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六十四章 后续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张朝贵回宫向皇上复命,带去了蜀王、蜀王幼子与宁化王皆领旨饮毒酒身亡的消息。

    此时已经是深夜,皇帝却还未歇下,一直坐在乾清宫中等待着消息。听了张朝贵的话,他双手紧握住椅子扶手,直起身张口欲语,但又迟疑了。良久,他才松开双手,重新靠向椅背,淡淡地问:“蜀王……临终前可有什么话说?”

    虽然已经从蜀王世子处问到了不少内情,也知道了这个弟弟的某些想法,但他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变得如此可怕。难道分离的这二十多年,真的能如此彻底地改变一个人吗?他对蜀王也不可谓不宽厚了,蜀王母妃早逝,在京城原也没什么牵挂,到蜀地那样的富庶之地做藩王,独掌一地大权,蜀王有什么不满足的?为了一个不属于他儿子的皇储之位,他就忍心把兄长唯一的儿子送上绝路,他的心难道是铁石做的吗?!

    皇帝不知道,皇家是不是被诅咒了?先帝末年诸皇子夺嫡,造成的后患至今还未完全消除,他执政这几十年,自问待宗室并不薄,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的兄弟子侄贪心不足,要冲着他唯一的子嗣下毒手呢?!皇位的吸引力就这么大,能让他们放弃悠闲富足的人生,去冒性命之险,就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目的?!

    还是说,正因为他一直以来的宽和仁厚,令他们误会自己有可乘之机,即使犯下大错,也不会受到严惩?那么他今晚接连赐下了三杯毒酒,是不是就能让所有心怀不轨的小人消停一些?

    张朝贵不知道皇帝平静的面容下,都在想些什么,他只是照实将今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禀报上去,无论是宁化王、蜀王还是蜀王幼子,他们在接旨前后,喝毒酒时,所说的每一个字,所做的每一件事,还有他们死后收尸的种种细节,以及宁化王妃的言行,全都没有漏下。

    皇帝平静地听完,得知蜀王亲手给幼子灌了毒酒,不由微微动容:“他倒是狠得下心。”不过狠不下心又能如何呢?皇帝已然赐了毒酒下去,蜀王幼子是不可能逃脱得了的。由父亲亲手将毒酒灌下,好歹他还能死得迅速一些,少受点罪。蜀王一向疼爱这个幼子,到死都依然如此。

    皇帝又问张朝贵:“你觉得……蜀王临终前问世子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朝贵低头回话道:“奴才不知,但蜀王殿下临终前,似乎非常平静,也很冷静,还不忘提醒世子,要记得刘太美人的四时祭祀。”

    皇帝淡淡一笑,低声喃喃道:“到了这个时候,他倒是记得身为亲王之尊该有的气度了。”心中一叹,心想蜀王对世子大约不是不怨恨的,但自己前路已绝,死到临头了,能有一个儿子平安脱逃,也是件幸事,好歹血脉不曾断绝。成王败寇而已,蜀王是经历过夺嫡之变的,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皇帝将此事抛开了,望向张朝贵:“宗人府如何?”

    张朝贵又禀道:“宗人令并不在宗人府中。不过奴才带着御林军去宗人府办了这件大事,宗人府夜间有人执守,怕是已经把消息传开了。”另外,他离开宁化王府第,前往宗人府时,曾经在宁化王府第前院遇到过前广昌王,现镇国将军赵砌。赵砌并没有上前来打招呼,而是远远躲在廊柱后面偷看他,面色惨白得如同死人一般,浑身冒汗,拄着拐杖的手不停地颤抖着,好象随时都会摔倒在地。想必当时他已经知道他兄长伏罪的消息,却没有勇气上前来跟张朝贵打照面。圣旨中并没有提到他,张朝贵也就懒得理会了。赵砌已经注定了不会有前程,张朝贵身为皇帝亲信,又何必浪费自己的时间?

    听了张朝贵的回禀,皇帝才想起宁化王还有个弟弟来。对于赵砌,他印象中是个纨绔子弟,除了被他兄长利用来联姻,并没有什么价值,便也没打算拿他怎么着。只是宁化王的计划,他定是知情的,算是个同伙,有罪就不能不罚。

    皇帝便吩咐张朝贵:“明日传旨,责斥镇国将军赵砌知情不报之罪,爵位再贬两级,命他在宗人府养伤读书,责令宗人令严加看管。”

    张朝贵领命应是。

    因为无诏擅入京城一事,赵砌已经失了郡王爵位,被贬为镇国将军,如今再贬两级,便是奉国将军了,跟他亲侄儿,原宁化王嫡长子是同样的爵位,想必待遇也不会有所不同。皇帝没有赶尽杀绝,已是看在晋王面上,同时也有赵砌对于兄长的计划参与度并不高的原因。但宁化王府的属官,还有宁化王的幕僚、死士们,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皇帝连宁化王与同罪的蜀王父子都赐了毒酒,又怎会饶了他们的性命?

