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五十八章 小宴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秦柏与赵陌等人在书房大约待了大半个时辰,方才回到宴席上来。

    牛氏小声抱怨秦柏:“大家都在等着你们呢,一去就半日,难不成是说春播说上瘾了,拉着小辈们又嗦起了学问上的事?今儿讲的是哪本农书?”

    秦柏淡淡一笑:“不过是随口闲聊几句,一时高兴了,就忘了时间。夫人就别抱怨了,今日有含真特地跟厨房的人想出来的新菜色,新点心,说是专门为你做的,你多尝一尝。”

    牛氏哂道:“这不是为我们俩想的么?大家一块儿吃,别拿孙女儿的东西献我殷勤。”老太太表示绝不会上他的当。

    秦柏一笑置之。

    秦含真新想出来的菜色也不多,其中有一样五谷杂粮水晶糕,算是最用心的一种。这原是她在现代时常吃的点心,在古代想要复制出来,可没那么容易。这还是费了心思,从南边弄了荸荠回来磨粉,又收集了玉米、红豆、小麦、红米、紫米等杂粮。若不是永嘉侯府如今还有些家底和人脉,赵陌那边还有商队往全国各地去,真未必能把材料收集得这么齐全。不过如此大费周张,做出来的效果却非常令人满意。五谷杂粮水晶糕味道清甜,营养丰富,对老人孩子都是挺好的食物,又不觉得腻人。秦柏与牛氏一尝,就喜欢上了。长房众人也是夸奖不断。

    姚氏还向秦含真讨了方子,打算让承恩侯府的厨房自己做。秦含真给了,反正自家也没打算开茶楼点心铺,以姚氏的家教,也不会把三房的秘方随处乱传。但姚氏拿到方子后,发现材料还挺琐碎的,明明不值什么钱,但收集起来却有些费事,那什么紫米、玉米,既不常见,也不是他们这等人家惯吃的食物,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自己收着方子,什么时候长辈们想了,再叫厨房做吧,平日还是少吃些为妙。

    其他菜色也是大受欢迎。这场小生日会,可以说是人人都尽兴了。因为不打算大办,所以他们只打算在午饭时请客,晚饭是不算的。长房众人吃过饭,聊了一会儿天,老一辈们精神不济,就回承恩侯府去了,小辈们转移到了秦含真的院子里继续玩耍。卢普与秦幼珍事先约好了要去一位前者的同年家里拜访,带着儿女一块儿走了。秦含真本来有点小困,但为了应付堂兄弟姐妹们,还是硬撑着精神熬了过来。直到秦锦容小姑奶奶过足了棋瘾,凭借卢悦娘教的几个套路,小赢了秦锦华与秦锦春各一盘棋,方才心满意足地告辞。

    她一走,秦含真、秦锦华与秦锦春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发现大家竟然如此有默契,三人都笑了。

    秦锦华小声说:“阿弥陀佛,今儿五妹妹难得地乖巧,竟然没跟我们吵闹,连在三婶面前,她也是老老实实的,真真难得!”

    秦锦春好奇地问:“我有一个多月没过来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五妹妹这是转性了?我都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秦含真笑着说:“多亏了卢表姐,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陪她胡闹,还教了她许多人情道理。五妹妹素来喜欢卢表姐,卢表姐的话,她也能听得进去,竟然真的学好了。”她忍不住感叹,“早知道五妹妹是吃软不吃硬的人,三伯娘要是平日里待她和软些,兴许她们母女也不会闹得这么僵。”

    秦锦华笑道:“三婶的脾气就是那样,也不爱跟人计较什么。五妹妹事事都要计较,她看着就觉得不喜欢,自然要出言指正。五妹妹最听不得别人教训的话了,便跟三婶闹起来。她们母女俩本性如此,谁都不想改,也不愿意改。想让三婶待五妹妹和软些,那还不如指望卢表姐就此将五妹妹教好了呢。”

    秦含真摇头道:“卢表姐在京城也待不了多久,等卢姑父的新官职下来,他们一家就该走了。难道还能把卢表姐留下来继续照看五妹妹?没有这个道理。况且卢表姐只是表姐罢了,还是隔了房的。真想要五妹妹从此改变过去的暴脾气,还是要指望她的亲生父母。”

    秦锦华抿了抿唇,微笑不语。秦锦春见状,就扯开了话题:“卢姑父的新官职还未下来么?腊月里我就听说二叔三叔在帮他打点了,三叔祖也帮着打听过。”

    秦锦华点头:“是有这么回事。不过那时不是要过年了么?吏部本来就事多,临到封衙时,越发忙碌了。本来卢姑父若是原级调职,很容易就能轮到实缺,但他又想争取往上升一升,不一定要留京。从三品的外官官职可不多,总得费些功夫去寻摸。”

    秦锦春道:“我在家里,也曾听父亲与母亲提起这事儿呢。倘若卢姑父真的能升上三品,那我们家就真真算是有了个高官姻亲了。父亲也十分期盼卢姑父能心想事成呢。”

