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六十一章 求婚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含真气得都要笑了。

    她问赵陌:“镇西侯是不是真的病糊涂了?这都肯信?你父亲之前还上门拒婚来着,怎么?宁化王忽悠几句,他就连你这个亲生儿子都卖了?难道宁化王还有**术,能把他的脑子给迷得没了?”

    赵陌一点儿都不象她那么激动,反而相当平静:“我父亲其实没有把这桩婚事当真,他跟宁化王就是哄镇西侯的。说是许婚,其实连信物都没有,更别说是正式的婚书了。表妹不必放在心上,那都是不作数的。”

    秦含真冷笑:“当然是不可能作数的。以你如今受皇帝宠信的程度来看,你的婚事,皇上与太子不可能不过问。到时候他们知道你父亲给你说了亲,一问对象是哪位……虽然我们清楚苏大姑娘是被赵砌骗了的,但她总归是名声坏了,皇上和太子怎么可能会答应这门婚事?你父亲想必也是清楚这一点,方才会去镇西侯府毁约。可他当时既然能想清楚这个道理,怎么如今又变卦了呢?就算他没把婚约当真,只想着糊弄镇西侯,可是镇西侯又不是蠢蛋,他会不知道讨要信物和婚书吗?他会瞒着这桩婚约不告诉人吗?不可能!只要你跟苏大姑娘的所谓婚约宣扬出去了,你父亲又为了私心不肯否认,那你的婚约就算是假的,也会变成真的。哪怕将来不会有履行的一日,也够恶心人的了!”

    赵陌一路听着她的话,一路盯着她看,心情仿佛很不错的样子。秦含真骂完了回头一看他,怔了怔:“你这是什么反应?有什么好笑的呀?!”

    赵陌抿嘴微微一笑:“没什么。只是……看到表妹如此维护我,我心里真的很高兴。表妹放心,那所谓的婚约不过是骗人的,我父亲没当真,我当然也不可能承认。假的就是假的,永远不会变成真的来恶心表妹。”

    秦含真脸微微一热,忙轻咳一声:“别打岔,我们在说正事儿呢!”

    赵陌瞥了她一眼,又笑了笑,就跟她说起了正事儿。

    他是真的没把这桩婚事放在心上,父亲不是真心的,宁化王也只是在糊弄人,镇西侯世子多半不会答应,大约也只有镇西侯会把这个当成一回事儿了。除了后者,其余人大约不会愿意把消息泄露出去。父亲与宁化王兴许是为了避免影响他这个肃宁郡王的身价,希望日后还能继续利用他来拉拢实权人物。镇西侯世子则是为了女儿的终身着想。他们三方都会默契地保住所谓婚约的真相,至于镇西侯,他如今正病重卧床,哪里有空上外头嚷嚷去?

    也许镇西侯会为了安自己的心,讨要所谓订亲信物或者婚书、庚帖之类的东西,不过他如今还需要养伤,还需要为两个儿子新得的官职操心做准备工作,一时半会儿的应该还抽不出空来提要求。赵陌决定要利用这一段时间差,赶紧把自己的功劳给夯实了,也好早日向皇帝提出赐婚的请求。

    他努力劝说秦含真:“你瞧,我父亲已经把我当成了帮他争权夺利的工具了。即使这一回,苏家的婚事不成,将来他总会把我卖个好价钱的。他倚仗的,就是他的父亲身份。我身为儿子,实在无力抵抗。不过,我多为皇上办事,为朝廷立功,给自己增添份量,到了合适的时候,求皇上下旨为我赐个婚,我父亲是断不可能拒绝的。这也是我仅有的能掌控自己婚事的法子了。我觉得这一回,我立的功劳就差不多了。我如今的年纪,也正好是议亲的时候。我就怕出手慢了,会被父亲辖制住,因此打算等宁化王的官司了结,便向皇上提出请求。秦表妹,你就当可怜可怜我,成么?到时候可千万不要拒绝皇上的询问呀!”

    秦含真听得一愣一愣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你这算是求婚吗……”她的语气都虚了。头一回听到这样的求婚词,不知该怎么反应才好……

    赵陌继续安利自己:“我自问除了有个不大省心的父亲,还跟祖父与继祖母、叔叔们也不亲近以外,也没什么不好的了。长得高,相貌也不错,人不算愚蠢,读过几年书,习过几年骑射,身体康健,无不良嗜好,脾气也挺好的。我与表妹又是自幼相识,到如今已有六年的情谊,彼此都十分了解对方,也一向相处融洽。即使不提你我之间的情义,单说平日相处,表妹早晚要嫁人,我也早晚要娶妻,与其寻一个陌生人,倒不如找彼此熟悉的人选?换了别人,不管是哪一个,又哪里能及得上你我在一起时的自在?”

    秦含真结结巴巴地说:“赵……赵表哥,求婚……不能这么求的吧?”

    赵陌十分诚挚地问她:“那我该说什么呢?”