    至于那远在宁化的前晋王侧太妃梁氏,横竖她还有儿子和孙子奉养,除了被剥夺了侧太妃的头衔与待遇外,也没受什么大罪。过不了多久,她就要带着两个儿子的妾室、庶女们回京城来,在小儿子或者孙子的御赐宅第中,在御赐的仆从包围与监视下,度过余生了。

    三名宗室被赐死的消息,没两天就在京城里传开了。虽然明面上他们都是因急病暴毙的,实际上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心领神会。蜀王父子是早就被圈禁的人,旁人也不关心他们是为什么死的。反正以当初蜀王夫妻犯下的过错,蜀王早就该死了,也就是蜀王幼子可能死得冤枉些。毕竟当初他还年少,不过是受了父母的连累。但他摊上那样的父母,死了也就死了。大家比较感兴趣的是,宁化王到底犯了什么事?

    宁化王妃麻木而低调地为丈夫办着后事,看起来行动没有受限。但她只给丈夫停灵三日,就急急忙忙出殡了,既不设灵堂供亲友拜祭,墓地也很简单,也就是一般宗室子弟的规格而已。宗室里往日与晋王有交情的人来问她是怎么回事,她闭口不言。有跟宁化王交情比较好,甚至有一定默契的人前来试探她口风,说了些皇帝不仁的话,反而被她大骂一顿,当场赶出门去。

    她打从心里觉得,如果不是这些人从旁怂恿,还给丈夫提供了支持,丈夫顶多就只是想想,却万万不敢做出大逆不道之事,那他就不会死,自己和儿子们也不会受连累了。这些人如今还不安好心,想上门来挑拨,到底想做什么?难不成要把她和孩子们的性命也一并葬送了,才心满意足么?有本事他们怎么不自个儿打上金銮殿去?!反正她是绝不会再做傻事了。皇帝对她母子皇帝浩荡,她心里只有感激的,断不会有半点怨恨!

    宁化王妃是这样的态度,旁人也只能作罢。知情的人知机地停止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收拾善后,老实地装起了病,或是借口礼佛,躲到了庄子上避风头。而不知情的人便也觉得,宁化王大概是罪有应得,否则他的王妃不会是这个反应。既然如此,又何必深究呢?皇帝大约也不希望宗室里的丑闻传开吧?

    在这样的舆论氛围下,慈宁宫里死了一位老太嫔的消息,根本就没有引起任何波澜。别说那位老太嫔出身低微,位份不高,又无儿无女,光是她这样的年纪,死了也很正常,宫里平静地处理了她的后事,外人又何必多言呢?

    只有赵陌私下告诉了秦含真:“惠太嫔是自尽的。宫里只有太后、皇上和太子、太子妃知道她的事,并没有外传,本来还想要严加审问,弄清楚到底宁化王与蜀王在宫中还有哪个内线,没想到她一声不吭就上了吊。其实她原也没做什么,若不是宁化王扣住了她的家人,用以威胁,她也不会被卷进这件事里头。自打拿到了毒药,她就一直惊惧不安,还病了一场,整天待在小佛堂里念经。如今想来,恐怕是在心中不安,也是在犹豫要不要动手吧?但她还没来得及做决定,宁化王就伏罪了。若不是她自己害怕得寻了死,太后与皇上也未必会要了她的性命。”

    秦含真不由得为这位老太嫔叹息:“她也是倒霉。”又问:“那宫中的内线,是不是就断了线索?”、

    赵陌道:“太后命人拿下了小县主身边侍候的人,另派了宫人去照顾她。谁知那个奶娘和丫头都事先在身上藏了毒,宫人一时没防备,让她们寻到空子,服毒自尽了。小县主摔伤当日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怕就没人知道了。皇上已然派人去宁化王在肃宁的庄子,一时要擒拿蜀王府的死士,二是要解救吕家人,并从宫宴当日进过宫的吕家女眷嘴里,问出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除此以外,宗人令那边,也找出了宗人府中为蜀王一家暗中传递消息的人,乃是一名负责看守院子的侍卫,与一个负责送食水的仆妇。宗人令上书请罪,请皇帝饶过他疏忽职守之罪,也将这两名罪人的名字献了上去。皇帝只是扣了他一年俸禄,没有多加追究,算是安抚宗室了。至于那两名罪人,自然不会轻饶。

    在这一场风波中,唯一逃过大难的,就只有蜀王世子了。

    秦含真忍不住问赵陌:“蜀王世子又怎么样了呢?他供出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与弟弟,算是逃过了大难,那以后又会如何?”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