如何是好呢?此番谋划外放,他们夫妻对于自己的将来,还有两个儿子的前程,都有许多规划与设想,然而,如今却通通成了泡影。两个孩子将来还谈什么前程?他们就算能活着,也要一辈子顶着谋逆罪人之后的名声,被人唾弃了。

    想到儿子,秦幼仪觉得自己又有了勇气。

    她站起身,对苏仲英道:“我要回一趟承恩侯府,求我母亲和哥哥们帮忙,还有我三叔。皇上那般信任我三叔,太后娘娘又一直对我母亲很好。若他们为我们求情,兴许我们还能保住一条性命。大伯子是知情人,也就罢了,可你我夫妻,还有我们的孩子,根本不知道公公在西南都做了些什么。还有婆婆,也同样是不知情的。但凡你知道一丁点儿公公与宁化王之间的盟约,当初赵砌诱骗大姐儿的时候,你就不会因为生气,把人的腿给打断了!这事是对你清白的最好证明,我们一定要向皇上说清楚,不能糊里糊涂地做了被殃及的池鱼!”

    苏仲英无力地看向她:“这可能么?这是谋逆大罪,从来都是牵连全家的,若是罪行严重一些,就连族人也未必能逃得过去。我只盼着不会牵连秦家,哪里还敢奢望岳母与三叔会出手帮我们呢?”他顿了一顿,却改变主意站了起来,“不,你还是要回承恩侯府,但不是回去求救,而是……回去避难!你带着两个儿子回去住几日,倘若我们苏家有难,皇上兴许会看在你是秦家女的份上,饶你一命。至于两个孩子……若他们能苟活,自然最好不过。若他们逃不过去,你也不必强求了,就让他们与我做个伴。你还年轻,才三十出头,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兴许还能嫁得好人,再生儿育女……”

    “二爷!”秦幼仪悲痛地打断了他的话,“你说这样的话,是在我心上插刀么?!我怎能不顾你和孩子的性命独活?!我们是一家人,要活一起活,要死就一起死!我绝不会丢下你们!”

    夫妻俩不由得再次抱头痛哭,哭得屋外的丫头都被惊动了,但又碍于他们夫妻曾下过严令,不许她们进屋,只能在屋外干着急。不一会儿,苏仲英与秦幼仪的两个儿子都过来了,担忧地在窗外问着:“父亲母亲为什么哭了?”

    苏仲英忙忙擦干净泪水,又拿袖子替妻子擦脸,夫妻俩互相收拾妥当,才打开门,将两个孩子迎了进来。

    然而,他们又如何能将实情残忍地告诉两个儿子呢?秦幼仪只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你们父亲和我想起马上就要离开家里,在外头住上好几年,一时间有些难过了。”

    两个孩子便释然了。大儿子还抿嘴笑着说:“弟弟也哭过两回呢,我也有些舍不得祖母。怪不得父亲与母亲也会难过。”

    这事儿就算是暂时蒙混过去了。没多久,镇西侯夫人便打发人来唤他们一家四口去吃午饭,苏仲英与秦幼仪连忙带着两个孩子赶了过去。

    这顿午饭虽然丰盛,但苏仲英与秦幼仪都食不知味,再看坐在对面的镇西侯与苏伯雄,同样是满怀心事。镇西侯还再三对小儿子道:“赶紧把行李收拾好了,明儿一早就出发,不要耽误时辰!”

    苏仲英看着父亲近日忽然衰老了十岁的脸,心情复杂。他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来,道:“父亲放心,都已经收拾妥当了。若有什么落下的,我会打发人送信来,让家里人送过去的。况且大同也很繁华,想必什么东西都能采买到。”

    镇西侯胡乱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倒是镇西侯夫人有些怨言:“大同如何能与京城相比?便是同样的东西,大同出产的也不如京城的好。你们若能自己准备好所有要用的物事,还是从京中带过去吧,别总想着偷懒,到了大同再采买了。我知道你们要去承恩侯府向亲家告别,但去一两个时辰也尽够了,晚饭还是回家吃吧?一来,你们有时间把没收拾好的东西都备一备齐;二来,也是让两个孩子多陪一陪我。你们俩要去大同,我没什么好说的,男儿自当以前程为要。媳妇要过去照顾仲英,也是理所当然。可两个孩子何必跟着去受苦?在京城读书也更容易找到好先生,不如就让他们留下来如何?”

    不等苏仲英与秦幼仪开口婉拒,镇西侯就先摔了筷子:“多什么嘴?!孩子如何能离开父母?!我说了让孙子们跟在他们夫妻身边一同离开,你听不懂么?!”

    镇西侯夫人吓了一跳,心中无比委屈,但看着丈夫的脸色,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一顿饭吃得所有人都没滋没味的。等饭吃完,苏仲英与秦幼仪为了安抚老娘,暂时将两个孩子交给镇西侯夫人照管,夫妻俩匆匆收拾了一下,便赶紧坐车出门,前往承恩侯府。

    路上,他们还在车厢里小声讨论,要如何向秦柏、许氏与秦仲海开口,真要说实话么?不说实话,就怕他们无法理解事情的严重性;可如果说了实话,就怕秦家人会翻脸。秦家身为外戚,在落难后又是皇帝一力拯救回来的,一向圣眷深重,再加上太子的关系,乃是百分百的保皇党、太子|党。镇西侯作为宁化王与蜀王的同盟,政治立场完全与秦家相反,做的有可能是秦家最不能接受的事。苏仲英实在没什么信心,一旦他们说出实情,会不会被秦家人当场赶出家门去?

    秦幼仪道:“母亲最疼我,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不会赶我出门的,二爷只管放心。况且,你我根本对公公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先前打折宁化王亲弟弟的腿时,简哥儿不是还在场么?他们一定知道你我的清白。”

    说起当日茶楼里的冲突,苏仲英倒是庆幸不已:“还好当初我打断了那登徒子的腿!否则今日要如何证明自己的清白不知情?若是大侄女儿与那赵砌结了姻缘,事情更糟!还好,当日我遇上了他们两个人。还好,简哥儿那日为了给你过生日的事,暗地里约我出门,还把我叫到了茶楼上去……”

    说到这里,苏仲英忽然顿了一顿,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他猛然看向妻子,秦幼仪的眼中猛然绽放出充满希望的光芒。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