    秦幼珍如今跟同父异母的亲兄弟秦伯复关系不错,连带的秦伯复对卢普也生出了亲近之心。虽然承恩侯府与永嘉侯府都是秦伯复的亲叔伯家,但也许是因为多年的敌对心态,秦伯复就算被刻意拉拢安抚过了,也始终觉得三家人之间隔了些什么。想比之下,秦幼珍虽然是自幼由长房抚养长大的,好歹也是与他同父的亲姐妹,言行间也俨然处处为他着想,他自然跟秦幼珍更亲近些。若不是秦幼珍一家住在承恩侯府,更有利于卢普候官,他都想把妹妹妹夫请到家里来住了。

    无论卢普是升了从三品的外官,还是留京做正四品的京官,都已经成为了秦伯复心目中未来的助力。吏部方面,命他冠带闲住的文书年后已经下来了,他如今真真成了个闲人,空有品阶,却没有实职,别人也难高看他一眼,在京城的权贵圈子里,更是数不上号。将来何去何从,他还一片茫然呢。有了长房与三房的助力,他还觉得不够,再多一位实权妹夫,他才觉得安心了些。倘若有朝一日,卢妹夫能再升两级,做了从二品的巡抚,那就是封疆大吏了,带他做个知府什么的,想必也容易得很吧?以卢妹夫如今的年纪与资历,若能做到从三品,又有两家国舅府相助,从二品的巡抚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秦伯复看着这个妹夫,就象看到了金山。卢普的仕途前程,他恐怕都看得比卢普本人更重些。

    对于秦伯复这种心态,长房与三房私下都曾有过议论,说的话自然不会很好听。秦含真与秦锦华很有默契地没说什么,只是默默低头喝茶。

    秦含真放下茶杯,又问秦锦春:“二伯祖母如何了?”

    秦锦春叹了口气:“祖母的伤势略好些了,只是仍旧不敢轻易挪动,也不敢下地,每日都要喝苦药,除了燕窝粥与参汤,什么都吃不下。家里花销越发大了,薛家那边又迟迟没有动静……母亲私下跟我提过,说手头有些紧,跟父亲说,父亲也不在意,只让她往公账上扣钱。可是……公账上好些产业都是薛家人帮着打理的,新年以来,就没往我们家里送过一分银子了。母亲又不敢跟父亲说实话,怕他对薛家更为恼恨,往后连母亲与娘家亲人联络,都不许了。”

    秦锦华诧异:“既然是你们二房名下的产业,难不成薛家还能私吞了么?!”

    秦锦春叹气道:“说是我们家的产业,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好些都是薛家挂在我们家名下的,就图父亲有官职在身,可以替他们减些税赋,又能多个依靠。如今父亲的官职没了,又跟薛家二房闹翻,还不知道那边是什么章程呢。先前他们借口新年,没给我们家里送银子,母亲也不好说什么。只盼着外祖父外祖母能早点儿到京城来,赶紧把薛家二房的糟心事给理清了。否则父亲生气,母亲也难做,中间还夹着祖母,累得我母亲两边不讨好,越发难做人。”

    她不太想谈薛家的事,改而问起了秦锦华:“我姐姐……那边可有消息?她还老实么?”

    秦锦华正好前几天才问过这事儿,便回答道:“起初是不大老实的,病了一场,好转后就想要往外逃,收买了庄子上的小丫头,叫人给她送信回家。可庄子离得这么远,一个小丫头哪里有本事走远路?回头就把信交给家里大人了。那家人倒是知机,连夜报给了庄头,庄头又报了上来。我母亲当时过年事忙,也没空理会这些事,只让庄头把人看紧了就是。再者,就是要让大夫给大姐姐治伤。除此以外,她做什么都不必理会。横竖她也走不动道,再看紧些,别让她真个收买到什么帮手,逃出来就行了。不过,画楼与弄影两个在她身边侍候,竟然还叫她钻了空子,未免有失职之嫌,便都受了罚,各人挨了十板子。大过年的,都养起了伤。大姐姐身边没人侍候,也算是忍受了几日的不便吧。庄子里的村妇,可没有家里的丫头会侍候人。”

    秦锦春沉默了一会儿,才问:“她的腿……伤势如何了?”

    秦锦华说:“大夫看过了,说她本该好好养的,若是没有乱动,只怕早就好了大半。如今伤上加伤,会不会瘸还要看运气呢,只能先养着,等把骨头养好了,才能说其他。大姐姐兴许也是被大夫的话给吓着了,这些日子倒是老实了许多,连床都不敢下了。”

    秦锦春叹息道:“她若真个从此老实了,大家才算省心呢。家里如今还瞒着祖母实情,也不知道能瞒得几日。等到祖母伤好了,又知道了真相,那时候才是天塌了。倘若那时大姐能懂事些,我们才算没有白担了风险。”

    话说间,二房派人来接秦锦春回去了。秦锦春原想要跟秦锦华多聚一聚的,无奈母亲催得紧,她只好告辞。不过三女也约定了,有时间要再聚。秦锦春走后,秦锦华也走了。

    秦含真送走了姐妹们,立刻就打发丰儿去前头探听:“看看肃宁郡王在哪儿呢,问他有空没有?”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