    秦含真的脸又红了起来,嘴抿得紧紧地。她倒是知道现代社会的青年男女谈恋爱,男方求婚时都会有些什么套路,可这些套路能用在眼下这种场合吗?至于古代的求婚……好象也不是这个画风,人家都是直接由父母长辈搞定了。

    她偷偷看了赵陌一眼,有些郁闷地说:“我不知道……这种事赵表哥怎么能来问我呢?你都不知道,我又怎会知道?”说着脸越发红了。

    “哦……”赵陌沉吟。这一回,他沉默的时间有些长了。

    秦含真不安地开口问:“你在想什么呀?”

    赵陌重新露出微笑:“没什么。我们来继续谈正事儿吧?”

    秦含真方才也说过这种话,现在听到赵陌也这样说,心里却暗暗地有些不爽。

    赵陌察颜观色,顿觉自己可能说错话了,但又不能反口,只能补充上一句:“婚事的事,表妹还请好好考虑。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到比表妹更好、更合适的妻子人选了。若是你拒绝了我,却叫我这辈子如何度日呢?”

    秦含真的耳根也热了,心情却奇迹般地好了许多。

    婚事嘛……她今天满了十四周岁,明年就及笄了。本朝及笄的少女,基本都要开始谈婚论嫁,她也不可能例外。考虑到自己的生活圈子,还有狭窄的交际圈,她确实找不到比赵陌更好更合适的结婚对象了。所有适龄的青年、少年,都不如赵陌出色,没他长得好,没他身材棒,没他有才华,没他性子好,没他与自己那么熟络,也没他会哄自己开心。她可以想象得到自己嫁给赵陌后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却完全无法想象将来要跟别的男子一起度过终生。

    这么一想,果然还是赵陌最合适了吧?

    秦含真又偷偷看了赵陌一眼,这一回没被他抓住,心里还有些小窃喜。

    她对赵陌说:“你别总对我说这些甜言蜜语了。婚姻大事,自然是要请长辈出面的。你有什么话,只管去寻我祖父,来问我有什么用?”在这个时代私下谈恋爱是没有前途的,有心人就该直接找姑娘的长辈提亲。

    赵陌微笑:“我自然要去寻舅爷爷的,只是在那之前,总要先问过你的意思。倘若你对我无意,反而中意了别人,我又怎么忍心勉强你?”

    秦含真轻啐他一口:“谁中意别人了?你又怎么可能勉强得了我?我祖父才不会不顾我的意愿,擅自为我定下婚事呢。若是我不愿意答应你,肯定不会勉强,只会直截了当地拒绝!”

    赵陌双目一亮,笑得更欢了:“那表妹是愿意答应了?”

    秦含真反应过来,又啐了他一口,再也不肯说什么话了。

    赵陌也不在意,脸上挂着的笑容,这一整天都没有消失过。

    心情好了,办起事来,效率也更高些。赵陌虽然没有再出京,但在京城中也是每日忙个不停,专盯着宁化王那边的动静,顺带还要留意父亲赵硕与堂叔赵那边的消息。

    宁化王估计在领了圣旨后,也曾私下寻人打点过,想要拖慢一点时间,但全数失败了。他与宁化王妃必须要收拾行囊,将过去这几个月里在京城积下的人脉好好理一理,留下可靠的人手负责礼尚往来等联络工作。

    除去京城这边要做的事,曾经在高阳县与眼下在肃宁县所设立的秘密田庄,也必须要做出相应的布置了。他们在京城时还好,庄子离京并不算远,人手又多,车马充足,真想在京城做点什么,容易得很。但他们一旦回到封地,路途遥远,对这庄子里的人管束力就会大幅下降。这庄子是留是裁?

    若是留着,日后交由谁来负责?庄子里的死士与秘探们,又当如何安置呢?总不能真的把这么多人都留在庄子里养活吧?花销太大了。还有那尚在路上,还未叫商队送到的大量人手……

    肃宁王府亲卫的计划要继续进行么?潜伏计划变成了长期的,是否也要进行修整?吕家人又要如何安置?不可能真的把人扣在手上,养活上几年吧?

    各种问题都等待着宁化王去烦恼。偏就在这时候,肃宁那边的新庄子出了点问题。有个蜀地来的好手,大约性情比较暴躁,察觉到宁化王的处境发生了变化,他便有些不耐烦了,几次三番叫庄头带自己去见宁化王,自请求去。宁化王却忙着自己的事,已经有好些天没到新庄子上了,这无意又助长了那名好手坚决求去的决心。

    宁化王方面尚未有回音,那名蜀地好手就先闹了起来。庄头要阻止他出庄,又哪里能拦得住?他带着几个心腹亲信,骑着马,带着一笔数额不小的银子直接离开了庄子,头也不回地走了。庄头气得直跺脚,连声骂蜀地好手忘恩负义,却又没胆子走上前去跟人打,只得苦着脸回房写信,将这个消息报给宁化王。

    他根本就不知道,那位蜀地好手带人离开庄子后,人还未出五里地,就已经连同他的同伴们一起,被赵陌的人给拿住了。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