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 第一百五十一章 提醒

作者:Loeva 类别:玄幻小说
    蔡元贞笑容满面地迎上了秦家姐妹。

    这可是难得的待遇。秦含真与秦锦华刚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宁化王妃受到了截然不同的招待。

    她主动去跟云阳侯夫人打招呼,但云阳侯夫人只是皮笑肉不笑地跟她寒暄两句,尽了礼数,就把她交给一个妯娌了。那位妯娌身上也有诰命,只是身份地位不能跟云阳侯夫人比。宁化王妃心中知道这是蔡家人在给她脸色看,但她肚子里有气也不能发泄出来,还得言笑晏晏地跟那位蔡太太说话,一路左顾右盼地想要搜寻都有哪位权贵家的女眷来参加宴会了,还想要从蔡太太处打听相关的消息。可惜那位蔡太太根本没透露半点口风,直接把人引领着入了席后,就转身离开了。

    宁化王妃看着周围明显无意上前与她搭话的其他女宾,还有离得远远地,连给她斟茶倒水都有些偷懒的云阳侯府侍女,心里暗暗憋着一肚子火,努力维持着宗室贵妇的优雅仪态,却不知道自己的城府不够深,表情早就露出了端倪,叫周围的人看了个正着,暗地里议论不休。

    蔡家人明显对宁化王妃很是冷淡,不仅仅是几位夫人、太太们,就连一向与人为善的蔡元贞,也没心情跟她打交道。其实蔡元贞原本是跟在母亲身边,与母亲婶娘们一道迎客的,远远瞧见宁化王妃过来,她就直接转身走开闪避了,直到宁化王妃被一位婶娘引走,她才又转了回来,连个借口都没找,也不作掩饰,摆明了就是不待见宁化王妃。

    不过,今日受邀来参加春宴的客人们也都蔡元贞这么做的原因心知肚明。京城里的小道消息传得人尽皆知,倘若事情真的是那样,蔡元贞不给宁化王妃面子,真是再正常不过了。换了是她们家,也不可能对着有意骚扰自家女儿的登徒浪子的亲眷露出好脸色吧?

    事实上,因为云阳侯府还愿意给宁化王妃春宴的请帖,后者上门来时,蔡家上下都能以礼相待,已经是出人意料的宽宏大量了。女宾们私下议论,大部分人不是在说蔡家人宽仁厚道,就是在说宁化王夫妻脸皮太厚,弟弟犯下那样的事,做哥哥嫂子的怎么还有脸装作没事人的模样,到苦主家来赴宴?

    宁化王妃此时心情如何且不提,蔡元贞笑吟吟地迎了秦家姐妹进来,并没有直接带到宴席上去。此时离开宴的时间还早,她那婶娘是没心情招呼宁化王妃,才会直接把人往宴席上领的。其实大部分女宾进门后都会先寻熟人寒暄几句,说说八卦,累了才会到席上歇歇脚,喝口茶,然后又重新往园子里转悠去了。琪园之美,在京城一向很有名声,既然来了,怎能不去逛呢?蔡元贞自然不会没心情招呼秦家姐妹,因此马上就带着她们到自个儿的地盘上去了。

    琪园内部有一处梅林,眼下梅花开得正好,红红粉粉白白,一片香雪海。林中有一处敞轩,被蔡元贞安排作她们闺秀聚会开诗会的地点,今日摆放上了几座玻璃大屏风,团团围住了正当中的几张圆桌,还有许多香几案椅。此时裴国公府的裴茵与大理寺卿唐家的唐素都已经到了,正由蔡元贞的妹妹陪着说话,看到秦家姐妹到来,都高兴地起身相迎。

    余心兰与张姝都还未到,诗会还不能开始,唐素便拉着秦锦华过去聊天,裴茵坐在一旁,与蔡二姑娘一边下棋打发时间,一边偶尔插几句话。

    蔡元贞却将秦含真叫到了敞轩外头,名义上是要领着头一次来琪园的她去观赏梅林美景,认认道路方位,实际上是有话要跟她说。

    蔡元贞问秦含真:“那日我堂兄说,秦大公子与他的两位妹妹看见赵砌尾随在我身后,似乎图谋不轨,其中一个目击者就是秦三妹妹吧?你看见的,可是那日从柱国将军府回来的时候,你给我指出来的那个宁化王妃身边的侍卫?”

    秦含真点头:“就是他没错。蔡姐姐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蔡元贞微微一笑:“我是早就知道了。当时我在鼓楼大街瞧见那人,就觉得眼熟。你特地指给我看过,我怎会认不出来?可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无意间碰见,还是有别的盘算,便装作没看见的模样,不曾理会他,直接走了过去。但后来我带着丫头去逛附近的摊子,曾经私下让我的丫头留意那人的动静,发现他确实是在尾随我,还暗地里盯紧了我瞧。我实在不知道他打算做什么,便先行离开了,同时打发了人去寻我堂兄。他就在那一带巡视,若知道有这么一个形迹可疑的人在,自会去查个清楚,给那人一点教训。”

    她苦笑了下:“只是谁都没想到,那位居然会是广昌王而已。”

    秦含真恍然大悟:“怪不得,那日小姑父打发人去寻蔡姐姐的堂兄,跟他说有那么一个人偷偷尾随在蔡姐姐身后窥探,他就立刻相信了,带着那么多人过来,凑人时也毫不客气。原来他是早就从蔡姐姐那里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了呀?”

    蔡元贞点头:“我听我堂兄说起这事儿时,得知发现广昌王行为的是秦三妹妹你,便猜想你会认定那人不怀好意,定是因为认出了他就是那天晚上我们见过的宁化王府侍卫。我猜那人是想看清楚我长的什么样,才会接近我。那天晚上两家马车相撞,我却从头到尾都没有掀起车帘来往外看过一眼,他只得另想法子来看我了。既然是这个人,那么他从头到尾鬼鬼祟祟地,定是没安好心。妹妹及时给我堂兄报了信,也算是给我了结了一个大|麻烦。只是我没想到,他竟然会跟苏家大姑娘扯上了关系。”

    蔡元贞对苏大姑娘并不熟悉,但苏二姑娘已从她这里拿到了春宴的请帖,却不知道在长姐出事之后,是否还会来赴宴。云阳侯府牵扯到了赵砌的案子里头,一些内情,蔡元贞也都听人提起过了,自然也知道了苏大姑娘与她那位“表兄”的私情。

    秦含真撇了撇嘴角:“虽然苏大姑娘自己也很糊涂,但赵砌犯的错更严重一些。藩王不得轻离封地,这个是常识吧?但他从前还是广昌王时,显然不是个老实人,去过武昌,也去过蜀中。他还冒充自己生母梁侧太妃娘家姐妹的儿子,顶着个假名字,以表亲的身份与苏大姑娘结交。苏大姑娘是真的以为他姓戚,是她舅母娘家姐妹的儿子,是官宦人家子弟,还盼着他能上门来提亲呢。赵砌既没答应提亲,也没有拒绝,只拿花言巧语哄小姑娘。我看哪,苏大姑娘就是因为误会他真的对自己有意,才会被他一张小纸条就骗到茶楼里去了,根本不知道,赵砌哄着她的同时,眼睛还盯着别的美貌姑娘看呢。他根本就是个好色之徒,登徒浪子!”

    蔡元贞微微红了一红脸:“想必上回柱国将军家摆寿宴时,秦三妹妹会瞧见这人走在兵马司胡同里,是因为他正企图与镇西侯府的苏大姑娘相见吧?可怜苏大姑娘了,被他骗得可怜,如今名声尽毁,日后还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秦含真不以为意:“就是一时小道消息厉害些,外界的负面评论稍微多一点而已。世人总是善忘的,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别的大新闻冒出来,把苏大姑娘这件事给压下去了。苏大姑娘只要不是在京城婚配,将来一样能过得了好日子,怕他怎的?”

    蔡元贞听得笑了:“秦三妹妹是个豁达人。确实如你所说,那些小道消息,不过是一阵风罢了,风过去了,水中的波澜自然就能平静下来。”

    秦含真正色对蔡元贞道:“蔡姐姐不要掉以轻心。苏大姑娘那边的问题不大,但你可能会有麻烦。赵砌这个人,似乎专门盯上军中将门的千金,也不知道是在打什么主意呢。虽然他如今被革了王爵,又要养伤养上几个月,但蔡姐姐还是多提防着点儿好。他没了封地,人却在京城长住了,若有心纠缠,蔡姐姐要怎么把他打发掉?”

    蔡元贞微微一笑:“无妨。我家里早就隐约猜到他的用意了。有我父兄在,他不敢乱来的。”

    秦含真半信半疑地看着她,慢慢地点了点头。

    蔡元贞还有一件事要提醒她:“前广昌王赵砌挨打一事,固然是他自找的,但宗室贵人自有尊严,不可轻犯。哪怕皇上也知道我堂兄与你家姑父冤枉,却碍于宗室长辈们坚决请求,不得不对我堂兄与你家姑父作出惩罚。秦三妹妹回头记得提醒一声苏二爷,让他小心着些,无论皇上下达的旨意里是什么内容,都要老实照办,千万不要耍心眼。”

    秦含真大吃一惊:“这事儿还没完吗?不是说皇上没有追究我小姑父与你堂兄的意思?”

    蔡元贞叹道:“几位王妃、郡王妃与长公主们都到太后宫里为广昌王求情了。皇上无意轻饶了他,为了安抚太后与宗室女眷,他只好把打人的也罚上一罚。不过都是无伤大雅的惩罚,诸如罚俸或是降职后原职留用之类的。我堂兄手下的兄弟都是照此办理,只有我堂兄一人,是被调到天津卫去了。”

    蔡元贞堂兄这一调职,倒不曾贬了官,反而还小小地高升了一级。但他是从京城调到地方上去,绝对算是惩罚了。有云阳侯的威名在,太后与宗室长辈们对皇帝的这个安排也挺满意,并没有继续追究云阳侯侄儿的意思。

    秦含真闻言有些忧心:“那我小姑父呢?他会被调到哪里去?”
欢迎您阅读Loeva所写的小说秦楼春